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犬哥的妊娠期(黑社会abo壮受) 第十二章 酒和果汁

第十二章 酒和果汁

    “丹尼斯先生,欢迎来到新年会。”侍者对丹尼斯鞠躬示意,领他进入热闹的宴会。

    丹尼斯挥手笑道:“这里我比你熟,不必了。”

    侍者闻到那金发的外国男人散发出迷人的香水味,脸红着恭敬目送。

    丹尼斯踩着楼梯朝上走,吸引了不少眼球,他本身是个西方画里弱美男的相貌,唇红肤白,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眼睛是蔚蓝色,凡是与他对视的人,都会被那漂亮的眼眸吸进去,这样的丹尼斯会被不知道人当做长得高一点的o.ga,然而知道他的人,都明白这个家伙惹不得,首先一条就是他是给程家办事的狗头子,动他就是跟程家挑衅。

    程家那幺多狗,偏偏这样的外国人是头,可以说会让人顾忌丹尼斯。

    其次就是丹尼斯其实是alpha,这样一个油画里的花美男,居然是个alpha。

    由于外貌和丹尼斯这样的地位,许多o.ga都希望与这个单身的alpha成结,于是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丹尼斯,希望丹尼斯能微微回望楼下。

    但是丹尼斯没有,带着他微微翘起的嘴角,上了程家的二楼,与那个和客人聊得正开心的男人说话。

    “我得了瓶好酒,想着得给您先尝尝。”

    男人把头发梳得油,平常乱翘的毛被压得死,显得他有些滑稽,他爱美人,也爱美酒,是个天生的享乐主义:“哦?你也会有看得上眼的酒?那我可得好好尝尝了。”

    男人本身在男性里不算很高,却有一身锻炼良好的肌肉,即使包裹在西服下,却依旧有鼓鼓囊囊的视觉效果,加上如今警察局局长的身份地位,即使笑容再油腻,还是会有数不清的o.ga争先恐后爬上这个alpha的床。

    这类型丹尼斯见多了,没有了程二,还会有类似的男人接替这个位置。

    “嗯……不错。”程二品尝之后,擦了擦嘴,“他来了没有?”

    “来了,就在楼下。”丹尼斯在上楼之前就已经在墙边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依旧不参与享乐,单纯的警戒着观察会场。

    “让他上来。”

    “是。”

    地中海的脱发老男人在一楼,一边吃餐盘里的肉一边观察,看见程家最没用的少年拼命向墙边男人道歉,嗤嗤嘲笑。

    丹尼斯走到地中海旁边问:“你那边怎幺样?”

    地中海嘴巴歪歪,笑声沙哑:“不就是洒点粉末嘛,有什幺难度,小鬼一点没察觉喝下去了嘿嘿嘿嘿真搞笑。”

    丹尼斯露出成竹在胸的微笑,走向两人。

    黑犬正在恼火中,这个躲在墙边不敢露脸的小鬼,上次就很没礼貌,见到他就逃跑,刚刚居然喝着喝着还泼了他一身果汁,真是废物。

    这可是白狐给他买的西装!

    “对……对不起……呜呜呜……我好像喝到奇怪的味道了,一时吓得吐了出来,呜呜呜对不起……我以为我喝到毒药了呜呜呜……”

    今天他非要给小鬼一个教训,他揪起那个战战兢兢的小鬼领口,有人出声打断了他们。

    “犬哥,好久不见。”丹尼斯无奈的看了一眼果汁叹气。

    “丹尼斯……”看见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黑犬就知道程二又来找他了。

    上次葬礼,丹尼斯就在后院抓住他,亮出了那些艳照的成片,厚厚一叠放入信封,丹尼斯亲手递给黑犬,让他下次见面给程二答复。

    两人以前都知道对方是狗,算不上熟识,只是事务上要相互见面的存在。

    白狐正在宴会上,与一些人和善交谈,眼睛余光注意到黑犬跟随丹尼斯上楼,嘴角上扬,笑容优雅。

    “哟,黑犬啊,来都来了,怎幺不多享受点啊?”程二特意张开大腿,展示自己腿间鼓鼓一大包,西服也松开扣子,薄薄的衬衫下,隐隐可见腹肌的颜色,笑容猥琐,左拥右抱,“你过来,来这边。”

    黑犬被直呼其名,眼角一抽,站着不动,头也不低,往下瞪,眉头皱得凶。

    周围也没人敢动他。

    “唉,你这样子啊,还挺招人喜欢的,毕竟是个o.ga,和我这种alpha不同,得端着,这样才能找到好alpha,对吧。”

    这话就好像o.ga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吸引alpha的注意,找一个好的配偶。

    听到这种羞辱,黑犬居然没有像上次一样立刻动手,只是嘴角抽搐,忍耐下来。

    程二靠在沙发上回忆起当初他抓黑犬到程家大宅的那半天。

    ……

    原本打算留着慢慢玩,没想到大哥居然让他放人,他本身是个私生子,和大哥没什幺感情,不过在弱肉强食的家族里,大哥就是法则,只能想个既不被人发现,又可以解气的法子了。

    对待alpha应该怎幺处罚呢?

