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世界八、同桌的他(09)

世界八、同桌的他(09)

    向青巧面红耳热的转回去了。
    薛薛想这大概就是青春的一部分。
    肆无忌惮,却又青涩懵懂。
    可以有最柔软的善意,也可以有最粗暴的恶意。
    “和我无关?”
    冷不丁的,苏向楠的声音从耳边溜过。
    薛薛中止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偏过头看着他。
    少女的杏目黑白分明,不大,却有着漂亮的弧形,当她专注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有种全世界都被藏在她眼底的微妙错置感。
    苏向楠的喉结几不可见的滚了滚。
    同时,他的眸色却是暗了下来,像是盯住猎物般,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妳怎么知道的?”
    “什么?”
    “我母亲的病。”
    果然。
    薛薛方才就是在赌,赌苏向楠没有真的睡着,赌苏向楠在听自己和向青巧的对话,赌苏向楠……远远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漠不在乎。
    他将自己藏进了保护壳里,躲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试图佯装出无所畏惧的模样,既然如此,薛薛就把他拖出来,让他看看这个世界,感受阳光和微风,用事实告诉苏向楠,不是每个悲剧都是注定。
    人是有机会改变的。
    前提是你自己不放弃。
    这大概也是薛雨想和苏向楠说的,或许她用错了方式表达,也或许她说了,只是苏向楠没有听进去。
    手腕突然被抓住。
    薛薛抬眸,注视着男生。
    “我在和妳说话。”声音淡淡,透着股压迫感。“不要恍神。”
    薛薛在心里啧了声。
    这臭脾气。
    得改。
    “薛雨……”
    “我喜欢你叫我薛薛。”薛薛及时打断苏向楠的话,人也朝他靠近了些。“记住了吗?我们都是上过床的关系了,怎么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吧。”
    薛薛笑眯眯的,像恶作剧的孩子,带着狡黠和得意。
    上过床这几个字在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女生提到了。
    苏向楠不能理解她怎么能把这几个字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来,彷佛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大概是与少年本身气质形成的矛盾,薛薛觉得苏向楠怔怔的模样有点儿傻,有点儿好玩。
    一念之差,她伸出手,戳了戳对方的脸颊。
    出乎意料的柔软。
    “听明白了吗?”
    薛薛的位置靠窗,阳光穿透玻璃打在她的脸上,镀上一层朦胧色彩的同时,彷佛往那对黑眸里洒了点点金光似的,荡漾出漂亮的光泽。
    “要叫我薛薛。”
    啪!
    苏向楠猝不及防打落薛薛手掌的动作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此时上课铃声刚打完,数学老师赶在最后一秒抱着上礼拜周测的一迭试卷走进来。
    数学老师是个严肃刻板的中年男子,不怒而威的样子十分有震慑力,是以上数学课时大家格外安静。
    也因此衬的薛薛和苏向楠发出的动静格外的大。
    鹰眼一扫,数学老师吼了声:“做什么呢?”
    “既然决定要回来上课就不要浪费时间。”待看清苏向楠后,他顿了顿。“还有半年多,努力一把还是补的上的。”
    谁都知道这话是在对苏向楠说的。
    毕竟高一的时候苏向楠就是数学老师的得意门生,后来苏向楠屡次逃学,班主任和年级主任劝了再劝都没用只能恨铁不成钢的放弃,只有数学老师还是锲而不舍的鼓励着少年,甚至多次言明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开口,他会尽量帮忙。
    无奈苏向楠油盐不进,我行我素。
    数学老师很是失望。
    不过此时见苏向楠重新回到教室来,不论原因为何,他都希望对方是想通了。
    前途重要,再艰难的关卡,总有过去的一天。
    闻言,苏向楠垂下眼睑,避开了数学老师的目光。
    数学老师见状在心里叹了口气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把大家的注意力给拉回来。χīаOsHцδUK.℃Oм
    “好了,现在开始发上周周测的试卷,按成绩来。”
    薛雨的名字很快被叫到,数学向来是她拿手的科目。
    和苏向楠一样。
    “这次周测考的不错,再接再励。”
    “嗯,谢谢老师。”
    当薛薛拿着试卷走回位置坐下后,苏向楠已经把手机给拿了出来,看着就不像是准备听课的样子。
    薛薛想了想,忽然伸手,把苏向楠的手机给抢了过来。
    “……”苏向楠的眉头皱起,看向自己同桌的眼神全是气恼。“妳做什么?”
    “嘘。”薛薛将手指抵在唇上。“你想再被全班注意吗?”
    “……”被威胁的苏向楠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把手机还来。”
    “不行。”拿了人家手机的薛薛理直气壮。“你好好听课,我下课就把手机还给你。”


同类推荐: 执念沦陷(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绿茶白月光女配的反杀(1v1 H 甜)纵容她(1v1 出轨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炙岛[校园H 1V1]魔王的子宫(NP)(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