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十)

绕南村(十)

    晚上的时候陈伟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慌乱,不止慌乱,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只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让他快回家,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伟不明所以,再次将电话回拨,却是忙音,这倒是让他真的慌了手脚,这些年父亲身体并不算好,而自己和妻子在申江打工,母亲在这边帮忙带儿子,父亲已经一个人在乡下待得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突发了疾病?
    而他一时间也不能请假,决定让母亲第二天先带着儿子回去,自己下班后再和妻子直接找人拼车前往。
    他们一家经济情况很是一般,在申江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租了一个不到十平的隔断的小屋,好好的一间房,被隔断墙分割成七八个小房间,厕所和厨房都在走廊,同时晾衣服也在走廊,这导致即使穿刚洗过的衣服,上面也不是厕所,就是厨房的味道。
    他和妻子与母亲的“房间”也是在简单用门帘隔了一下,稍微起到遮羞的作用,平日里几人睡得并不好,一个翻身就让身下的破床吱呀乱响,而母亲腰疼的老毛病这些年似乎愈发严重了,最近几个月,几乎是伴随着她的叹息和捶打腰背的声音入睡。
    他决定去和母亲说一下,明天先带壮壮坐车回去。
    屋内光线很暗,这栋房子本就有些年头,采光做得不合规范,再加上被乱七八糟地一通隔断,几间屋子是根本没有窗的,陈伟租的房间,就是一间没窗的,这样每个月能省下100块的租金。
    屋里也被他换了低瓦数的灯泡,这几天可能有些故障了,亮起来的时候总是会忽地闪一下,还有些若有若无的电流声,不过他依然打算再凑合几天,等它彻底熄了火,再换新的灯泡。
    “唉……”布帘后传来一声叹息,然后就是有节奏地捶打声,一下,一下。
    陈伟正打算走过去,突然他的脚步停住了。
    微弱的光从帘后透出来,将他母亲的身影打在帘上,佝偻着腰。
    这身影有些古怪,陈伟的脚像是被钉住了一般,死死地盯着帘上的身影。
    母亲的腰,今天似乎驼得有些夸张……他瞪大了眼睛,不想放过一丝痕迹。
    突然,一声小小的呜咽从帘后传出,似猫叫一般,随后,他看到母亲的腰上,缓缓鼓起了一个大包,这个大包蠕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而母亲却好像一无所知,继续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自己的腰,每次她的拳头捶在大包上,它好像是有弹性的,都随着拳头的力气下陷,然后再弹出,每次捶打,都发出小小的吱吱声。
    陈伟后退了一步,身后的锅被他撞倒,连带着碗和筷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伟啊?怎么啦啊?”母亲的声音从帘后传来,然后一双枯槁地手,抓住了帘子。
    陈伟屏住了呼吸。
    “怎么把碗碰倒了?”
    一个老妇人走了出来,她看着陈伟的脚下:“幸好不是什么瓷碗,不然你这一碰,重新买得花多少钱?”
    她扶着腰,即使弯腰这个动作让她痛苦万分,但是看着儿子脚边的狼藉,还是艰难地把这些锅碗一一捡起。
    陈伟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腰上鼓起的地方:“妈,你的腰……”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腰?”她摸了摸:“哦,你说这个啊。”
    她从衣服下摆中拿出一个帆布包,还冒着热气,拿在手中拍打了几下,发出“吱吱”的声音。
    “你刘姨推荐的土方子,让我试试,包上粗盐放锅里炒热,然后热敷,你别说,还真的舒服一些。”
    “哦哦哦,盐,盐啊。”陈伟松了一口气,又转念觉得可笑,自己刚刚脑子里想什么呢。
    与母亲说了父亲的来电,老妇人骂骂咧咧起来,一会儿抱怨老不死的屁事多,一会儿又骂儿子没本事,转眼看到刚从屋外进来的媳妇,又一阵子阴阳怪气。
    陈伟只得陪着笑脸。
    第二天下了工后,他和媳妇郑娜急急请了假,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回家。
    说来也巧,往日向这种不是假期,也非节假日的时间,很难找到拼车去绕南村,毕竟几个同乡一起打工的老乡不回去,谁会在这种时候去那鸟不拉屎的村子,但他们刚下楼,就遇到几个同乡,说刚好有事回去,很顺利地就一起拼了车。
    拼车回去就快得多了,虽然也得六七个小时,这会儿他有点后悔让母亲先坐火车走了,火车一路时间慢得多,还要转车,而且还带着壮壮,不知道她的腰受不受得住。
    尽管顺利拼车,到了村口的时候也已经凌晨了,几个同乡随口聊了几句天,就四散开来,说是家里突然来电让他们回家,几人也都觉得奇怪,也直呼真是巧了。
    陈伟和郑娜两人摸着黑,来到家门口,陈伟心中暗道奇怪,门口的灯怎么没有开着,父亲的眼睛不好,夜晚出去起夜总是看不清路,他就装了一盏小灯在门口,嘱咐父亲到了晚上就开着,别担心浪费电,摔着了就不好了。
    或许是坏了吧,他心想,想想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连门口的灯坏了都不知道,不由得心中有些愧疚。
    到了门口,按了按灯的开关,果然坏了,他拍了拍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屋里传来脚步声,只是脚步听起来有些迟缓,甚至有些踉跄。
    “吱——”大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一个老人的脸出现的门后,正是陈伟的父亲陈武。
    “爸,怎么不开灯?”陈伟看了看陈武的身后,一片黑暗,几乎要将他淹没,陈武的脸也有一般隐没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他的眼眸浑浊,似乎在尽力听懂陈伟说些什么,然后含糊不清地回应着:“嗯……太亮了,太亮了……”
    不知怎的,他开口说话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直熏得陈伟后退了几步。
    “爸?”他更加疑惑了,郑娜看着眼前的老人,有些嫌恶地躲在了陈伟的身后。
    “妈和壮壮回来了吗?”
    “回来了……回来了……”
    陈武缓慢地挪动身子,留出一条可以让他们进来的路,郑娜有些不想进门,拽了他一把,陈伟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对着郑娜的头就是一巴掌:“有嫌弃家的狗吗??”
    他的声音瞬间提高,不知道哪户人家的狗突然叫了起来,似乎回应了他的话一般。
    他有些尴尬,手上使劲,就拽着郑娜进了门。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