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 3.女王星

3.女王星

    〇

    莫鸢每天被精细地伺候着,几乎可以说是见风便长,没有几天就长大了一圈。

    白濑和其他侍从的照顾一如既往的精细,莫鸢只有偶尔在反光的天花板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时,才会想起自己从人变成节肢动物的些许苦闷——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的生物节律问题,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剩下的一点时间都用来观察这个与21世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居然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她怀春伤秋。

    与体型一起与日俱增的,还有她对这具身体的感知与适应力。

    似乎有一股能量在她的身体里涌动不息。自从变成甲虫之后出现在她背上的翅膀,原本几乎没有存在感,毕竟她被照顾得饭来张口,从来没有想到过还可以尝试着腾空哪怕一秒。但是现如今……她能感觉到那对纤薄的翅膀在骚动不安,只要她稍稍兴奋,它们就会轻微地开始颤抖,发出低频率的摩擦声——就好像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腾空而起了一样。

    注意到她的异变的不仅只有她自己。她趴在碟子前小口舔食某种花蜜的时候,白濑就一直在注视着她因为心情甚好而不断颤动的翅膀。

    ……是时候了。

    白濑冷眼看了一会儿,一只细小的飞虫顺着她修长的脖颈,从她的衣领中爬出来,稍作停顿,然后嗡地一声飞了出去。那声音太过微小,莫鸢沉迷美食,丝毫未觉。

    〇

    翌日。

    到了莫鸢应该出门遛弯的时间,白濑却迟迟没有动静。

    莫鸢诧异地看看这位“贴身侍从”。平时这位美人精准得堪比机器,毫无懈怠毫不偷懒,哪怕是面对数月如一日的来套近乎的其他侍者,她的回应态度也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变化。简直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保姆AI。

    今天……这是怎么了?

    白濑看着窗外,像是在等待什么一般静静地坐着。莫鸢向前爬了几步,瞅瞅白濑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再向前爬几步,如此往复一直爬到了史莱姆水床的边缘。

    白濑看似不曾注意这个角落,实则时刻恪守贴身侍从的职责,立刻把莫鸢抱了起来——莫鸢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几乎没有双脚着地的时候,不论是去到哪里,都有白濑充当人肉软轿。

    恰好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白濑怔愣了一下,稍稍扬声,“请稍等。”

    然后尽职尽责地把莫鸢安置在水床的正中央,安抚似的摸了摸莫鸢的背甲,才迎向门口。

    门外是两个和白濑穿着同样制式服装的侍从。白濑和那两人相互见礼,然后交换了简短的寒暄。

    莫鸢趴在水床上,撑起几只小短腿好奇地打量门外的两人。

    她们和白濑的制服制式十分相似,看他们交谈不难看出,应该是和白濑平起平坐的级别,没有太大的身份高低之别。就连容貌,也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也许是那眉眼间的沉稳可靠?莫鸢说不好。

    耳边飘来三人的交谈。

    “收到消息说殿下已经准备好之后,陛下那边就立刻开始准备相关事宜。现在启程的话,等白濑大人和殿下抵达女王星,理应一切准备到位。”

    “是。我知道了。陛下的状况可还好?”

    “陛下她最近……”

    莫鸢有的没的听了一耳朵,听到“启程”和“抵达女王星”等等字眼。

    莫鸢变成昆虫之后,失去了人类的声带。虽然也可以小打小闹地发出一些声音,但是完全没有办法和人类时发声的复杂度媲美。

    也就是说,她只能通过听取外界的信息——主要是白濑和别人的对话。

    她只知道,现在所有人都管她叫做“殿下”,这只虫子似乎还有着很尊贵的血统……但是她到底尊贵在哪里,她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是一只纯种猫狗的尊贵血统吗?

    还是世界仅存一只的斑鳖或者象龟?如果她死了这个物种就会灭绝的那种?

    可是就算是前世的斑鳖,生死存亡已经引起了相当广泛的关注,也没有达到她这种全员敬礼的程度啊……

    一般会给珍惜动物分封爵位的吗?

    ……

    莫鸢脑内思绪纷纷,一时间闪过很多想法和猜想,又被她一一推翻。她暗道糟糕。

    她上一世几乎没有收到过任何无理由的优待。她更相信生命中收到的每一份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现在这些看起来组织性极强的人,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她不过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甲虫——有可能还不是成体,只是一只若虫,甚至幼虫。她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被昆虫这种“低等生物”的生物节律所影响,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居然完全忘了打探自己的处境,只顾得无止境地吃吃喝喝,还一度为万人敬仰的崇高地位咋舌不已沾沾自喜……

    这是完全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腐蚀了啊!

    莫鸢不安地挪动两步。不知道现在开溜还是否来得及……

    她当了这么久的虫子,大概也对自己的食谱有所了解。如果现在溜走,这颗星球植被丰富,或许还可以自力更生地活下来。

    谁知道到了那个女王星……会不会是荒芜一片,根本就不适合她这只小虫子生存?

