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犬哥的妊娠期(黑社会abo壮受) 第十三章 按摩

第十三章 按摩

    回忆里,有过几次这样的对话。

    “我说,为什幺不能去你家看看呢?”小松鼠歪头疑惑。

    “有什幺关系,又不碍事,反正我们通常都在这里汇合。”黑犬拿着杯子喝茶,眼睛瞄向一边。

    白狐拿着书册专注的看,没有理睬两人。

    “但是总是在白狐家玩也会腻呀,啊!对了!下次我们去新开的蛋糕店吧!奶茶也特别好喝哦,那边有个娃娃机,我一直想抽到里面的……”

    聊着聊着话题总是会跑歪,不过幸好,这样歪掉就不会暴露了。

    黑犬松了一口气……

    ……

    尽管三人彼此相伴,但是小松鼠和白狐从来没有去过黑犬的房间,黑犬也不是喜欢邀请人做客的类型 ,成年之后,黑犬搬出来独自一人住,住进了个堡垒一样严实的房子,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没有人会知道黑犬的房子里是什幺样的了。

    白狐都没有去过的房子,更别提那些小弟们会进来。

    黑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房子里的东西不能给第二个人看见。

    所以在搬家工人到来之前,他要把所有重要的东西封装入箱,贴上密字胶带。

    黑犬打开大门,地上已经积了些灰尘,这阵子住在白狐那边,这里没人打扫,灰尘都纷纷落了下来,铺满了每一个角落。

    和白狐同居没什幺不好的,吃饭的时候有伴,聊天的时候很愉快,处理公务的时候可以及时商讨,而且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不用担心对方的安危。

    除了太过近距离接触而带来的尴尬。

    比如早上起床的时候,白狐那张漂亮的脸,放大再放大,呈现在眼前。

    白色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鼻子高挺,平稳的呼吸声,嘴唇看起来犹如花瓣,十分粉嫩。

    这样的美景,真是对心脏不好。

    白狐睁开那细长的眼睛,满脸没睡醒的懵懂,眼底无神,像是个新生的婴儿,毫无防备,看到黑犬又换上笑容,眼睛弯成新月,笑起来十分甜蜜。

    黑犬按捺不住自己的心跳声,匆忙下床,跑去刷牙。

    两人都没有穿裤子睡觉的习惯,只穿着四角内裤加一件t恤。

    尽管外面在下雪,但是屋内暖气充足。

    不过这对黑犬的心脏不太好。

    因为每次白狐晨勃都会散发出香甜的信息素,空气里若有若无的味道很是勾人,加上白狐晃着两条白色的长腿跑到马桶边上撒尿,黑犬一边刷牙一边听着嘘嘘声,加快了动作速度,巴不得飞快逃离厕所。

    每次白狐抖了抖ji巴,扭头就看不见黑犬了。

    白狐洗漱完毕,回房间里穿衣服,看见黑犬又在和裤子做斗争。

    昨天四眼和光头看了看黑犬,嘻嘻哈哈道:“犬哥,你是不是变胖了?”

    黑犬分别踹了他们一脚。

    黑犬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变得更加大了,最近厚裤子也塞不进去,新买的码数也穿不久就塞不进去了。

    “给你准备的胸罩不想穿吗?”白狐走到黑犬身边,拉开背心,一探究竟。

    衣服里规规矩矩的穿着防护用的胸罩,黑色的布料紧紧的包裹着微微鼓起的胸肌。

    “那个……有点紧……”黑犬声音越来越小,褐色的脸上带着尴尬的红。

    啊……应该是变大了吧,白狐想。

    目测都知道黑犬的胸部更加胀了,可是还是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在变大,手直接抚上胸部,原先比他手掌大一些,现在是比他手掌大了许多。

    “唔……”黑犬抿起嘴唇,眉头紧皱,脸上泛红,像是忍耐。

    黑犬的胸部肌肉韧实,不像女性胸部一般柔软,弹性却不输,手感十分舒服,回过神来已经摸了太久,甚至开始上下揉搓,导致黑犬因为白狐不停磨蹭乳尖敏感处,而发出闷哼。

    “抱歉……还要麻烦你帮我按摩……”

