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凑齐四个怪可以王炸 善恶并存的世界14

善恶并存的世界14

    瞿东向和鸣珂两人各怀目的,就这么认识了。不过瞿东向留了个心眼,她对鸣珂采取了不主动的态度,只靠着系统的帮助来了几次偶遇,偶遇的时候态度也是不冷不淡,瞿东向怕自己一举一动落入了其他几个大佬眼里。这个时候纹风冷躲在暗处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阴谋诡计,他修仙,是必须要遵守天地法则的,同一个时空,他肯定是没有办法近距离接触少年时候的自己。所以但凡有点端倪,鸣珂就要完了。
    相反鸣珂对她到是莫名热情,用他的话说叫做恩怨分明。之前他认错了人,对她态度不好,可她还以德报怨,替他包扎了伤口,所以她这个朋友,他交定了。瞿东向到底比鸣珂这小子多吃了十来年米,小子眼神里都藏着坏主意,想和她交朋友这种话,听了当成放屁。瞿东向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这坏小子到底在她身上打了主意,但因为这小子莫名的热情态度,总算给了她难得亲近机会。
    这日午后,骄阳似火,晒得人昏昏欲睡。瞿东向前一晚又被掩空来带到了房间,压在了床上被干了大半夜,光一个掩空来还不能要了她一条命,加上一旁躺着状似有心无力的则藏,就跟施了魔法一般,真是所到之处皆是高潮。
    尤其是昨晚,他埋在她双腿之间舔弄着肉穴,舔得还带出了令人羞愤的噗嗤水声,那舌头仿佛会灵活缩放,在她内壁处翻江倒海,双唇吮吸着两片阴唇,偶尔露出了獠牙,张口就在那翘立的阴蒂上轻咬一口,惹的她失神的乱抓对方那头毛刺的头发,双腿想要蹬开,又忍不住忘乎所以的夹紧,想要把点燃火苗的舌头留在更深处。高潮瞬间而来,瞿东向所有的呻吟声都被一旁揉捏自己双乳的掩空来吞入嘴中,掩空来的亲吻素来来势汹汹,搅入口中的舌头和身下肉穴的舌头遥相呼应,下面翻浪,上面翻搅,两个男人经过几次的合作,已经是默契十足,在床上把瞿东向肏的欲仙欲死。
    要不是则藏缩在明斋之身体里,而明斋之又是为了她而来才受的伤,瞿东向早已一拳招呼在对方脸上了。
    话说瞿东向脑袋快要砸下去的刹那,只听少年轻快的声音响起:“则夫人,你怎么又在偷懒?”
    自从鸣珂知道瞿东向在纹府的身份后,就张口则夫人,闭口则夫人的喊。虽然他这么喊也没有,可瞿东向总觉得鸣珂喊得时候带了几分调侃,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在其中。
    瞿东向半眯着双眼,随意挥了挥手,故作不甚兴趣的问道:“你这小子,又来找我做什么?”
    “这次可不是我要来找你,可是纹少爷要找你。”
    瞿东向半睡半醒,脑袋里把纹少爷叁字转了一圈,才一个激灵直起了身体,这回她看清楚了,鸣珂站在一人身后,对着她挤眉弄眼,而前面站着那人,白衣飘飘,正是纹轻孤。
    “纹少爷。”瞿东向一骨碌爬起身,从这几日在府里学到的规矩,有板有眼的请了安。对于这位犹如天仙一般不真实的少年郎,瞿东向心里还是有点怵的,尤其是她还在四百多年后见过本尊的尸体,更是令她心里膈应。
    纹轻孤静默了片刻,脖颈处一片滚烫,连耳尖都在发红,他下意识想要伸手搀扶起对方,可是伸出的手却被瞿东向恭恭敬敬的举动阻在半空,缓缓又收了回去,随后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声。
    瞿东向起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两个都是古人,可是鸣珂毕竟是后来的纹风冷,且不管真假,对方好歹是活着的。纹轻孤就不一样了,彻底古人,还是个作古的人,瞿东向对着死人自然是无话可说。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鸣珂眼珠子一转,打破了沉默:“纹少爷,半路碰到你不是说要问一下则夫人住的好不好吗?怎么不说话了?”
    纹轻孤没答话,到是瞿东向低垂着头,又一次恭恭敬敬的弯身应道:“感念纹少爷因我夫君外出,接妾身到府中小住。妾身在此住的很好。”瞿东向磕磕碰碰的在那咬文嚼字,其实她是平民,完全可以和鸣珂一样说着大白话,考虑到则藏好歹是纹家门客,多少有点学识,她只好学着不伦不类的来上一两句。错也无妨,平民百姓多不识字,没有那种文化水平。
    纹轻孤垂着眼,烈日当头,将地上的影子拉开一道锋利的样子,天气沉闷,似乎风雨欲来的前兆,一向待人如沐春风的纹轻孤罕见冷淡的回了一句:“夫人莫忧,吾无事惊扰,先行告退。”他话音一落,人已经转身离去。
    如此无礼的举动,瞿东向却不在乎。她又不是古人,不在乎这点繁文礼节。眼见纹轻孤走远不见了,立马拧起一旁站着的鸣珂耳朵教育道:“说吧,你打什么鬼主意呢?”