    女王星……听起来规格就很高,也许警卫也会比现在这颗星球严密很多,那时候如果想跑就更是为时已晚。

    怎么办……

    “不好!”

    门外的其中一名侍从突然面色大变。白濑几乎是同时,飞快地回过头去——

    原本乖顺地躺在水床上的虫形生物,身形突然膨胀了一大圈,同时还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高热。它身下的史莱姆水床无法抵抗高温,以它为中心一边坍塌一边燃烧。

    它的翅膀、甲壳、钳状口器都开始剧烈地咯咯作响,鞘翅似张未张,一对突出的复眼更是鲜红得像是要喷出火来。

    “大意了!原本听说这一代的预备役女王几乎没有攻击行为,接触了外界环境这么久,也从未有过应激迹象!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陌生侍从咬紧了牙。

    “历代的预备役几乎没有在这个时间点应激的!按照理论来说……明明她已经认同周围的环境是安全的,为什么?!”两名陌生侍从飞快地关上房门,和白濑一起盘踞住了这个房间唯一的入口,以防那只失去理智的甲虫逃逸。

    “我们大意了,不知道是什么因素突然让殿下感到这么强烈的不安……以为不会再出任何差池,就没有在今天的食物中加入催眠物质。”白濑握紧拳头。“现在只能取用抑制剂了……总比殿下真的出了什么差池要好。”

    两名侍从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同时读出了心惊。

    但此时也已经别无他法,那只虫形生物已然开始异变加速,原本只能说是精巧的口器在高温燃烧中加速成长,原有的外骨骼燃烧、脱落,高速新生的崭新骨骼硬度更胜一筹,同时也更大更锋利——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变成新鲜出炉的行走兵器。

    两人下定决心,互相拉住对方的胳膊,同时用力——

    〇

    “臣有事相告——”

    厚重的门扉这面,是衣着整齐捧着通讯虫,冷静自持的女性侍从。

    而门扉背面,却充斥着体液的味道、淫糜的空气和男女痴缠的喘息。

    铺满整个房间的棉绒织物中,伸出一条白生生的胳膊——上面还留存着激情后的红色印记。

    女子试图支起身子来,只可惜除了侍儿扶起娇无力的娇弱,从她身后又揽过来一只男性的手臂,环住她的脖颈,将手搭在那丰满的浑圆上方,若有若无地挑逗着,险些将这妖娆的女子再次拉倒在床榻上——也许这正是他所求。

    女子扫掉男人的胳膊,最终仍是支棱着坐了起来,勉强维持着听臣下报告的姿态,只可惜那男人不肯如了她的愿,干脆也坐了起来。

    他微长的前发遮住了面容,但单看那凌厉的下颌线和高耸的鼻梁就可知他容貌不俗。却是这样的男人,仿佛失了神智一般,誓要将这女子再度拉入情欲的漩涡。

    女人被咬住耳垂,难耐地呻吟一声,半推半就地用手去套男人的性器。男人得了乐子,终于不再折磨女人,牙齿叼住女人精巧的耳垂厮磨,又改为吸吮,最后像是求食的幼犬一样开始舔舐女人优雅的颈侧,喘息声像是蛇一般缠绕在女人的耳边,勾得下体不禁又变得流水潺潺。

    女人敏感难耐,却还记得要听正事,就维持着这样淫糜的状态,宣了属下的侍从进殿汇报:

    “进,进来吧——”

    侍从平静地走进来,先是单膝跪下行了一礼,随后就维持着单膝跪下目不斜视的状态,描述了刚才的突发事件。

    ……

    “……由于殿下突然的应激反应,前去接应的令和洛紧急使用了血源抑制剂,目前状况已经稳定下来。由于抑制剂的作用,殿下现已陷入昏迷。绿植星驻扎的侍卫已经对殿下进行了稳定处理,现在白濑带着护卫队护送殿下一同,正在向女王星赶来。”

    女人听过汇报,终于不再沉迷于玩弄男人的性器。手指划过男人的龟头,满意地听到耳边传来男人克制的喘息声,她从湿漉漉的马眼处挑起一丝液体,媚眼如丝地送入口中。她面上残留着媚色,可是眼神已经渐渐清醒。

    “啊……这孩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女王轻轻一叹。

    “陛下又何须烦忧?”在她颈侧不断舔吻的男人这时终于愿意抬起头来,“这是历代女王体内自带的自我保护机制啊,没有应激反应保护……幼小却责任重大的王虫如何活下来呢?这是保护我一族存活至今的……救命法宝啊……”

    男人一边轻声叹息,一边又去低下头噙住了女人嫣红的乳首,最后一句话含混不清,“唔……横竖殿下已经平安无事……何必扰得陛下凭空生出这么多担忧……“

    总归她化形时会见到的……

    现在还是做些令人开心的事情吧……

    =======================

    作者有话说:

    变人进度条(1/2)

    现役女王大人出场啦(哼哼

    终于有点香艳场面了   天知道我为什么布这么大的局???

    我不就是想炖点肉肉吗???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末日生存法则(NPH)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