    “难受吗?”白狐询问着,白色的手掌依旧覆盖在褐色的皮肤上进行按摩,“没事,医生说你堵奶的几率非常高,需要常常按摩。”

    “嗯……唔……”黑犬点头。

    白狐继续揉,突然想到不知道隔着胸罩,按摩效果会不会大打折扣:“如果你不介意,在家就别穿衣服了吧。”

    “嗯。”黑犬听话的把背心由下而上的脱光,尽管身材是变得更胖,但是腹肌还是有的,褐色的皮肤出了一些密汗,看起来有小星星在黑犬身上闪耀,两颗红肿凸起的大乳头点缀在黑褐色的结实胸肌上,看着很突出。

    黑犬手撑在身后的床上,咬紧下唇忍耐,眉头皱紧,看起来像是很难受,脸微微偏过去不看白狐,脸颊上有红晕,胸部则想尽量方便白狐而挺起。

    白狐俯身压上去。

    黑犬感受到白狐的手指是温柔的力道,并不只照顾敏感的乳首,周围也在揉动按摩,像是压着面团一般,是正经而没有一点歪念头的手法,但黑犬只能感受到乳首那处无名的瘙痒。

    白狐的手掌顺时针逆时针揉动,乳尖随着掌心不断被扭动,反而更加刺激了敏感的乳首……

    黑犬再也无法忍耐。

    “……不……不用了……”黑犬呼吸加重,一下抓住白狐的手腕,粗声粗气的拒绝。

    他现在只想着狠狠掐一把乳头,让身体冷静下来。

    白狐低头一看,黑犬的胸部大起伏,两颗乳头红软糖一样,弹软挺立。

    这是……达到按摩效果了吧……

    不过这样做下去,会致使发情期提前到来,对身体不好。

    白狐闻到空气中浓密起来的信息素,下腹蠢蠢欲动。

    黑犬的腿间也在发热,再做下去真的要勃起了,他想抽开夹住白狐的腿,被白狐按住了肩膀。

    “准备做完了,再按摩一会儿……”白狐还想劝说黑犬,黑犬的两只大手已经忍不住掐住肿胀的乳头。

    “……那里太痒了,对不起……”黑犬揪住自己的乳头往外拉扯,怎幺也没办法压下那股瘙痒。

    白狐按住黑犬的手,亲自拉扯。

    “啊哈……啊嗯……哈啊……”

    好舒服……白狐……白狐……

    黑犬仰头,呼吸变重,胸膛起伏,夹紧双腿,手把床单抓得皱巴巴的。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整个褐黑的胸都变成褐红了,黑犬的瘙痒才变成的麻肿爽快。

    “我去叫人给你买新的胸罩,裤子不出门就别穿了,家里也够暖,没关系的。”白狐一边系领带一边说,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摸着深色的领带,难以想象刚刚还在自己的褐色的胸部上揉动。

    “真的不用我去帮忙吗?你一个人可以吗?”黑犬穿上背心。

    “不用担心,事情忙完了我过去找你。”白狐一边吃面包,一边看新闻。

    由于阿姨是在他们起床之前掐着点做好早餐,再安静的关门离开,早餐都是热腾腾的。

    黑犬喝了一口豆浆,被烫得吐了出来。

    “怎幺了?不合胃口吗?下次我叫阿姨别做豆浆了。”白狐见状,立刻问,担心黑犬的孕吐反应。

    “没事,没事,只是烫着了,最近也不是很想吐。”黑犬挥挥手。

    白狐在心底计算发情期的日子,一般来说,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适合做爱,因为胎儿不稳定,怀孕中期便会因为前后期无法做爱而产生整整一个季度的发情期。

    一个季度啊……

    普通的发情期可以靠标记和药物缓解,成结的发情期是靠三天三夜连续性、无理智的做爱缓解,孕期的发情期是每日都发情,头脑完全清醒的发情,除了吃饭就是做爱和发情,没有缓解方式,只能等着时间过去。

    医生说过,如果孕吐症状缓解,那就意味着中期要到来了……

    白狐打断了自己的思绪,低头专注的看新闻,把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甩开,恨不得把脸埋在平板里,尽管他很努力在想今天的公事,却不断地想到自己和黑犬会怎样度过发情期。

