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九)

绕南村(九)

    陈家的小楼自始至终紧闭着大门,这种情况方慈也束手无策,门外挤满了想要获取一手新闻的人,若是方慈遇到这种事情,不说开门,她直接就会连夜搬家。
    “那我们怎么办?”夏如是在方慈身边踱步,此时二人正坐在溪边的树荫下。
    “要不回去吧,过段时间等我的事情热度降下去了再来。”他提议道。
    方慈光着脚丫子,摇着腿,脚趾一下一下地拨弄着清澈的水面,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她洁白的肌肤上,像是闪耀的星星一般。
    如果忽视掉溪流中缓缓冒出的一颗腐烂的头,这就是一幅美好的女孩戏水图。
    这颗头慢慢地靠近方慈,连带着一股刺鼻的腥臭。
    有时候走在河边,河水看上去并不算脏,但有些区域,踏进去的一瞬,鼻腔就会瞬间被腥臭味占据,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可能真的和污染无关。
    方慈的脚顿了一下,她面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终于狠狠地闭上眼睛,像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一脚就冲这头踢了过去,烂头一下子被踢飞了出去。
    头被踢飞后,这腐尸的肩上只剩半条烂脖子,它整个尸体都被踢得一个趔趄,伸手往肩上摸了摸,发现摸了一个空,然后幽怨地用它的半截脖子盯了方慈一会儿,又缓缓地沉回了水里。
    目睹一切的夏如是目瞪口呆,他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退了半步,和方慈保持了一个距离。
    “嗯……这个是熟人。”方慈试图解释,“所以我们打招呼的方式,可能,有些直接……”
    嗯……直接……  夏如是看着已经被水流冲出老远的头,一个黑影正在水面下试图追上那颗头。
    这是一个溺死鬼,方慈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二十年前,那会儿方慈只有五岁。
    那天晚上忽然村里骚动了起来。
    “听说了吗,王家的那个小丫头失踪啦!”
    “哈哈哈,是不是和野男人跑了啊。”
    “那谁知道,看她那副长相,一看就不是安分的样子。”
    尽管自以为压低的声音,但那些带着恶意的刺探的话语永远都是刺耳的,它们飘进了方慈的耳中,刺得她耳朵痛。
    她又去了河边,家里没有风扇,连唯一的扇子也被养母拿着用着晚上给哥哥扇风,她实在热得睡不着,有时便会趁家里人都熟睡,偷偷溜去河边。
    夜晚的河边往往是安静的,人们很少往这里来,老人们善用关于水鬼的故事恐吓孩子,这些故事一代代相传,守护着河岸的宁静。
    而今晚,这一切都被打破了。
    轻轻的啜泣声不断传入方慈的耳中,人们拿着手电筒,光线在足有一人高的芦苇丛中扫射着,方慈嫌这光线刺眼,又往芦苇的深处钻了钻,突然,和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打了一个照面。
    少女被方慈吓了一跳,她双手抱着胸,瑟缩着后退了一点。
    方慈也愣了一下,她转身想走,身后却已经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光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她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这种强光,眼泪几乎瞬间夺眶而出。
    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
    人们迅速聚集了过来,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大家清晰地看到,方慈愣愣地坐在地上,而她的身后,一具赤裸的女尸,静静地躺在那里。
    女尸的面部极度扭曲,似乎死亡有一阵子了,她的皮肤被水汽浸泡,白得发胀,甚至呈透明状,长发被水浸湿,纠缠在身体上,她的身体和面部都有被殴打过的痕迹,更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是,她的两腿之间,有斑驳的血迹。
    这件事情,之后却不了了之,女孩的家人觉得被强奸实在丢人,即使被这么多人看到,依然强撑着坚持说是不小心溺水,并未报警,所以直到今天,杀死女孩的凶手依然没有找到。
    方慈平静地讲述了这样一段往事,夏如是听得目瞪口呆。
    “那会儿她还挺漂亮的,现在水里泡久了,都烂了。”方慈用“今天天气真好啊”的口吻,谈论着刚刚的腐尸。
    “就这样……没有后续了?”夏如是仍是抱着一丝希望,追问道。
    “那不然呢?”方慈似笑非笑。
    “她已经是鬼了,为什么不能向仇人寻仇?她看起来比停车场的那个小女孩要厉害很多”
    “若是每个鬼都能寻仇,那世间不是乱套了?”方慈看着水面,“而且她死在这水中,怨气借由水的力量凝聚,没有一定的契机,她离不开这里。”
    说罢,她又将目光转向夏如是,笑了:“来都来了,怎么能回去呢。”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