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1)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1)

    易朗在明,对方在暗。
    虽然没有上辈子的性爱视频,但若真照相同的轨迹发展,那些黑料也够易朗喝一壶了。
    不过薛薛知道,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尽管无法确定上辈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何,她会选择独自来找易朗,便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得拚拚看才行。
    尤其是,对方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薛薛边想边嚼着嘴里的面包,时不时摁亮手机屏幕看一眼。
    易朗没有消息,调查也还没有结果。
    难得的,薛薛感到几分心浮气躁。
    大概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这么个意思。
    当薛薛发现好像有东西轻轻落到自己身上后,她抬眸看了眼天空。
    现在不过下午五点,夜色却和凌晨没两样。
    浓郁的深黑笼罩着大地。
    豆大的雨珠从破了个洞的天空一颗颗坠下,打在薛薛的头发和皮肤上,轻轻一碰便碎出了汁,带来一股沁入毛孔的凉意。
    开始起风了。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抚着自己手臂的薛薛有点怀疑,自己的一时冲动是否错了。
    至少,她应该要先查一下泷北这两天的天气状况才是。
    薛薛自嘲的想,把报纸往后拖了点儿。
    得庆幸矮墙边还搭了个简易的铁皮棚,可能是以前这块工业区用来给人停车的地方。
    也是她让司机停在这里放自己下车的原因。
    尽管如此,随着雨势越大雨丝越斜,薛薛还是难以避免地被泼湿了半边身子。
    这下,她是真的后悔了。
    而且这里真的很偏僻,薛薛不过随手一查,在泷北影视城拍戏的剧组至少有四组,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见到有人从这一侧走出来。
    她决定再等易朗一个小时。
    晚餐时间总不会不放人吃饭。
    薛薛边哈气边想,如果一个小时后易朗还是没有出来,那她就……
    就这样回去吗?薛薛茫然的望着彷佛近在咫尺的云雾,有种叫不甘心的情绪开始发酵。
    迷迷糊糊间,薛薛瑟缩着把整个人往内卷,意图抵抗陡降的温度。
    她刚刚就不该喝冰牛奶啊……冷死了。
    意识变得混沌,打了个喷嚏的薛薛在半梦半醒间,看见一双布鞋出现在眼前。
    她揉了揉眼睛,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然而视线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顺着那双白色高筒球鞋一路往上,经过被包裹在高中制服裤中的两条大长腿到套着短袖白衬衫,隐隐可见肌肉线条起伏的上半身……
    那是一张她很熟悉的脸。
    可是此时,又显得那么陌生。
    “易朗?”
    直到被带回酒店,从吹风机中骤然涌出的热风袭上脸,薛薛才终于有了实感。
    原来不是梦。
    原来易朗真的出现了。
    在那一刻,薛薛忽然明白为什么等待令人痛苦,却还是有那么多人愿意痴痴的等待。
    因为当终于等到那一刻,巨大的欢喜足以洗刷掉长久的苦痛。
    然后,一切回归现实。
    他们在路上都没有交谈。
    薛薛傻楞楞的跟着易朗走,彷佛丧失思考能力那样,等她回过神来,人已经坐在柔软的大床边缘,吹风机嗡嗡嗡地响。
    易朗在给她吹头发。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甚至有几分粗鲁,或许是因为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虽然极力掩饰,仍能感觉到僵硬和不自然。
    “疼。”
    头发被扯了下,薛薛拧眉,嘟嚷着。
    易朗的动作顿了几秒。
    就在薛薛想男人会不会生气了时,才听得他淡淡道:“忍着,不然就自己吹。”
    话虽然这样说,动作却明显放轻许多,遇到打结的发丝也不会硬扯,而是慢慢地,耐心十足地将它们梳理开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薛薛才感受到易朗不只是浮于表面的魅力,而是他身上真的有足以令人心动的特质。
    哪怕不喜欢,也不会舍得伤害。
    薛薛抬头看了眼落地窗。
    大雨依然在下,酒店的隔音很好,听不到雨声,然而整面玻璃镜面上头满是斑驳的水痕,连带着两人的身影都被割裂的模糊不清,半隐在水雾中。
    如果时间暂停在这一刻,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薛薛怔忪地想。
    两人好像心有所感似地。
    “在想什么?”
    “想你。”
    刚好,易朗把吹风机关了。
    薛薛这一声似呢喃般的低语像忽起的春风,猝不及防吹过易朗如死水般的心湖,带起一圈圈涟漪。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纵容她(1v1 出轨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