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5-46)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5-46)

    “薛姐?”
    “你哪里还有人手吗?”
    “稍等。”一阵杂音过后,对方传来肯定的答案。“有的,薛姐。”
    “那好,杨柳儿那里你先不用管了,我直接派人过去盯着,现在我传一份名单给你,你帮我注意看看,他们这一个月有没有与什么人密切接触。”
    “好的。”
    十分钟后,薛薛收到一则讯息。
    上面只有简短两个字“收到”。
    薛薛将讯息删除后,按熄屏幕。
    “要收网了?”
    “嗯。”薛薛笑道:“得辛苦从彦和蓝鹄陪我演了这么一场戏。”
    “那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真要说,妳才是最辛苦的那个。”罗驰边说边给薛薛按摩僵硬的肩颈。“那黄宏胜呢?妳打算怎么办?”
    薛薛不是没听出罗驰的言下之意,然而对方之于薛曼青的意义格外不同,她得好好想想才行。
    “薛薛?”
    女人沉默的时间太久,久到罗驰怀疑她是睡着了。
    “我打算再给他一个机会。”
    闻言,罗驰手劲一时没拿捏好,让薛薛疼的嘶了声。
    她拍掉还搭在肩膀上的大手,转头嗔道:“干嘛,要谋害你老婆啊?”
    一个词,就让男人眼中狠戾的情绪消散殆尽。
    “妳说什么?”从背后环住她,罗驰哄道:“再说一次好不好?”
    薛薛装傻。
    她刚刚纯粹就是一时嘴快。
    “薛薛……好薛薛……好女孩儿……好……老婆……”
    随着语调逐渐低沉,罗驰的唇也离薛薛越来越近,到最后几乎是把呼吸间的气息也一并送进了她的耳朵里。
    骨头酥麻,喷在皮肤上的热气彷佛带了电似的。
    “别闹。”薛薛一把抓住男人不安分的横在自己腰上的手。“谈正事呢。”
    “什么正事?黄宏胜的事吗?”男人连珠炮似的说:“那我没兴趣,妳自己决定好了就行。”
    “……”薛薛忍了忍。“我会想给他一次机会是因为……”
    “不想听。”
    “罗驰!”终于忍无可忍的薛薛爆发了。“你是三岁小孩吗?”
    “不是。”罗驰回答的义正词严,不知何时钻进女人上衣的手指捏了捏柔软的奶肉。“三岁小孩可不能和妳做这种事儿。”
    “……”
    发现薛薛表情黑的跟块木炭似的,罗驰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可能有点儿太白目了。
    于是他果断抽出手,从沙发后面绕到薛薛旁边坐下。
    “妳说吧,亲爱的,我会认真听的。”
    薛薛一噎。
    按理,罗驰现在接近完全恢复记忆,最近一个周末,她强制对方到医院又做了次详细的检查,虽然完整报告尚未出来,可医生也说他复原情形良好,原本堆积在脑部的瘀血渐渐被吸收干净,除却心理因素,已经没什么大问题。
    其实早在薛曼青第一次带罗驰到医院检查时,虽然罗驰脑部的确还有部分瘀血未除,但医生的判断也更倾向他是第一型的解离性失忆,简而言之,虽然受双重因素影响,然而他失忆的真正原因并非来自生理上的伤害,而是个体在“创伤”的自我防卫机制启动下创造出来的结果。
    这个创伤可能源于在帮派生涯中,经年累月下形成的巨大压力,也可能是在以为必死无疑之际,被生生活埋的恐惧。
    罗驰渴望逃离的念头太强烈,于是“受伤”反而成为一个契机,让他忘却前尘,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虽然解离性失忆在医学上有用催眠强制唤醒的可能,可在医生对她解释完后,薛曼青并未选择执行这个疗法。
    她知道医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作为罗驰曾经亲密的爱人,薛曼青比谁都更能感受到,相比起过去,现在的生活才是罗驰内心真正向往的。
    在他不必承担起守护一个人甚至一群人的压力后。
    这个认知让薛曼青十分受伤。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这重新得来的一辈子,她仍渴望救赎对方,却不愿再亲自去做这件事。
    因为已经失望透顶了。
    可现在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罗驰,既不像薛曼青记忆中无所不能的男人,也不像失忆后冷淡自持的男人,反而显得有几分跳脱,和……
    “油嘴滑舌。”
    罗驰听到了,却和薛薛刚才一样装傻。
    “妳说什么?”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6)
    “……没事。”
    重新将心情沉淀下来,薛薛开口解释道:“黄宏胜对薛曼青就像亲弟弟一样,如果他真的心存不轨,那大义灭亲或许还说得过去,可重点是他没有。”
    这也是最让薛薛难以取舍的。
    按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和黄从彦蠢蠢欲动却极力压抑的心思不同,黄宏胜是已经做出实际行动了,那薛薛自然也不可能用口头敲打就随意了事。
    可黄宏胜的确是一心向着虎帮的。
    他将虎帮摆在薛曼青甚至自己之前,所以才会在“察觉”薛曼青意图让虎帮改头换面,转换跑道后,在有心人的挑拨下,先入为主的认定了她的“背叛”。ρō①8U.)
