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十八章反噬(微H)

第十八章反噬(微H)

    “若我要你将他们放出来,也可以吗?”黎灵鸢指向将尹筝吞噬的阵法。
    “你还未进过万法阵,我带你去。”巳今向她伸出手。
    “去万法阵?”还未等黎灵鸢反应过来,就被巳今拉入了阵中,昏暗的黑夜变为了太阳高悬的白日,黎灵鸢用手挡着晃眼的阳光,望着眼前的群山绿树与万数楼阁,感叹道:“怪不得这阵复杂又耗灵力,原来阵中这样壮观。”
    尽管她想仔细欣赏阵中美景,但当务之急是救出尹筝与张于,黎灵鸢向巳今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巳今伸手在虚空中画出道符咒,接着两个小结界出现在她面前,左侧是焦头烂额地配药救治数十个濒死病患的张于,右侧则是被成群恐怖凶兽包围着的尹筝。
    “两个时辰内,若他们不能完成这道试炼,我便放他们出去。”巳今说。
    “不能完成?”黎灵鸢疑惑地看向巳今,他答道:“嗯,若这种程度的试炼都不能完成,也没必要留在这里。”
    只要不通过试炼就不必继续在这里受苦,黎灵鸢觉得可行,观察着结界中的进展,默默祈祷他们不要通过。
    可事与愿违,仅过了半个时辰,张于那里只剩叁个病人,尹筝也解决了大部分凶兽,这样下去可不妙。黎灵鸢转头看向巳今,见他并未注意结界,只是安静地呆立着,她提议道:“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就好,你可以出去...呃、观星摆卦,随便做点什么,时间到了再回来。”
    巳今略微颔首,便利落地消失在她面前,黎灵鸢在确认他离开后,想办法进入了尹筝所处的小结界,躲避着凶兽对尹筝喊道:“想提前出去就不要通过这道试炼!”
    尹筝见到黎灵鸢,十分讶异地问:“师祖把姐姐也关进来了?”
    “当然不是。”黎灵鸢向尹筝解释原因,尹筝听后摆手道:“姐姐,若我们不能通过试炼,师祖不单是将我们放出法阵,恐怕还要将我们逐出宗门。”
    “他还有这层意思?”黎灵鸢反问,还未等尹筝回答,巨大的凶兽尸体从天而降,重重砸在黎灵鸢面前,她连忙在附近找了个树洞躲进去,小心地从树洞中探头张望。
    忽而听到一声轻笑,她抬头望去,巳今正站在树洞旁,低头看着她。
    “你不是...你怎么...”黎灵鸢结巴地说着,巳今把她从树洞中拽出来,补充了她想说的话:“我不是离开了?我怎么会在此处?”
    黎灵鸢悻悻地抽回被他拽着的衣袖,小声埋怨道:“你明明答应什么都听我的,可叫你把她们放了,你还要附加条件,你早知道她们会通过试炼的,你就是不想放过她们。”
    巳今轻叹一声,直接带她离开了万法阵,回到清凌洞府后,他便自顾自地在蒲团上打坐修炼。见他态度冷漠疏离,黎灵鸢怒道:“你自知理亏,就用这种方式对待我,你以为我会像以前那样识趣地离开?我不会!若是你趁我不在时飞升去了上界,岂不是成就了你的好事,遂了你的愿?”
    “我如何趁你不在时飞升?且不论要筹备的十日祀礼,百日...”巳今讲述着那些飞升前要施行的繁琐仪节,黎灵鸢打断他的话,“好了!不用说了,我不跟你计较,天色已晚,该就寝了!”
    黎灵鸢将巳今从蒲团上拉起,把他按在床塌上,“我要脱你的衣裳,只是在此之前,我先确认一下,你不会突然将我打飞出去,也不会忽然消失,对吗?”
    “我不会。”
    听到巳今承诺,黎灵鸢放心地扯掉了他的衣衫,用手轻抚着那如玉般细腻光滑的肌肤,才发现他的身体极烫,还微泛着些红,黎灵鸢将手贴在他额上,问:“你得了热病?”
    “修士不会得热病。”
    “可你的样子就像是得了热病...难道你中毒了?”黎灵鸢问。
    “功法反噬而已。”
    “啊!”黎灵鸢从他身上跳下来,“这么严重的事,你为何不早说?什么时候开始反噬的?”
    “结同心契后。”
    “那么久了?”黎灵鸢懊恼地皱眉,“功法反噬,经脉逆行,我听说有修士用自尽来逃避那种剧痛,同心契会使疼痛共担,你用了什么法子,我怎么没感受到疼痛?”
    巳今:“你我所结的同心契被那残魂改过,功法反噬并不会影响到你。”
    还真是考虑周到啊,黎灵鸢摸着巳今那张与今安别无二致的脸,望着他眼眸深处,“在人间待得越久,反噬就会越严重,你为何不尽早准备飞升,还答应我所有要求,你是在怜悯我么?”
