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折春欢(高H) 24谁能满足你,你就和谁好

24谁能满足你,你就和谁好

    孔妙进去时,琴声正好停止。
    在座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有好奇,有惊艳,更多的是讥讽。
    孔妙先是手足无措地站了一会儿,而后想起此趟过来的任务,便把羞耻之心暂时抛去脑后,深呼吸一口气,挺了挺胸脯,往林承浪的方向走去,脸上挂着妩媚的笑。
    林承浪只当她是过来服侍的普通妓子,也没留心她。
    “哎哟!”忽然女人一个摇晃,柔弱无骨的,不偏不倚的倒在他怀中。
    “哎,你这女人怎么……姑娘小心。”林承浪瞥到那对饱满,硬生生地调转方向,伸手搂住她。
    掌下的肉感柔软而富有弹性,不由自主就抓揉了两下。
    孔妙立刻十分配合的颤抖了一下娇躯,又仿佛是羞的不知道怎么办好,水眸羞答答的:“林公子,您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对不起,对不起,是在下冒犯。”林承浪嘿嘿笑了起来,心里痒痒的也有些兴奋,嘴上说着对不起,手上却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其实这女人的姿色不过尔尔,若换了平时自然不会多瞧她一眼,可今天饮了酒,血气一阵一阵上涌,再加上此刻女人俏面含春,眉目含娇,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丰满身躯,顿时有一股想把这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
    “奴家给公子倒酒。”孔妙见他上钩,趁机在他身边坐下。
    殷勤地正欲倒酒,冷不丁的看见对面那张冷峻深邃的秀美面容。
    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但很快神色如常,贴身过去,对林承浪大献殷勤:“林公子,早就听闻您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奴家倾慕许久,一直都想与您来一场彻夜言欢呢。”
    林承浪对她垂涎叁尺,但碍于嘴皮子不利索,只能顺着她的话:“啊这,啊这,我也是。”
    不知道是谁抚掌两下,袅袅之声又再次悠然响起,众人的视线也不再聚焦在他们身上。
    孔妙端着一杯酒,笑眯眯地喂他:“方才若非公子出手相救,奴家可就出大糗了。您赏脸喝一杯奴家的敬酒?”
    林承浪从善如流的喝了,笑得一脸淫邪:“喝得喝得,只要是你喂的酒,本公子都愿意喝,不管是敬酒还是罚酒,合卺酒也照喝不误。”
    孔妙知他偏爱嫩雏儿,于是硬装也要装出一点羞涩之意来:“公子好讨厌,羞煞奴家了。”
    林承浪见她清纯羞涩,同时又带一点风骚,舔了一下嘴唇,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搂着她重重亲了一口。
    孔妙对这种粗鲁行径习以为常,笑得极妩媚,捶他胸口:“公子真讨厌,这么猴急做什么。”
    柳青青瞥了瞥傅春聆,见他脸上虽然是笑着的,可一点情绪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的下一个动作,就是要手中的茶杯掷在地上。
    然而他始终没有动作,只是端坐在那里。
    柳青青恨得咬牙切齿,方才她还和傅春聆如胶似漆,可这贱人一来,傅春聆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仿佛自己坐在这里,就是个多余的。
    她不明白,自己哪里比不上这种只会张开腿伺候男人的下贱货色?
    白日里衣冠楚楚的君子们,此时几杯黄汤下肚,马上现了原形,都搂着怀中的温香软玉耳鬓厮磨,胆大一点的已经伸进女人衣裙里做着各种放肆的动作。
    林承浪望向孔妙的目光越来越放肆:“你平时接客都穿成这样?”
    孔妙偷偷去看傅春聆,见他正与旁人谈笑风生,全然没注意自己这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着心底的失落与酸涩,跟林承浪周旋媚好:“不瞒公子,知道您今晚会来,奴家便出奇制胜想了这个法子,想让您注意到奴家。您瞧,奴家这法子可好使?”
    林承浪凑过来低笑道:“小东西,真是聪明。”
    呼出的热气扑过来,孔妙强忍着恶心,用胸脯蹭着他的手臂:“公子,要不要去奴家房里继续喝?”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
    “买你一夜多少钱?”林承浪问这话的时候,鼻息有点重。
    孔妙抿嘴笑道:“奴家很便宜的。”
    “走。”林承浪揽住她的肩膀,十分猴急的就要把人带走。
    成功了?孔妙大喜,正要起身,忽然肩膀一沉,又被按回了座位上。
    “酒还没喝完,二位要去哪儿?”