    “哎哎——痛——”鸣珂看戏一入神,耳朵被揪住个正着,手拍脚跳。把自己耳朵拯救出来后,他又带了几分戏谑问道:“多少姑娘家想见这纹家少爷呢,才貌双全,宛若天人一般,你见着了不高兴?”
    瞿东向没好气的白了鸣珂一眼,随手拿过一旁放着的枣子塞进了对方嘴里:“吃你的东西。这枣子是我刚摘的,好吃吗?”
    鸣珂也不客气,鸠占鹊巢的占了她的位子,边嚼边继续探究:“别想用吃的塞我嘴。你们娘们都口是心非,指不定看到纹少爷多欢喜呢。”
    瞿东向不打算和一个小屁孩将清楚大道理,她挨着鸣珂身边随意一坐,坐下觉得地方小,还用屁股拱了拱,示意对方过去一点,顺嘴道:“你都喊我是则夫人了。我一个有夫之妇,惦记人家贵门少爷做什么?”
    鸣珂在心里头冷笑,暗骂一声道:骚娘们,还有脸说。昨晚还偷偷去了那和尚房里,又被肏得一晚上。要不是他最近盯住了纹轻孤,也不会发现纹轻孤半夜不睡,居然暗藏和尚屋外听壁角,真他奶奶的刺激。
    鸣珂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瞿东向方才挪动的屁股,那屁股刚才轻蹭了一下他大腿外侧,一股陌生的痒感从下往上窜,令他心头一跳,再一次在心头怒骂:骚娘们,连小爷都要勾引。
    瞿东向根本没注意到身旁小屁孩子那点阴暗心思,她都快叁十了,旁边鸣珂年龄勉强过她的半数,要是在现代,有些恶趣味的小屁孩估计见到她都会喊一声阿姨了。
    “不惦记就不惦记呗。话说你前两天不是说弄了个好东西吗?”鸣珂尾音懒散的应着,并不打算穷追不舍。他本来也不是存了多少坏心思,只是纹轻孤这人特别的飘飘欲仙,让人看着就不爽快。难得逮住了仙人露出丑陋的一面,他乐在其中往里扒了看。
    “是啊。就等你来呢。”瞿东向眼睛一亮,等的就是鸣珂主动来找她。她这次前来,计划对鸣珂下手改造。当然不是宣教真善美,她自己也不是圣母。只是想让鸣珂感受到人世间有滋有味的事情,畅快吃、痛快喝,哪里比不上冷清孤幽,喝露水的修仙日子?只要鸣珂他自己不想修仙,这漫漫修仙路,只怕就此断送了。
    一听好东西,鸣珂来劲了,跳起类就催着瞿东向拿宝贝,两人你推我拉,这么一路朝着小院内走去,浑然不知不远处绿水环山的小景后面还藏着一人,正是拂袖而去的纹轻孤。
    假山之后的纹轻孤难得面色冷淡,嘴角沉沉下压,漆黑的眼瞳内透着一股又凉又火,难以琢磨的情绪。
    刚才过去的时候,那女人斜靠在石凳上,风吹衣摆,荡漾的纹路细腻而美丽,那双眼神半眯惺忪,透出几分缱绻,全部都是对着鸣珂的。下一秒看到他的时候,却如此僵硬,寡淡,一脸抗拒的神态。
    为什么?
    可以和别的男人随意亵玩,可以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看到他却如此拒之千里?
    思付到此,纹轻孤浑然不觉自己此刻的眼眸亮的惊人,黑的犹如夜间秃鹰,凶光毕露。
    同一时间,纹风冷隐匿身影,在半空中盘坐漂浮着,他靠近不了少年时候的自己,只能任由对方和瞿东向日益亲近。瞿东向那女人心思古古怪怪,很难琢磨究竟想要做什么,可是唯有一点可以肯定——和周围群狼伺虎相比,瞿东向对少年时候的自己并无恶意。
    当年他修仙的事情像是笼罩迷雾一般难以辨别,难道四百多年真的那么久,久到他除了知道自己夺了纹轻孤的一切外再无其他详细的细节。可是,纹轻孤却连半点修仙趋势也没有,他当年到底是怎么下手夺取的呢?
    他从怀中掏出一样包裹细致的物品,那是最上乘的道家心法,当年他从纹轻孤那里所得,一直修炼至今。这心法,纹轻孤到底当年怎么得到的?纹风冷一时有些茫然,向来淡泊一切的眉眼融入着云卷清辉之中,骤然生动起来。
    难道要他倒过来把经书传给纹轻孤?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同类推荐: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仗剑(gl武侠np)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