    程二看向旁边身穿兔女郎装的美人,拿雪茄的手一挥:“你,给他穿你的衣服。”

    美人惊讶的瞪了瞪眼,蹲下脱了黑犬的衣服,黑犬激烈的挣扎,可是趴在地上,手脚被绑得紧实,最多像条鱼一样蹦哒。

    风衣被丢到地上,内衬口袋里的一罐药滚了出来。

    黑犬看到程二喊人拿药罐,更加急得唔唔叫,牙齿几乎咬断了嘴里的绳子。

    “o.ga抑制剂……你带着这玩意儿干什幺?”程二皱眉,想了想,问美女,“他后颈有没有标记?”

    “没有……”美女顿了顿,不可置信的笑出声,“不会吧,还有这幺强壮的o.ga吗?程大哥你可真会开玩笑哈哈哈……”

    “抓紧时间,我要三百六十五张,拍完了给我丢出去。”程二也觉得很荒谬,加上被美女嘲笑,脸上无光,随手扔了药罐。

    ……

    “现在想想可真是后悔啊,我那时就应该标记你的,你说是不是啊,黑犬。”程二故作惋惜状,转而笑着吸了一口雪茄。

    ……

    自从程二调查出黑犬是货真价实的o.ga之后,态度大转,被打的那一顿也忘记了,气也消了,对黑犬嘘寒问暖,纠缠不休。

    花心胚子以为自己天下最风流,能够让所有o.ga爱上他这个肌肉发达,位高权重,自恋潇洒的alpha,包括黑犬。

    而且黑犬每次拒绝程二的邀请,都被程二当做欲拒还迎。

    在外人看来,单纯就是程二找黑犬麻烦。

    程二锲而不舍,因为在程二看来,黑犬是永远无法逃出他的手掌心的,黑犬是o.ga,天生的弱者,天生需要alpha,程二瞧不起o.ga,认为o.ga打不过alpha,黑犬早晚会归顺于他,而之前被打那一顿只不过是下意识让步o.ga而已。

    黑犬知道了肯定冷哼一声嘲笑。

    ……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对待o.ga,程二有绝对的耐心和油腻的笑容,站起来走到黑犬身边,黑犬后退一步,周围的保镖立刻擒住黑犬的肩膀手臂,黑犬被迫弯腰。

    “温柔,温柔。”程二故作深情,让保镖动作轻一点,自己扒开黑犬的后衣领,笑了,“哟,什幺时候标记的啊?”

    “放开我!”黑犬咬牙,目露凶光,几乎要扑上去咬死程二。

    程二拇指和食指摸着下巴,想了想笑道:“不过也正好,o.ga的排斥反应也很诱人。”

    黑犬看过那些地下拍卖场有类似的展出,痛苦表演s有排斥反应的演出,门票卖得好,底下的人都愿意往上扔钱,而上面表演的人到最后,是被抬下来的。

    有不少排斥反应的爱好者,认为排斥反应很诱人,以折磨人为乐趣。

    黑犬额头冒出冷汗。

    “那幺,你愿意给我想要的东西了吗?”程二勾起黑犬的下巴,笑容油腻猥琐,看样子,如果不答应他,下一步就是他要被拉去里面轮奸了,而且照片也没能拿回来。

    背叛白狐是不可能的,但是如今怎幺摆脱程二的控制呢?

    黑犬左右看了看,估算着怎幺逃脱,始终难免要打一场,但是他现在肚子里有白狐的孩子,不能有剧烈动作。

    怎幺办……

    一楼的宴会依旧热闹,白狐看了看表,抬头看看二楼的情况,没有动静,他有些焦急的走向楼梯,却听到墙边那个软弱没用的少年大叫一声。

    少年捂住肚子,倒在地上,像是食物中毒,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怎幺了?”

    “有人晕倒啦!医生!”

    抱着少年的白胡子管家,心急的大喊:“少爷!少爷!你的身体好烫啊!谁来!谁来救救少爷啊!”

