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菊氏(帝王X臣妻) 26帝王之怜(微H/菊氏痴傻/梁氏暗谋)

26帝王之怜(微H/菊氏痴傻/梁氏暗谋)

    宫女端着燕窝鸡茸粥并几品小菜,匆匆迈进殿门,御前的大宫女连忙打起竹帘,内室早有嬷嬷等着,接过托盘,端到了帘幔外的紫檀桌上。
    “直接端进来吧。”
    嬷嬷小心将那盅粥品盛进玉碗,遂弓腰小步,奉入内间。锦帝接过,先勺了一口试了试粥温,又递回嬷嬷手中,这才转过身,掀开被子一角,对瑟缩在龙床角落的人道,
    “肚子都叫了,阿姊乖,少少吃上几口,好不好?”
    “呜、呜呜……”
    瑟缩在角落里的人正是如今后宫中圣眷最浓的菊嫔娘娘。只是听闻锦帝如此柔声,她却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惊恐地扯起被子,蒙住了头,将自己裹了起来。锦帝并未在意她的失礼,反而宠爱地把她从角落捞了过来,剥去软被,露出了赤裸的身体。
    菊氏本就瘦弱的身子,因着胎儿月份渐大,越发可怜得触目惊心起来。
    “阿姊乖……”
    纵使如此,锦帝还是将那不断颤栗的阿姊抱进了怀里,轻轻摩挲过她的后背,菊氏抽泣了一声,下体却淅淅沥沥地流出了尿液。
    又失禁了。
    乾宫的宫人们似乎已习惯了菊氏的失态。宫人们上前,一拨宫人取来常备在侧的常服和温湿巾帕,拭去腿间残留的尿液,另一拨宫人则伺候起陛下更衣。寝殿气氛沉抑,透着一派诡异的岁月静好。
    那夜锦帝原是为着叫阿姊同左谦做个彻底的了断,却不想阿姊承受不住,竟生生晕厥了过去,醒来后便成了这番惊惧痴傻的模样。
    宫人们为陛下换好衣衫,自抱着换下的衣衫退了出去,连喘气都收着声——陛下最近面色不善,御前差事着实难当,她们并不敢再似往前那般,依仗着菊氏凑趣讨巧。
    锦帝上前,复将避无可避的阿姊揽回怀中,又向侍立在侧的宫人递了眼色,那嬷嬷便奉上粥碗,舀出一勺,喂至菊氏嘴边,
    “娘娘,稍稍用一点罢?”
    菊氏扭过了头。
    无论如何诱哄,菊氏都不肯张开口。嬷嬷也是那夜在场之人,自知娘娘如此是因为得了心病,只陛下不许太医医治,竟任由娘娘这样痴傻下去。菊氏素来待下人极为宽厚,嬷嬷虽对她有所管束,也都为她安身立命谋划,如今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很是难过。
    “陛下,请恕老奴直言,”
    思及此,嬷嬷终是未能忍住,放下玉碗,抹去眼泪,不顾陛下投来的冷冽目光,伏身行礼道,
    “娘娘如今这样,是……不好伴驾的,求陛下请太医给娘娘瞧一瞧……”
    锦帝端起搁在一旁小几上的玉碗,并未理会伏地不起的嬷嬷,只拿起玉勺,轻轻搅动碗中的粥食,勺起一口喂与阿姊,见阿姊惊恐避开,他也不恼,只抬起手,从大宫女手中接过手帕,细细将阿姊嘴角沾上的粥渍拭去,遂又勺起一口,喂了过去,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阿姊怎样都是好的,朕都会好生宠爱,只是劳烦嬷嬷多费心了。”
    虽肯定了嬷嬷的忠心,却也否了延医治病的建议,嬷嬷有心无力,也不敢再言,只得叩首谢恩退去。锦帝放下了玉碗,看着又瑟缩起来的阿姊,低下头,抬起阿姊的下巴,轻轻地浅吻起她的唇角。
    “乾宫……如何了?”
    灼华抬起眼,看向自家主子。菱花窗下,德夫人正借着日光,聚精会神地绣着婴孩小鞋上的桃花瓣,细细看去,那银线绣着的花蕊上根根都串了宝石珠子——虽算不得贵重,但胜在很费功夫,究竟心意难得。
    只是。
    灼华又忍不住替自家主子抱屈。
    那样得圣宠的菊嫔,怕是瞧不上娘娘这双寓意公主的小绣鞋。
    只主子规矩甚严,灼华虽心有想法,面上却不敢置喙,赶紧禀道,
    “据小厨房那边的消息,说最近菊嫔娘娘难伺候的紧,送去的膳食多半被退回了……”
    梁氏猛地一顿。
    “难伺候的是陛下……”
    她是向来听不得旁人说阿桃一句不是的。又听阿桃食不下咽,心里愈发着急,没几针手上就开始出错,竟扎了自己的手。她连忙放下绣绷,免得污了丝线,灼华瞧见,随即递上巾帕,以便娘娘擦去血渍。
    梁氏按住了指腹,转而问道,
    “宫正司的那位……可还中用?”
    灼华点了点头。
    宫正司的副使受过梁家的大恩,如今娘娘有事相求,自然愿意投桃报李,
    “那位很念老爷和大公子的好,据他说,那罪人自被陛下指给冠军、忠勇两位侯爷后,人人可欺,如今在宫正司生不如死呢……”
    血迹在绣帕上蔓延开来。
    梁氏看着帕上的血花,想着那负心人的下场,心里暗欢。待血止住后,复又拿起绣绷,怡然地继续勾起桃花瓣边。日光正好,鞋面上桃花灿然,繁盛已极。
    【渣胖的话】:
    虽然渣锦是鬼畜,但我们小德可是疯批~
    期待一下子鬼畜大战疯批嘿嘿嘿(唯恐天下不乱胖如是道~)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嫁姐(姐弟骨科、1V1)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如影随形逢莺为幸(民国先婚后爱)老师,再来一次淫液香水系统满朝文武皆绿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