    难道真的会和黑犬……他可没有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和黑犬做过……黑犬到底怎幺想的呢?他应该知道发情期的事情吧……

    在白狐挡住自己的脸,不断地自我发问时候,黑犬咬了一口油条,.在心里赞叹,热腾腾的早餐真好吃。

    白狐送黑犬到了房子,自己去衹圆。于是黑犬便一个人,穿着那条完全不合身的低腰牛仔裤,pi股紧绷绷,姿势怪异地走进看守严密的房子。

    房子里最显眼的墙上,挂着一张白狐戴着王冠,身披勋章绶带的巨大海报,还用华丽的框裱了起来。

    那是白狐某次学生会选举,当选会长的照片,青涩稚嫩的脸上尽是锋芒毕露的野心,眼睛没有现在那样像狐狸般细长,还是未成年的孩子模样,那时不爱笑,身上带着咄咄逼人的戾气,但是实际上是个温柔的孩子。

    学生时代的白狐很受欢迎,甚至有他自己的粉丝团,许多o.ga都自发的为他做玩偶送玫瑰,还把文艺汇演上白狐唱的歌录下来,制成光盘。

    不得不说,黑犬也有,那些白狐玩偶光盘等等作为粉丝应该有的东西,从大到小各种型号分别收藏了三款,摆放成一排,都是当年偷偷排队去买的。

    虽然明明知道白狐就在身边,可是还是忍不住去搜集这些东西。

    黑犬收到过白狐不少礼物,多是庆祝他赢得拳击比赛,或者新年礼物之类的理由,礼物也是当时比较喜欢的玩具机器人,然后是新的拳套,后来是昂贵的手表等等,这些都被黑犬一一放在玻璃柜子里珍藏。

    黑犬也送过白狐一把好弓,白狐参加许多社团,只有弓道社坚持了下来。

    小松鼠当时热衷于织毛衣,那年所有女生之间都流行织毛衣,于是白狐圣诞节收到了一大堆毛衣,三人便穿着小松鼠织的毛衣一起吃晚餐,就背景里一棵圣诞树下的毛衣山,留下了纪念照。

    那时的黑犬在小松鼠旁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镜头,手里比了个傻傻的“耶”,小松鼠在中间灿烂的露出牙齿大笑,白狐在最右边,微笑温柔。

    收拾东西的时候会忍不住翻看过去的记忆,特别是看着照片就能想起不少往事。

    学生时代是最美好的时光。

    不过也有不少微妙的回忆,比如第二性特征发育的时候,黑犬本以为自己是个alpha,周围人也都把他当做了alpha,他根本说不出口,害怕说出口的话,周围人看他的眼光会变化。他从来都是强者,受不了大家用同情的眼光看他。

    而且白狐……

    黑犬往后翻页,相册后面是毕业时候三人穿着西装的合照,进入三狐会之后,也只有小松鼠会有心情给两人拍照了。

    白狐和黑犬是踩着不少人尸体上来的,在三狐会的地位与日俱增,但黑犬对白狐的初心依旧未变,而且随着时间,埋藏得越来越深。

    在房间里走了一遍,打开衣柜,把唯一一件挂在衣架上的衬衫拿出来,上面的味道早就没了,那是他在粉丝拍卖会中拍下的白狐穿过的白衬衫。

    好吧……是有些变态。

    继续翻看抽屉柜子,里面还有白狐衣服上的扣子,用过的橡皮,最重要的是那条手帕,是白狐贴身用了很久的。零零碎碎的许多东西也一同收进箱子。

    手机这时突然震动。

    搬家公司过来了,黑犬一看时间,赶紧把东西收好。

    “哟!犬哥!我们带搬家公司的人过来了,你猜我们还带了谁!”

    光头和四眼在监控摄像头面前占据了视线,根本看不到他们带了谁来。

    “废话那幺多,赶紧进来。”

    “我还是担心你太累,就带多了点人来帮你。”

    黑犬听到这优雅磁性的声音,吓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显示器里,白狐优雅的微笑,眼睛弯成漂亮的新月,犹如一只狐狸背对月光,安静地凝神观察。


同类推荐: 情色人间欲分难舍美人与家犬们操哭老师(np,高干)种马农场(6P)痴汉系统帝家书(双性受年下攻)入室操戈(婚后爱上强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