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十九章狼狽(H)

第十九章狼狽(H)

    黎灵鸢随口问起,没想过巳今真的能赔她一个玉势,可他答应道:“若明日得空,我便再做一个玉势给你。”
    “真的?”黎灵鸢有些意外地看向他。
    巳今点头:“自然。”
    黎灵鸢将埋在他体内的手指向里探了探,找到内部那块突起处,用指腹轻压了几下,问:“你知道我要把玉势用在哪?”
    “嗯...”他回答的声音带着些哑,呼吸也乱了些许,只是面上仍没有显露任何情绪,神色淡漠一如往常,仿若意识抽离此间,她所做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黎灵鸢咬着他的下唇,将舌尖探到他口内,勾着他的舌尖吸吮着他口中的津液,同时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或轻或重地打着圈按揉着他的敏感处。
    可她无论怎么弄,都是在做无用功,巳今的反应冷淡,也没有配合她的意思,黎灵鸢有些恼怒,放开了他的嘴唇,问道:“你该不会是做了个傀儡来敷衍我?”
    “傀儡?”巳今抬眼,往常带着强烈威慑的黑沉瞳孔,此刻莫名有些恹恹地黯然,黎灵鸢抚着他的眼尾,“我听闻有种秘术可使傀儡拥有心智,若是你的话,必定能做出与自身别无二致的傀儡来罢。”
    对于她的怀疑,巳今只是语气平淡地否认道:“我不是傀儡。”
    黎灵鸢握住那软软地伏在他腿间的分量十足的肉棒,“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会觉得舒服?”
    巳今放弃般地叹了口气,也不再强行压制着欲望,腿间的肉棒在黎灵鸢手中慢慢涨大,前端的小孔中溢出点淫水,被她用指腹抹掉。
    肉棒前端被她的手指蹭过时,巳今的身体轻颤了一下,黎灵鸢弯起嘴角,用指腹来回蹭着小孔附近敏感的皮肤,问道:“喜欢这样么?”
    “还好。”巳今有些敷衍地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黎灵鸢心中默默想到,看来还要再多些刺激才行,她俯身用舌尖舔舐他胸前涨红的乳珠,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硬挺的阳具有力地在她手中跳动着,茎身青筋鼓胀,本就炙热的身子也越发地烫人。
    感受着他身上传来那不正常的高温,黎灵鸢有些担心他是否能承受得住,问道:“你的身体可还好?要我停下吗?”
    巳今摇头道:“你快些结束就没事。”
    黎灵鸢将手指插进了他的体内,压在内部那敏感的突起处来回研磨着,另一只手拨弄着他的乳尖,偶尔用力地掐住那红嫩的乳珠,往常若是今安被她这样弄,不用多久他就会喘息着射出精液。
    可她眼见着巳今腿间的阳具涨得发紫,前端也滴滴答答流着透明的黏液,却始终没有要泄身的迹象,或许是因为他本人对此事没什么兴趣,当黎灵鸢抬眼看向巳今时,他正望着床头的烛台发呆。
    今安可从不会在这种时候去关注别的事情,他总是用满是爱意的眼神专注地望着她,巳今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黎灵鸢心中弥漫起某种难言的情绪,她问道:“你很厌恶我这样做吗?”
    “没有。”巳今将视线转回到她身上,“怎么了?”
    “你这样不配合,我又如何快些结束?”黎灵鸢幽怨地看着他。
    巳今:“我该怎样配合?”
    “至少集中些精神,别想着其他的事,你若是不愿看我,闭上眼也行,那烛台有什么好看的?”
    “……”巳今开口似乎要说什么,可又抿住嘴唇,闭上了眼。
    黎灵鸢恶狠狠地咬住后牙,拿出乾坤袋想在其中找些工具,却发现没什么可用的,她瞪向巳今,问:“你的乾坤袋在哪,拿来。”
    巳今抬手将玉牌递给了她,“我没有乾坤袋,杂物都放在了玉牌储物空间中。”
    “原来玉牌里还有储物空间。”黎灵鸢拿着玉牌端详片刻,将神识探入中扫了一圈,发现其中竟然有许多个巨大的木架,上面整齐地排放着各类物品,珍奇草药,名剑法器,还有众多古籍残卷,精致玉器。
    在某个木架的边缘,有个状似藤条的东西缠绕在上面,粗糙的表面布满尖刺,她用神识轻触了下,那东西竟扭动起来,从玉牌的储物空间中伸出,缠绕在她的手腕上。
    “这是件法器,名为云藤。”巳今説道。
    黎灵鸢看向缠绕在手上的云藤,上面的尖刺已经全部收了进去,粗糙的表面也变得光滑,“它怎么缠到我手上来了?”