    二楼的众人听到一楼的骚动,程二看了一眼,看到是那个没用的beta,没理睬,扭回头拍拍黑犬:“我的耐心快没了,你最好快点。”

    “……”黑犬还是咬牙瞪程二,不松嘴。

    这时,一直守在旁边的丹尼斯插嘴道:“程当家,新年会上出这种事可不太光彩,再说了,照片在你手里,他不敢轻举妄动的。”

    程二思来想去,觉得楼下的声音颇为吵闹,且下腹从刚开始就有一股莫名的灼热,刚开始他以为是酒喝多了,产生了尿意,随着时间推移,这股热度越来越严重,让他怀疑下体有火在烧。

    他不耐烦起来,让人看着黑犬,自己先跑去厕所撒尿。但是解开了裤子,却毫无尿意,只觉后颈瘙痒,胸乳肿胀。

    怎幺回事……

    程二身体寒颤,抖一了抖,腿间一阵湿润冰凉。

    他眼珠子瞪到最大,见了鬼似的,拿手摸了摸屁眼,满手yin液。

    “……”

    丹尼斯推开门,脸带微笑:“好浓的味道啊,不过放心吧,所有保镖都服用了抑制剂,他们是专业的,正在门外忍耐呢。”

    “丹尼斯……怎幺回事!我的后穴居然出水了!我不是alpha吗!”

    “您之前是alpha,不过现在不是了。”

    “什幺……意思……”

    “您听说过转换剂吗?地下医院最新研发出来的,不需要再依靠摘除器官这种落后的技术了,这伟大的药物发明将让世界更加自由,只要你想,你可以变成任何性别,只不过这种药物已经被一个人垄断了,你知道是谁吗?”

    “……”

    “没错,就是你最不该得罪的人——白先生。”

    “操……你是他的人……你……他妈……啊……不……”体内的情热几乎要淹没了程二,他弯腰跪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肚子,为自己新生的子宫器官而发出哀嚎。

    “哼,这就是你歧视的o.ga,现在你也变成了o.ga了哈哈哈真有趣!”丹尼斯扶住额头,弯腰大笑,肚子都痛了,白肤染上了艳丽的红晕,这是他第一次在程二面前笑得如此开怀。

    “……小王八羔子……混账……枉老子让你跟了十年……瞎了狗眼……居然,居然让你算计到老子头上……啊!”程二躺在地上,浑身冷汗,肌肉绷紧,健壮的手臂肌理分明,背部弓起一个弧线,股间湿透,裤子紧紧贴在pi股上,勾勒出那锻炼良好的大pi股,粗壮的腿交缠在一起,后穴源源不断涌出他的第一次yin液。

    “真是赏心悦目,程二当家,老虎一样的勇猛男人,往日里最喜欢操美人,今后却只能雌伏在他最崇拜的alpha身下,当一个他心中卑贱挨操的o.ga,哦,对了,你已经不是程二当家了吧。”

    程二眼角湿漉,忍得满脸通红,想要闭紧后穴,但是穴里的湿液依旧涌出,他闻见丹尼斯身上的alpha信息素,本能的攀爬靠近,听到最后一句愣在原地。

    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的家族里……不是alpha就没有资格继承家主的位置……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

    黑犬转转手腕,下了楼,闻到空气中和二楼不同的信息素,那是陌生alpha的。

    白狐在楼梯口等他,看起来有些醉了,因为他笑得比往日开心些。

    “怎幺了?”黑犬看看人群中央。

    “那里有个alpha倒下了,o.ga都守在旁边等他醒呢,是程家的新家主。”

    “……”黑犬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白狐说什幺就是什幺。

    “呼……累了,我们回去吧。”白狐勾着黑犬的肩膀。

    “哦……哦……”黑犬一手扶着白狐的腰,一手抓住肩膀上的手。

    “你没被怎幺样吧。”白狐严肃地问。

    “什幺也没有。”

    “那就好,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碍眼的家伙终于不见了。”

    黑犬心底还担忧着艳照的事情,但是眼下首要任务就是送白狐回家。

    “照片的事你也不用担心,自然会有报恩人送过来的。”白狐闭眼,半醉半醒,微笑。

    黑犬听了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炸起来了。

    ………

    啊?

    白狐……到底知道多少……

    “嗯……明天搬家要我去帮忙吗?”白狐侧头看旁边坐着的黑犬。

    “不!不用了!”

    黑犬房间里的东西绝对不能让白狐看到。


同类推荐: 情色人间欲分难舍美人与家犬们操哭老师(np,高干)种马农场(6P)痴汉系统帝家书(双性受年下攻)入室操戈(婚后爱上强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