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0)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0)

    如薛薛所料,没有工作证,她是进不去拍摄现场的。
    除非开放探班。
    不过照薛薛查到的数据,“当恋则恋”的导演巩伊虽然以拍爱情片闻名却十分严苛,除非演员能空下档期配合剧组的安排,否则他宁愿一个个角色试镜新演员也不愿多花钱请流量。
    可想而知,巩导的剧想等到开放探班,那是难上加难。
    何况薛薛也没那么多时间可以等。
    “这里树荫多,隐蔽,墙也是最矮的了,可是……姑娘这样做不太好吧?如果被发现了……”
    “没事的,师傅。”看着一脸担忧的司机,薛薛朝他挥了挥手。“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谢谢载我绕这么多圈。”
    “哎这有什么好谢的,你又不是没付钱。”司机瞥了眼如庞然大物般矗立在暗色中的影视城,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那你自个儿小心点,追星这事儿,千万不能越了分寸啊。”
    听司机这样说,薛薛立刻知道他想歪了,不过对方也是出于好意,所以薛薛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见她态度坚决,司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上车的时候嘴里还是嘟嘟嚷嚷的:“这明星有什么好追的,还不是一双眼睛一对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怎么就没人来追我咧?”
    闻言,薛薛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
    直到连排气管的烟都看不见了,她才收回目光。
    想来,对方应该是以为自己要爬墙。
    这或许不失为一个方法,可对薛薛来说,风险与报酬不成比例。
    她看着自己换了新卡的手机号,在登机打电话给薛知念前,她用原来的手机号把新手机号传给了易朗。
    现在,薛薛用这个新号码,发出第一条讯息。
    易朗现在或许在拍戏,薛薛不知道他会拍到几点,也不知道他在看到讯息后会不会出现,不过她决定赌一把。
    请了叁天假,就是准备给易朗“浪费”的。
    想着,她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掏出在便利店买的报纸铺下,接着拿出牛奶和红豆面包,当作是在野餐那样,开始吃了起来。
    一面吃,一面上网冲浪。
    然后她发现有点儿不对。
    易朗的话题基本上就是粉丝独享的天地,各种资源各种舔屏各种讨论,围绕易朗展开,虽然内容没什么营养,可有时候心情不好看一看还挺乐的。
    可是今天,在一众粉丝中,出现了几个不太对劲的发言,虽然没有人随之起舞,估计很快就会被刷下,可薛薛不知怎么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她接着点开热搜榜。
    易朗上热搜是家常便饭,通常只要有公开活动,相关词条都能冲上前几。
    不过这次的很不对劲。
    #易朗  况蓝婕#
    几乎是看到这几个字的瞬间,薛薛就想到了薛知幼上辈子经历过的那些。
    或者说,易朗经历过的那些。
    做了个深呼吸,她指尖颤抖着点进热搜内容。
    有许多易朗的粉丝和她一样,因为看到这个热搜点了进来却不明就里,因为几个被顶上来的热帖里易朗只是被一笔带过,主要都是在介绍易朗的前老板,现任时心娱乐董事长的女人,况蓝婕。
    况蓝婕此人,有美魔女称号。
    在盘点美女企业家时必定不会被落下,尤其是女人一张出席活动,对着镜头巧笑倩兮,发丝被微风吹起,红裙飘飘的“神图”早已经广为流传。
    年近五十却有张显不出年龄的脸,和与当年纵横模特圈时相比也不遑多让的好身材,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成功人士的自信让她的每张照片都格外动人,不是她去找镜头,而是镜头去捕捉她,哪怕不常露面,也是存在感极强的人物。
    何况,她还是易朗的“前老板”。
    虽然现在易朗的工作室还挂在“时心娱乐”名下,但从各方面来说,其实无异于独立了。
    当年在选秀团成团两周年解散后,时心娱乐便与易朗签下叁年约,这在圈子里已经不多见,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叁年约满后,时心娱乐便挟着大公司的资源,给易朗开了独立运作的工作室。
    为此,易朗粉丝是很感谢况蓝婕的。
    可是越感谢……
    把图截下来后,薛薛本来想发给陈文华让他去查的,不过转念一想,却是发给了薛知幼之前在跑新闻时认识的,一间专门经营营销号和水军的公司。
    “麻烦帮我查查这几个号。”
    她没有说自己是谁,直接把问题连同费用一并转了过去。
    没过两分钟,薛薛就收到了回复。
    “好。”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色情生存游戏(NPH)纵容她(1v1 出轨 高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