    巳今:“反噬并不似你想象那般难以忍受。”
    “但你本可以不用忍受,我想知道,你为何留在这里。”黎灵鸢将神识探入他的灵府中,巳今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强行压制着想要缠上那缕神识的渴望,将她的神识从体内推了出去。
    “你在做什么?想让我毁了你的神识么?”巳今有些愠怒地看着黎灵鸢,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巳今的身子方才还只是粉红,如今已变成了桃红色。
    “谁让你拐弯抹角,不说清楚。”黎灵鸢反驳道。
    在巳今的灵府中,黎灵鸢看到巳今推算过她的命理。若巳今离开此界,不出半月她就会受尽折磨后惨死。如今宗门内多数峰主都对她厌恶至极,只是碍于同心契不好下手。巳今若成神,同心契会失效,她就成了活靶子。
    “我从前还以为,师祖与小弟子结亲,世人会谴责年长者。”黎灵鸢嘲讽道。
    某些峰主与长老对她的态度,就像是她掘了他们祖宗的坟一样,祖宗自然没有过错,可恶的是她。像云其和那种连师祖都恨上的人还是少数,黎灵鸢靠近巳今,说道:“所以你留下来保护我,想办法避免我死,我很感谢你,但你没必要如此。”
    黎灵鸢将手按在他胸前,感受着他身体异样的高温:“再这样下去,或许你都活不到飞升了,五千年的修行,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甘心就这样陨落吗?”
    “反噬并不严重。”巳今态度淡然,仿佛事不关己似的。
    “或许方才不严重,可如今呢?我不过是将神识短暂地探入了片刻,你的身子就更烫了。”黎灵鸢的指尖停在他胸前艳红的乳珠上,轻轻拨弄着:“这里也变红了。”
    巳今眼睫微颤,呼吸急促了半分,虽在转瞬后归于平静,但黎灵鸢还是察觉到他的反应,调侃道:“你成日身着白衣端庄高雅,一副超脱凡世的态度,还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威压,外人肯定觉得你冰肌玉骨,洁净清凉,真是难以想象,你的身子这么敏感,还比常人的体温高了许多。”
    “只是因功法反噬而已。”巳今说道。
    “那这样呢?”黎灵鸢俯身咬住了那挺立的乳尖,用舌尖轻碾着,将那里吸吮得肿胀后,抬眼看巳今的反应,但他却错开她的视线看向别处。
    黎灵鸢附身隔着薄薄的皮肤轻吻着他的肋骨,慢慢向下舔吻着,直到将他的衣衫褪尽,吻遍了他身上各处,巳今都没正眼看她,最过分的是他腿间的阳物也没有反应。
    “你怎么不理我?”黎灵鸢跨坐在他腰间,“你生气了?”
    若是今安,此时早已忍耐不住将她压倒,可巳今的呼吸平稳,心脏跳动得十分缓慢,黎灵鸢看着他平静的样子,问道:“你是故意和我作对,还是说你不愿意与我做这种事?”
    巳今没有反驳,黎灵鸢握住那尚且柔软的阳物,说道:“我曾与你的爱欲魂魄在一起八年,几乎日日都在交欢,还很少见到它软着的样子呢。”
    黎灵鸢专挑着他的敏感处刺激,但巳今始终没有太大的反应。黎灵鸢索性含住了那微硬的阳物,可她舔了许久,口中那物也没有硬起来的迹象。
    她吐出了被舔得晶亮的肉棒,说道:“你若不想做可以直说,我总不至于强迫你。”
    巳今仍旧沉默着,黎灵鸢不满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还是说你想要我再探入你的灵府中,即使是冒着被你搅碎神识的风险?”
    “我所修行的是无情道,若是压制功法的反噬便会如此,我也没办法。”巳今无奈答道。
    “那你继续压制。”黎灵鸢低头咬住他的锁骨,跨坐在他身上,用腿间压在他突起的胯骨上,用那硬硬的骨头顶着软肉,前后磨蹭着,“这里也不错,比那个玉牌好用。”
    黎灵鸢按着他的手臂,啃咬着他颈前隆起的喉结,肉核在他那清瘦突出的胯骨上来回碾着,肉穴中溢出的水液顺着他的小腹流淌,一路流至他的大腿内侧。
    纵然巳今像个傀儡人偶般毫无反应,可他的身子实在诱人,还有那绝美无暇的容颜,锦缎般光泽明亮的黑发,身上还沁着好闻的淡香,黎灵鸢着迷地吻着他,蹭着他的胯骨,喘息着迎来了高潮,溢出的淫水将巳今的腰腹及腿根处都弄得一片狼藉。黎灵鸢抱着他,用指尖沾着那些粘液,顺畅地进入了他的后穴,懒懒地说道:“你之前弄碎了我做的玉势,应该赔我一个。”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