    “你用神识碰了云藤,它就会遵从你的意愿而动。”  巳今答道。
    “哦。”那她该怎么用这云藤才好,黎灵鸢看向巳今,云藤仿佛清楚她的想法,枝条向前延伸而去,蠕动着从巳今腰腹爬过,钻进了他后穴内,约莫半尺长的藤条没入他体内后,本来只有手指般粗细的云藤突然变得如手腕一般粗,将他后穴的褶皱都撑开了。
    巳今无意识地绷紧了下腹,肉棒弹跳起来,前端的小孔翕动,黏腻的透明液体从中涌了出来,滴在他的小腹处。黎灵鸢握住了那涨硬的肉棒,跨坐在巳今的腰腹上方,将那饱满的龟头对准了自己的腿心,一口气坐了下去。
    云藤在巳今身体内部翻搅着,阳具又被紧窄的花穴挤压,两边同时传来的快感终于使他冷淡的态度产生了一丝裂缝,他的腰部不受控制地向上拱起,将阳具顶进了花穴深处,在她体内喷出了大股滚烫的精液,后穴的软肉也在抽搐般地收缩着,紧紧地绞住了蠕动着的云藤。
    肉体强烈的快感与功法反噬带来的痛楚交织,使巳今有些受不住地蹙眉,黎灵鸢抬腰将埋在体内的阳具拔了出来,在前端脱离她身体的瞬间,巳今忽然咬住嘴唇,肉棒中喷出了股透明的水柱,还未等黎灵鸢做出什么反应,下一刻巳今便直接从她面前消失,空荡的床铺上只留下个沾满淫液的云藤,它变为了寻常大小,缠回到黎灵鸢的手腕上。
    黎灵鸢抚摸着腕上的云藤,或许是她做得太过了,也不怪巳今突然离开,犹豫了许久后,想着巳今应当暂时不想见她,还是不去找他为好。于是黎灵鸢起身穿上外裳,坐在院中等着巳今回来。
    她不知道的是,巳今身处子仑峰顶,赤裸地倒在了雪地里,反噬引起的异常高热对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担,若他不尽快降下温度,会对身体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深夜中风雪凛冽的峰顶,还好黎灵鸢没有跟过来,他这副狼狈的样子没被任何人发现,巳今伸手握住腿间仍然涨硬的阳物,用力地捏着敏感的前端,直到疼痛使得那处软了下去,他才收回手,疲惫地阖上眼。
    黎灵鸢在院中等了许久,直到天将亮起来时,巳今只穿着件单薄的中衣出现在她面前,头发散乱地贴在身上,发尾还有些湿润,身上散发着阵阵冰冷的寒气,神态是一如往常地淡漠。
    “你回来了。”黎灵鸢仰头看着他,伸手想要牵住他的手,却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
    “嗯,去睡罢。”巳今径自走进洞府中,在床榻里侧躺下,黎灵鸢躺在他身旁,还能嗅到他身上混合着淡淡冰雪气息的檀香味,他们距离极近,可她却觉得他们之间又竖起了一堵无法跨越的墙。
    巳今背对着她,黎灵鸢捧起他垂落在床上的长发,贴在脸颊上轻蹭着,望着他那黑发间隐约露出的白皙耳垂,那边缘还透着淡淡的粉。她视线向下,看着他身上那单薄的中衣,衣衫下依稀可见他清瘦的身型轮廓,黎灵鸢忍耐不住地从后面抱住了他,这才发现他虽然被冷气包围着,但他的身体仍是滚烫的。
    “你转过来好不好。”黎灵鸢将脸埋在他的脊背上,小声恳求着。
    本以为巳今不会理睬她,可片刻后,他还是转过了身,黎灵鸢开心地凑近,在他唇上轻触了下,钻进他怀中,贴近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坠入梦乡。
    黎灵鸢一直睡到午时才醒,睁眼时巳今又不见了踪影,她在床榻上呆坐片刻,想起尹筝还在阵中困着,连忙起身找到了关着尹筝的万法阵。在她试图解阵时,才发现她的灵力仍无法运用自如,在这众多峰主都想要她性命的关头,巳今与尹筝都不在她身边,黎灵鸢有些恐慌,想要用同心契寻找巳今,但因灵力不稳定,始终探查不到他的具体位置。
    且以她如今的灵力,能用的阵法也不多,根本无法自保,黎灵鸢只好躲回了清凌洞府内,毕竟众峰主再怎样猖狂,也不至于到师祖的洞府中抓她。
    在她坐在床榻上打坐调息梳理体内乱窜的灵力时,忽而响起一阵敲门声,黎灵鸢轻手轻脚地走到门扉前,来人竟是那个曾陷害过她的宫遥。
    “黎道友,我自知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害道友身陷险境,师尊已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可我到戒律司时,掌事却并未对我施以惩戒,请黎道友告诉我,到底怎样才能赎罪?”宫遥跪在门前,声泪俱下地忏悔着。
    黎灵鸢怕这又是个圈套,并没答话,她的处境太危险,灵力还极不稳定,还是等巳今回来后再行计较。
    见无人答话,宫遥继续说道:“道友不必担忧,我绝不会再伤害道友,我在此向天立誓,从今往后,若我宫遥对黎灵鸢有任何不轨之心,就叫我不得好死,天诛地灭。”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