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二)

绕南村(二)

    方慈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1点多了,她将车停在了地下车库中的监控死角,没有着急下车,而是看着镜子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镜中映出一张姣好的年轻面容。
    五六个小时的车程,被雨打湿的衣服此时也被体温烘得半干,只是头发稍显凌乱,随手拨弄几下后,几乎看不出被淋湿过的痕迹,方慈这才下车。
    她绕着车小心转了一圈,车身上果然被溅了不少泥点,车头处有一点轻微的凹陷,好在并不明显,而且被泥水掩盖,如果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检查完后,她走出了地下车库。
    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城市,方慈住在靠近市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她用门禁卡刷开单元门,迎面遇到了刚要走出去的保安小哥,他年纪不大,估计20岁上下,高高瘦瘦,一双眼睛很是好看,所以方慈对这个叫不出名字的小哥印象格外深刻,她冲他笑着点了点头,保安也笑笑打了招呼。
    “这么才下班啊,加班?”
    “是啊,你也辛苦了。”
    日常的寒暄彻底将方慈拉回了现实世界,她深吸一口气,温热干净的空气充斥着鼻腔,很难想象六个小时前她踩在泥地里,在草坟堆子里呼吸着乡下穷酸的味道,更难想象离这座超一线大城市仅仅五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居然有那么恶心贫穷的村子。
    方慈把手指放在门锁上,指纹锁很方便她这种不喜欢带钥匙的人,走进客厅,开了灯,暖色的光倾泻下来,给客厅加了一层柔光滤镜一般,她随手把手里的包扔在沙发上,连同自己,也一起重重地抛进沙发里。
    衣服贴着身子让她有些不舒服,但是方慈陷在柔软的沙发毯里,完全不想动弹,她的目光看向落地窗,即使已经快到凌晨,这座城市依然忙碌,灯火通明,马路上的车辆依旧川流不息。
    方慈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她绝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情毁了自己的生活,毁了自己得到的一切。
    “叮——叮——”
    似乎有铃声传来,方慈觉得浑身似有千斤重,她恍惚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黑暗之中,方慈有些茫然:睡着前我难道还记得关了灯?
    不止是屋内的黑暗,连窗外也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月光,和斑驳的树影投射窗上,随着微风,树叶似乎还在轻轻摇晃,只是这影子被窗棂切割得不成样子。
    难道停电了?方慈还有些没有彻底清醒,她伸手摸索着,想找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手下却传来了坚硬的触感。
    方慈猛地浑身僵硬了起来,自己分明是睡在沙发上……而此时,她正以极不舒服的姿势,靠在一把破木椅上。
    而且她住在30层,哪里会有树可以长到30层的高度,而窗棂更是不会出现在如此现代装饰的高档小区中。
    方慈咽了一口吐沫,喉头有些发紧。
    “叮——叮——”
    铃声又响起,方慈这才反应过来,这分明是老式电话的响铃声音,她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模糊中,她看到凹凸不平的泥土地面,顺着地面看去,四条暗红色的桌腿出现在眼前,其中一条腿似乎尺寸还是错的,下面还垫了一块红砖,堪堪保持了桌子的平衡,桌面也坑坑洼洼,甚至其中一角也有被磕碰过的痕迹。
    她甚至清晰记得,这个角是怎么被磕碰的。
    而一台电话,就正好放在这张桌子上。
    铃声依旧坚持响着,屋里静得诡异,似乎方慈不接这个  电话,它就会一直响下去。
    “响!响!响你妈!”方慈从硌得让她腰几乎断掉的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抄起电话,狠狠砸在地上,一瞬间,整个电话四分五裂,铃声也戛然而止。
    寂静,除了方慈的喘息声,没有任何声音,空气似乎都变得浓稠,狠狠地挤压着方慈,带着潮湿阴冷的气息,老旧毫无生气地腐朽感将她包围。
    方慈的力气像全部被抽走了一般,最后一句国骂没有来得及骂出口,就失去意识。
    “叮——”
    “叮你妈!”方慈怒骂着从沙发上猛然起身,刚刚的不适感全部消失,就连身体的僵硬疼痛似乎都是幻觉,躯体的轻松来得有些突然,让她有些失衡,跌坐在地毯上,这才把视线放在声音的来源上——她的手机,凌晨12点,居然响了闹钟。
    方慈抓了抓头发,拿起手机,摁掉闹钟,想了半天,似乎是上周时定的闹钟,是谁的生日来着,给自己定了一个闹钟提醒发个准时的祝福。
    是谁来着?
    实在想不起来,方慈作罢,她突然发现闹钟的声音怎么这么像老式电话的铃声,于是赶紧改了设置,想着都是因为这个闹钟,才害自己又做这个晦气的梦,随手就把手机扔在了地上,由于惯性,手机顺着地毯划出去了半米,然后停住,距离手机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有一滩液体,一双湿湿的鞋子,正往外渗着水。
    方慈愣住了,她知道自己应该像往常一样,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她不能,因为她清晰地看到了这双鞋上粘的泥土,这应该是刚刚在雨中的泥土路上走过路的一双鞋,这不禁让她联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顺着鞋面向上看去,是牛仔裤,裤脚也沾了一些泥巴。
    这太像恐怖片里的视角了,不对,这完全就是恐怖片的视角吧。
    即使这种时候,方慈还是抽空开了小差,她并不喜欢这种钝刀杀人一般的恐惧感,就像恐怖片为了渲染恐怖气氛,主人公的视角一定要从下到上,配着压抑的音效,最后停在面目全非的鬼脸上,以一声尖叫告终。
    方慈直接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清秀稚气的脸庞。
    男生看上去最多20岁,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打湿,温顺地贴着额头,眼睛大而圆润,睫毛浓密,似乎把瞳仁保护起来一样,使这双眼睛看得有些不真切,雾气朦胧的,一滴水从头发上滴落,划过挺直的鼻梁,落在人中上,又划过双唇,他的唇型并不锋利,反而是柔和而饱满的,在男生的脸上很少看到这样温和的唇,事实上,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柔软的感觉,即使湿漉漉的像一条路边的流浪狗,却丝毫不带寒意。
    这样一张好看的脸落入眼中倒是打得方慈措手不及,就像恐怖氛围已经拉满只等最后一声尖叫,却发现这部电影其实是部恋爱言情的感觉。
    不过方慈还是注意到了他的黑色t恤,除非她瞎。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和这些东西正面接触,因为这些东西总是在发现她可以看到后,缠着她拜托她帮一些无聊的忙,但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她又没有害过它们,就算真的不搭理,它们也无可奈何。而这次,她着实心虚了。
    两人……一人一鬼沉默地对视着,方慈还在地上跪着,头仰得脖子都酸痛了。
    “你……”方慈从口中挤出一个字,然后尴尬地停住了,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好?”谁能对被自己撞死的人说这句话呢?
    “你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来寻仇呢?
    男生的眼神有些迷茫,半响,才开口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