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2)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2)

    一时间,两人无话。
    易朗似乎并不善于应付这样的情况,g巴巴的挤出一句:“你怎么跑过来了?”
    闻言,薛薛转过身子,长腿半搭在床面上看着他。
    就在易朗被这近距离地凝视给盯到耳后根渐渐泛起可疑的红晕时,才听得薛薛语带笑意的道:“不是说了吗,想你了呀。”
    当下,易朗只觉得大脑像被焰火烧过一般,空白一片。
    薛薛觉得很有趣。
    按理,男人作为活在镁光灯下,被镜头与无数粉丝用热烈目光追逐的偶像,应该不会这么不禁逗才对。
    而且这时的易朗和在选秀节目里大放异彩的少年相b起来已经变得更为成熟内敛,面对各种情况都显得游刃有余,曾经的骄傲张扬内化成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扫过之际,不经意间流露的气势。
    时光用特别的方式在易朗身上留下了痕迹。
    或许,这就是所谓成长。
    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面貌。
    都是易朗。
    包括那个,曾经经历过黑暗,在黑暗中挣扎的他。
    “你应该知道,我是记者吧?”没头没脑的,薛薛忽然道:“我知道陈文华肯定把我给调查清楚了,嗯,然后,我有个同事,她有个表妹……”
    旖旎的氛围消失的一g二净。
    易朗皱起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薛薛突然扯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直到他听见……
    “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她的表妹叫林万美,是你的初中同学,隔壁班的。”
    薛薛看似随意的在聊天,其实一直关注着易朗的表情变化。
    见到血色从他脸上迅速褪去,薛薛就知道自己想得没错。
    创伤不会随着时间的推进就消失无踪,顺其自然的淡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然而狰狞的疤痕有时非但不会淡化,反而在经过长久的沉淀后,历久弥新,越发深刻。
    易朗的情况就是后者。
    因为有个人,一直在提醒他曾经发生过的事。
    “和林万美见面后,她和我说了你……”
    “你想要什么?”
    易朗突然打断薛薛的话。
    薛薛抬眸看他。
    男人眼中的冷漠和警戒让她的心脏一抽,突如其来的疼痛甚至等不及意识到就已经蔓延过全身。
    薛薛早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如果时间允许,她可以慢慢地筹谋,小心地敲开易朗的心墙,耐心地等到易朗接受自己的那天,再和他一起解决问题。
    可时间不等人。
    易朗现在的情况就像积压了过大能量的火山,表面看来风平浪静,内里却已经蠢蠢欲动,开始沸腾,只待时机一到就要冲破层层阻隔,迎来盛大的爆发。
    然后,覆灭一切。
    包括易朗本身。
    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
    深吸一口气,薛薛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我想要和你谈一谈,易朗。”在男人y翳的目光中,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关于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易朗嗤笑一声。
    毫不掩饰的嘲讽,笑薛薛的痴心妄想。
    “你是我的谁,要和我谈一谈?”易朗说话的节奏放得格外的慢,薛薛知道,这是一种羞辱。“难道……你真的以为和我睡了几次,就能管我的事了?”
    “我记得合约里面没有这样写吧?”在薛薛毫无防备的时候,易朗忽然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将之往上抬。“薛知幼,你凭什么和我说些这些?”
    如提琴般浑厚低柔的声线,说出来的话却像是要剖开人的心脏般,尖锐且锋利。
    那gu流窜在神经间的疼痛似乎又变得更强烈了一些。
    薛薛已经没有余力去分析,那到底是源于自己真实的感觉,还是身体的本能在作祟,亦或两者兼而有之。
    “怎么不说话了?”女人的沉默没有平缓男人的恶意,反而让他步步紧b。“薛知幼,你不是很能说吗?”
    如此咄咄b人的易朗,似乎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薛薛恍惚地想。
    只不过下一秒,皮肤传来的刺痛就将她拉回残酷的现实。
    于是,薛薛嗫嚅着唇,吐出两个字。
    “不是。”
    声音细如蚊呐,得易朗靠近了才能听得清楚。
    “不是。”
    她说,眼神委屈中透着倔强。
    易朗愣了下,女人眼尾已经泛红,却不肯轻易认输,只是压着嗓子道:“我是薛薛,不是薛知幼。”
    显然,这是出乎易朗预料的一句话。
    而更让易朗措手不及的是下一句话。全*网*首*发:ròuròuẉṵ.Oṇḛ [Ẅσσ₁₈.νɨρ]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色情生存游戏(NPH)纵容她(1v1 出轨 高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