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四)

绕南村(四)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倾洒在床上,空气中有细小灰尘飘荡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熙熙攘攘,堵车是或许是一个城市繁华的象征,繁华等级与堵车的严重程度为正比。方慈侧躺着,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裙,衣带从肩头滑落,长发也有些凌乱地搭在颈边,她的睡姿不算好,一夜的翻滚让裙摆早就卷到了腰间,露出了布料稀少的纯白色内裤。她正睡得舒服,早通勤与她无关,任街道车辆的鸣笛声震耳欲聋,隔音良好的玻璃和顶层的房间将一切都隔绝在外。
    夏如是不太好。
    且不说鬼似乎不需要睡眠,他当然没有睡觉,第一天做鬼,并不熟练,整个晚上都在试图与现实的物品进行交互,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他有些失落地“坐”在沙发上,其实他可以悬空坐着,但是身下有个沙发,即使只是起到心理安慰,也让他好很多。
    不过这会儿让他觉得不太好的原因并不是交互的失败,而是睡得有些过于香艳的方慈。夏如是有些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里,他并不是故意来偷看方慈睡觉的,只是对于他来说,早上8点是早就已经开始工作的时间,他推己及人地认为方慈也醒了,习惯性地去敲了敲门,当然门是不会被他敲到的,挫败感让他一时忘了礼貌,直接进了屋内。
    然后就看到了睡得正好的方慈。
    夏如是愣住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盯着一个睡着的女孩,何况对方还衣衫不整,红潮从脸到耳光尖尖,他觉得自己的脸好烫,耳朵也好烫。
    原来鬼也会脸红也会觉得烫……
    他的思绪小小地飘远了一下,目光又回到方慈的身上,他不知为何,无法移开眼睛,却不是因为对这香艳的画面流连,
    夏如是静静地看着睡熟的方慈,房间里很安静,她睡着的样子也很安静,方慈很白,皮肤很细腻,阳光照在了她的脸上,似乎有些太亮了,她微微皱眉,浓密的睫毛轻颤,鼻头有些微翘,脸颊消瘦,嘴唇略有些薄。
    他想了想昨晚两人面对面的样子,方慈的眼睛很大,上半张脸和下半张脸相比,显得嘴巴和下巴都有些单薄,也是,她那么瘦。
    夏如是的目光继续,停在了她耳后,在被发丝遮掩的肌肤上,似乎有一个什么痕迹。
    胎记……?
    他看不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模糊的印记吸引了他,他走近了两步,想要看清究竟是什么。
    “看不出,你还是个色鬼?”
    慵懒的声音传入耳中,尾音还有些飘忽。
    “不,不是。”夏如是结巴道,“我,我是。”
    他想解释,舌头像不听使唤一样,最后实在没办法,连忙背过身去,不看方慈。
    方慈睡得很好,事实上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她睡个好觉,其实也是有的,如果告诉她,明天她就会一穷二白,流落街头,她一定会痛不欲生,痛哭流涕。
    看着夏如是局促地背过身的样子,方慈觉得他有点可爱,死人么,当然是比活人可爱的。她眯了眯眼睛,朝阳有些刺眼。
    “好了,转过来吧。”她懒懒地开口,慢吞吞地从床上起身,走到衣柜前挑挑拣拣。
    夏如是转身,却见方慈身上的白色睡裙刚好滑落,她正拿起一条长裙打算穿上,偏侧的角度背对着夏如是,他刚好看到了鼓起的一侧胸部和小巧的乳尖。
    “方,方小姐!”夏如是声音蚊鸣一般,“你下次可以…穿好衣服再……”。
    声音越来越小。
    方慈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自顾自走到镜子前,专心地欣赏自己的美貌。
    她是个自恋的人,即使出门倒垃圾,也要反复确保自己是得体的,方慈很难忍受在她目光所及之处有比她更好看的人,无论这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啊……”方慈轻呼了一声,“好像看到你的新闻了呢……”,她拿起手机,晃了晃,微博热搜的页面,赫然显示着“乡村教师车祸身亡”。
    夏如是在绕南村支教,按正常时间来算,他现在应该已经是大叁要结束了,但是在他大一暑假的时候,来到绕南村进行暑期支教,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短期支教其实并不能真正帮助到这些孩子,于是毅然决然地保留学籍,暂时休学,决定至少进行为期两年的长期教学。
    本来他的支教已经要结束了,这个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临近小升初考试,班里有几个孩子成绩一直不错,他希望这几个孩子可以试试市里学校的特招,为了平衡教育资源,市里有几所不错的学校,每年都会针对几个贫困村拨一些招生名额。但是有个学生的家长却无论如何不打算让孩子继续读书了。
    “夏老师,女孩子家的,认得字就够了,再去读初中,交不起这个钱哦。”
    这是女孩爷爷说的话,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看着面前一口烂牙的男人,拍着女孩的肩部,不耐地催促道:“跟老师说你不想读了。”
    女孩不语,低头看着脚尖,破烂的凉鞋踩在水泥上,这地面的抹平技术实在差劲,凹凸不平的,女孩的脚尖在一处凸起上磨来磨去,沙沙的声响像是刮在了夏如是的心上。
    他没有劝服女孩的爷爷同意她参加考试,但是他依然决定再试一试,眼看过了今天考试便无法报名了,他冒着大雨往女孩的家里赶,如果有希望呢……
    这个词条很快就被顶到了热搜榜首,没有打码的现场图片被传的到处都是。
    乡间的排水系统并不算好,夏如是的尸体是清晨被发现的,一个早起打算去赶集的老伯,踩着一路的泥泞,看到泥水中有一个黑色的物体,他狐疑地上前,发现竟是一具被碾压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他的腿似乎被猛烈地撞击了,像面条一样软绵绵地弯曲着,一半的脸被泥水遮盖,露出来的半张脸,红红白白的糊了满头。
    有好事人拍了照片,很快在网上流传开了,虽然被迅速地屏蔽了,但依然许多猎奇的人在词条中询问着:“有无码图吗?”
    关于夏如是,他的信息很快就被扒了出来,生前的照片也随着新闻消息被曝光,即使给双眼打了比蕾丝内裤还轻薄的马赛克,人们还是看得出来,这是个年轻的男生,而且面目清秀。
    “造孽啊。”
    人们纷纷转发评论。
    很快,随着一起支教的老师接受了采访,夏如是在这暴雨的天气依然要出门的原因也浮出水面,那个弃考的女孩家门前被前来采访的人团团围住,女孩的爷爷面色古怪,任是人们堵在门口,也只是将门开了一条小缝,浑浊的眼睛露出一丝阴霾。
    然后“啪”地,紧紧关上门。
    面目清秀的善良支教老师,重男轻女的农村老人,肇事逃逸的司机,一时间,这件事情的讨论热度空前的高。
    “你要看看自己的新闻吗?”方慈举起了手机。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