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三)

绕南村(三)

    他开口讲话时带着一股泥土的味道,那是夏日雨时,雨水打落在地上溅起尘土的味道,倒不是难闻,非要形容的话,就真的是“夏天的味道”。
    只是方慈很难欣赏这种夏日,她谨慎地观察着这个男生,甚至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他没有看清自己的脸,又或许,他并不记得发生什么?
    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很多刚刚过世的人,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已经离开了,甚至还会按照活着时的习惯“生活”一段时间。
    方慈不敢轻举妄动,这或许是对方使她迷惑大意的计策,她慢慢站起身来,后退了几步,与男生拉开了一些距离,脑子飞速思考着。
    “你,你不要过来,我所有的钱都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方慈做出害怕的样子,声音都显出了一丝颤抖,她的手指紧紧地扣住沙发的边缘,身体微微下伏,作出不会抵抗的乖巧模样,将恐惧和乖顺表演得入木叁分。
    “我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我也不会追究,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方慈又再次重复。
    方慈的模样落入男生的眼中,他见方慈惊惧得如同从巢中意外跌落的雏鸟,柔软又无助,暂时放下了自己的迷茫,担心加剧她的恐慌,后退了几步,把手微微抬起,向着方慈展示自己的手掌心,示意自己身上没有凶器,也没有恶意。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分明在绕南村……我真的不是故意闯进你家里的,非常抱歉……”男生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该做何解释,贸然出现在陌生女性的家中,并将对方吓成这样,实在有违他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和所秉持的尊重女性的理念,让他一时有些失语,尽量地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和不知所措。
    他的的语气中充满诚意,方慈一贯自信自己看人的精准,此时她确信这个男生不仅没有认出她就是造成他死亡的罪魁祸首,甚至对于自己死亡的经历完全没有印象,以至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人世。
    但依然解释不清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方慈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暂时先把这出戏演下去。
    她的眼眶红红的,似乎有眼泪随时要夺眶而出,但又努力忍住的样子,身体难以察觉地微微颤抖着,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男生,似乎在辨认他的话是否可信。
    “真的,你不要怕,虽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男生放轻声音,轻柔地安抚着方慈,他的声音是柔软的,真的像带有魔力一般,即使明知道自己是在演戏,方慈居然真的被安抚了几分。
    “那,你自己走出去,不要再进来,我不会报警,我们都忘掉今晚的事情。”方慈的身体微微放松,面朝着男生,脚下的步伐挪动,绕到沙发后面,留出一条路,示意男生出去。
    男生点点头,他的目光保持着和方慈的对视,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慢慢走到门口。
    方慈看着他的手,逐渐接近门把手,他的头也转过去,目光不再停留在方慈的身上。
    然后,他的手从门中穿了过去。
    两个人都愣住了。
    男生有些难以置信,他再次试图握住门把手,依然抓了个空。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他徒劳地虚空抓握了一下,抓住空气的感觉,和尝试去握住门把手的感觉,是相同的。
    他的周身散发出略带压抑的气息,方慈对于这种气息十分敏感,她警惕地后退了几步,开始思索应对办法。
    男生回过头,看到方慈紧张的神色,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是想笑,但是失败了,最终留下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奇怪样子。
    方慈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指甲抠进掌心中。
    男生努力勾了勾嘴角,看了方慈一眼,声音有点颤抖:“不好意思,看来这次真的吓到你了,我可能……已经死了……”
    “我不是故意吓到你的……”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睫毛轻颤,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朦胧,像是有一团薄雾笼罩在他的周身,这些雾逐渐像是有了实体,它们凝结成水滴,顺着男生的身体滴下,很快,他站立的地方,又积起了一小滩水。
    很多刚死去的灵魂,他们的灵体模样会被身体的处境影响,比如溺水而亡的人,如果他的尸体没有被找到,依然溺在水中,他们灵魂的状态也会一直被水包围,行动的时候可能会留下一串水迹。
    方慈很快就推测出,这时距离他死亡大概过去了不到六个小时,看起来还没有被人发现,而当地由于下暴雨,他的尸体应该还在雨水中泡着,所以才会一直留下水痕。
    她心下思绪转得飞快,一改刚刚瑟缩的模样,反而大着胆子靠近男生,直到站在他面前,男生的眼神聚焦到方慈的脸上,一张明显带着一些紧张的神色的秀丽面孔,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
    “人,比鬼可怕多了。”方慈深深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你没有吓到我。”
    “是吗……“
    男生怔怔地看着方慈,眼神逐渐聚集,周身压抑的气场瞬间散去,他雾蒙蒙的眼中闪微弱的光,低了一下头,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着方慈说。
    “没吓到你就好……”
    方慈对于这些东西的气场转变是非常敏锐的,她已经基本上可以判断这个男生暂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最重要的是,她确定,这个人,死了。
    方慈笑了,他人常夸赞她的笑容,说她的双眼就像弯月,本来有些清冷的容颜笑起来的时候多了一分可爱,唇角旁的两个梨涡更是显出了几分天真,很少有人,尤其是是男人,不喜欢她的笑脸。
    心下定了神,她也笑得好看,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对方的手指。
    手感和活着的人是不同的,也不同于冰冷的尸体,这些东西摸上去总是有种不实的感觉,就像你左手摸右手一般,好像摸到了,但是它的触感无法传递到脑中。
    “你,你可以摸到我?”男生微微睁大的双眼。
    “这可能就是你出现在我这里的原因吧,我从小就可以看到你们这样的……”东西两个字到了唇边被方慈硬生生憋了回去,话语一个急转弯:“这样的人……我可以看到,也可以和他们交流,如果我想,也可以碰到他们。”
    “或许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你的,所以你才会出现在我家。”方慈微笑地看着他,面不改色地将谎言说得真挚万分,甚至眼中真的透露出关心的神色。
    男生听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露出了笑容,他的性格应该是很容易相信别人,是一种从小到大没有被伤害过,被保护得很好的样子。
    “我叫夏如是,如果的如,是非的是。”他向方慈伸出了手。
    方慈毫不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
    “方慈。”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