    青年聪明,在网络和管理一块有着得天独厚的能力,然而或许是从前薛曼青将他保护的太好,就算后来松口让黄宏胜加入帮派,也希望对方能尽量不接触到阴暗、肮脏的一面,结果反而养出他骨子里一丝难得的天真。
    不过在薛薛解释过后,黄宏胜认错态度良好,提供的名单也给了很大的帮助。
    后功抵前过,薛薛才会想着给对方再一次机会。
    罗驰听完薛薛的话后,赞同的点了点头。
    虽然男人觉得自己是真心实意,可落在薛薛眼里却有那么一点敷衍的意思。
    她横了罗驰一眼。
    “不醋了?”
    “……就没醋过。”
    罗驰坚决不承认自己就是个如此小心眼的男人。
    薛薛狐疑的盯着他几秒,索性随他去了。
    “那你呢?”
    “什么?”
    “你那里进行的还顺利吗?”
    薛薛趴在椅背上,睡衣敞开的领子恰好露出漂亮笔直的两边锁骨,上头还有几滴滢滢水珠装饰着。
    秀色可餐的画面让罗驰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见男人又恍神,薛薛不爽的踢了下他的小腿。
    “问你话呢,别那么不专心好吗?”
    “唔,嗯,好。”罗驰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我这里没什么问题。”
    “也是,毕竟你都差不多恢复记忆了嘛。”
    “……嗯。”
    “杨柳儿那里呢?有什么进展吗?”
    提到杨柳儿,氛围立刻就变了。
    可对方是关键角色,马虎不得。
    “我让青竹伪装成学生,按照杨柳儿的课表进去旁听,跟踪了两个礼拜,总算有点收获。”罗驰的面色凝重。“她的确有跟何全接触,不过除了何全,青竹还回报有几天杨柳儿一到放学时间就有一辆黑色奔驰会来接她,不过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后街的转角。”
    就是知道罗驰派了青竹盯着杨柳儿,薛薛才会让老许去执行其他任务。
    同样作为女性,青竹在一些场合会更方便些。
    “你有答案了对吧?”薛薛仔细观察罗驰的表情。“那辆奔驰的主人是……”
    “龙傲。”罗驰双腿岔开,上半身往后一躺。“就跟妳猜的一样,是龙傲没错。”
    薛薛毫不意外。
    若说上辈子的罗驰是个悲剧的反派角色,那杨柳儿和龙傲无疑就是被世界钦定的男、女主角。
    在这之前薛薛摸不准两人拿的是什么剧本,现在想来估计是虐恋情深那一挂的,而罗驰,就是推动他们感情线的重要人物。
    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如果老帮主真的和罗驰说过“可以去向龙傲寻求协助”这样的话,那么龙傲并没有非置罗驰与薛曼青于死地的理由,所以薛薛一直更倾向是有人用龙傲的名义借机行事,意图让虎帮和龙帮完全撕破脸,或者是进行个人的复仇。
    可后来薛薛想到另外一个可能。
    依照薛曼青的记忆还有自己这些日子来搜集到的情报,无一不显示龙傲是个十分狡诈而且多疑的男人,诸如何全这样的人物要想在他手底下瞒天过海的干大事几乎不可能。
    所以,后来夺走薛曼青性命的那场绑架案,恐怕是已经喜欢上杨柳儿的龙傲顺水推舟做的一个局。
    一石二鸟,也考验何全的忠诚。
    至于虎帮,横竖罗驰并没有向他求助,他也不算违背了给老帮主的承诺。
    “男人的嫉妒心可真是一点也不会输给女人呢。”
    “……什么?”
    “啊。”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想法说出口的薛薛抿了下唇。“没什么。”
    “是吗?”罗驰奇怪的看着她。“我刚刚好像听到妳说什么男人的嫉妒心……”
    “……”
    薛薛头一次觉得爱人耳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听错了。”顿了顿,薛薛将话题转回正轨。“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杨柳儿之前和你提过的那件事……恐怕也是半真半假,至少,你得考虑她和龙傲并非完全是一方强迫一方,而可能是两相情愿的可能。”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纵容她(1v1 出轨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