    孔妙蓦地心头一跳,抬起头。
    傅春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嘴角含了一缕微不可见的笑意,居高临下地看她。
    他虽然笑着,但孔妙却莫名感到了一丝寒意,有些害怕,可转念一想,自己和别的男人去做什么干他屁事,她干嘛要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于是定了定心神,笑道:“王爷这话问的,寻欢作乐之所,孤男寡女能干什么?”
    说完又要站起来。
    可傅春聆的手搭着她的肩,纹丝不动,令她动弹不得。
    掌心温度滚烫,几乎要透过布料,将她的肌肤给灼痛。
    孔妙看见柳青青的目光如刀尖一般狠狠逼过来。回想起遭受过的毒打,心有余悸,咽了咽口水,强颜欢笑道:“傅王爷,方才林公子已经点过奴家的牌,您若也想点,今晚怕是没机会了。”
    “你是为钱吗?”傅春聆薄唇紧抿,半晌道,“你若只为钱,本王也可以给。”
    孔妙愣了愣,道:“这不合规矩。奴家虽卖笑风尘,但也知道凡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
    “先来后到?”傅春聆凌厉的目光落到她脸上,看她两眼,竟是勾唇笑了笑,“是谁说,本王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孔妙此刻真想给他一巴掌,就知道拖她后腿,这种话怎么能当着柳青青的面说?还嫌自己挨的打不够多吗?
    果然,柳青青看她的眼神更凶狠了,在座其他人也是神色各异。
    孔妙道:“难道王爷想插队不成,还是你要一起来?”
    傅春聆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道:“承浪兄,你意下如何?”
    跟傅春聆两个玩一个,林承浪哪有这胆子啊,连忙笑得十分狗腿:“我怎么敢跟王爷抢女人,王爷您先请,您先请。”
    傅春聆朝孔妙勾了勾唇。
    “我不愿意!”孔妙紧紧抱住林承浪的手臂,她今天一定要把林承浪睡到手,不然柳青青不会放过自己,“奴家觉得林公子英武强壮,十分有男子气概,在床上也定然勇猛,奴家就喜欢这样的男人!”
    傅春聆的笑,僵在了脸上。
    林承浪的笑,变成了恐惧。
    “不识好歹的女人,”傅春聆被当众驳了面子,骤然沉下脸色,“本王倒要看看,今晚哪个不长眼的敢碰你!”
    孔妙毫不示弱的道:“碰过我的男人多了,要不王爷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
    林承浪眼见局势不妙,立刻捂着肚子说:“哎哟,在下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王爷,恕我不能奉陪了,告辞!”
    说完脚底抹油,溜得那叫一个快。
    孔妙:“……”
    傅春聆细长的眸子眯了起来:“谁能满足你,你就和谁好,是不是?”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傅春聆猛地把她搂过来,细长的眸子眯了起来:“别找其他男人了,不论是身体还是银子,本王一个人就能满足你。”
    孔妙又窘又羞,急忙想从傅春聆的怀里挣脱出来:“王爷想嫖,我还不愿意卖呢!”
    “为什么?是本王上次没让你满意?”
    “不、不是的……”
    “那你为何还要找别人?”
    孔妙心慌意乱:“因为、因为林公子……”仓皇间看了柳青青一眼,见她脸色铁青,一副要把她千刀万剐的样子。
    “和林公子,定不及与本王,”傅春聆勾起她的下巴,用那种诱惑的嗓音说,“你不是也很喜欢吗?难道你忘了那天,本王是如何让你心花怒放,不能自持的?”
    孔妙冷汗涔涔,极力想要避开他的目光:“不要再说了,我一点都不喜欢……”
    “不喜欢?”傅春聆轻轻嗤笑出声,“不喜欢你还搂着本王,喊着“用力”“快一点”,你倒是痛快了,把本王累得够呛。”
    孔妙直觉得脸上要烧起来,羞愤道:“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傅春聆冷冷道:“你都是这么口是心非的吗,用不用本王再帮你好好回忆一下?”
    “王爷,放开奴家,求你了。”孔妙羞得面红耳赤,“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也知道有人看,”傅春聆不但没有放开她,还故意作弄似的猛地用力,把她抱的更紧了,俯身凑到她的耳畔,咬牙切齿道,“小妖精,你穿成这样,不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吗?”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嫁姐(姐弟骨科、1V1)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如影随形逢莺为幸(民国先婚后爱)老师,再来一次淫液香水系统满朝文武皆绿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