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折春欢(高H) 17(下)真想把你插烂𝔭ō18aв.cōМ

17(下)真想把你插烂𝔭ō18aв.cōМ

    “啊~公子?”
    池清修用力把怀中这一团柔软颠了颠,低头一笑:“春宵苦短,不要浪费。”
    孔妙凝噎。这个白日里温柔清肃的男人,关起门来却坏极了。
    池清修也想惜香怜玉,可不知怎的,一挨上这女人,就控制不住的发起狠来,对这身子真是说不出的爱不释手。
    孔妙痛得“嘶”了一声,不明白才几天不见,这人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小心翼翼地回应着他,生怕一个不满意就兽性大发把她给撕碎了。夲攵jǐāňɡ洅põ⑱ga.čõ㎡韣鎵更新僆載 綪収藏蛧阯
    池清修边吻边压在她的身上,同时伸出一只手去解她的衣带。衣裳顺着白嫩的肩膀滑落在了床上,满床凌乱。
    嫌床上的衣服碍事,大手一挥,一下就将它们扫在了地上。
    “平时看公子温柔,怎么一到这个时候就跟个流氓似的。”
    “那妙妙喜欢平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孔妙道:“只要是公子这个人,奴家都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真的?”
    身娇软热,一抹轻薄小衫将里头的雪峰清晰勾勒出来,盈盈满满,就像一对熟透的桃儿,勾着人去揉、去捏、去咬。
    她的眼神也好似春波泛滥。
    慾念顿时被勾起,池清修喉头滚动了一下,浑身烫热,下面的分身又肿胀了几分。
    “是喜欢公子的人,还是喜欢公子的大肉棒?”
    优雅如他,竟然也会说这种大胆煽情的话来。孔妙忍着羞臊,不觉红遍两腮:“公子问的这是什么话,羞死个人啦。”
    又因为被他压得难受,伸出手推了推他,小声说,“公子,今日奴家有些不适。”
    “妙妙,我此刻想要你,你先忍忍好吗?”
    她原先确实想勾搭池清修,可现在也不知怎么了,心里充满了难以言述的纠结感。她真的无法在跟傅春聆缠绵之后,又立即转投他人怀里。
    池清修不知她此刻的心思,但见这么会儿功夫浑身已出了一层细汗,却仍咬牙强忍,伏在孔妙耳边低着声哄她:“莫怕,我不会弄疼你的。”
    孔妙红唇半张,没有说话了。
    “让我要一次,就一次,好吗?这样两个人都能舒服。”口中说着,大手揉上女人的胸乳。
    “别~不可以……”孔妙拼命摇着头,眉目间虽纠结与痛楚,却分明的泛着迷离情欲。
    “卿卿吾爱,给我吧。”
    宛如夫妻间的亲昵喁语。
    手中的动作秒秒间已然从生涩变熟稔,才在左乳摩挲着,忽然的又晃到了右边,到了后来,不再满足这样隔着衣服,轻轻扯掉她的肚兜吊带,褪去最后一层遮挡,池清修再也按捺不住,俯身含住了一只乳尖,手上则握住了另一团美丘,尽情的揉弄起来。
    虽然浑圆丰满,但极为坚挺,没有一丝下垂,反而略有些上翘,十分的有弹性。
    “啊,啊~”
    那火辣辣的热穴被狠狠一刺,痛与满足交缠得她再说不出话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声连自己听了都觉羞耻的浪叫。
    池清修手上进出的动作更加用力,随着紧穴被越扩越大、越扩越深,那里头的水冒得越发汹涌,顺着指头汩汩蜿蜒到手腕。
    “要死了,唔唔,要死人了的……”此刻的孔妙媚眼迷离,身子微微颤栗,拼命的喘着气,玉乳因为男人的动作不停的疯狂颤动,芳心都开始颤抖了,全然便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风骚模样。
    尤物一般,池清修真是爱极了她这风骚又娇羞的模样,拔出手指,顺势抽出腰间物事插进去,就这样贯穿了花穴。
    蜜液从阴茎和小穴的缝隙流出,两人的交合处湿得一塌糊涂。
    “啊~”
    耳听着她口中越发奇怪而痛苦的叫唤,池清修以为自己弄疼了她,调了调姿势:“这样可舒服?”
    “公子,动一动……”
    池清修试着动了动。
    “用点力!”孔妙羞赧妩媚,娇喘吁吁,不满足似的舔了舔唇。
    池清修把女人翻过身背对着自己,同时屈起一条腿,以膝盖顶开对方的腿,双手撑在她耳边的两侧,随即腰部用力,开始狠狠操起穴来。
    “慢点,慢一点,求求你了……啊~”
    屋内的床板被摇得嘎吱嘎吱作响,连带着散落下来的床幔也颤颤摇曳。
    池清修一边肏穴,一边忍不住笑喘出声:“又要用力,又要慢点,有点难度啊,不如卿卿自己坐上来动,如何?”
    情迷意乱间,孔妙的脑海里倏忽闪过一双俊美轻佻的凤眼,她幻想着此刻正伏在她身上冲刺的人是傅春聆……这个旖旎的幻想刺激得她一阵芳心乱颤。
    哧,孔妙你真是下贱极了……心底里嘲笑着自己,那堕落却越发彻底了,口中吟吟哦哦,每次插入,臀部也迎合般地一挺一挺。
    香汗淋漓,身体交融,帘帐下一片春色。
    女人的娇喘就像催情剂,带给池清修莫大的欢愉,抓起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大抽大干起来。
    一阵阵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淫靡美感。
    “卿卿,你下面流了好多水,听到了吗?一直在响呢。”
    “因为、因为公子插得太好了,太舒服了……”
    池清修腾出手来一面把玩着她的丰满,一面深深进入到玉体之内,在那强烈的快感刺激下,他微微喘息着,语气也沾染了情欲的味道,声音沙哑又性感:“你果真是尤物,教我欲罢不能!”
    “公子啊,奴家,啊……嗯嗯,被你弄得受不住了,啊~”
    池清修在幽谷沟壑里尝到了欲仙欲死的极乐,哪里肯停下动作,用力将她的双腿又拉得更开了一些。
    “真想把你插烂!”
    好看的薄唇说着暧昧下流的话,
    “卿卿,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公子要去了?”
    “嗯。”
    男人的喘息变得急促起来,加快速度。很快,那分身猛烈跳动了几下,浓浊的液体喷薄而出,全部释放在了女人体内。
    好不容易捱到结束,孔妙眼含薄雾,眉头紧紧的蹙起来,一脸痛楚。
    接连遭受两场,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麻的,双腿抬也抬不起来,控制不住的直打颤。
    池清修脑中闪过一片白光,闭上眼仰着头,等待高潮的余韵过去。
    闭眼了一下恢复过来,又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睁开眼睛,低头看到眼前的景象时,顿时吓了一大跳。
    女人面红耳赤的抱着被褥,蜷缩着躺在床上,仿若一只受伤的小兽。鲜血从臀间一股一股流下,片刻就淌了一床。
    池清修生平第一次知道,女人也是会被“做死”的。不禁心惊肉跳,简直担心她就此死过去,幸而扒开被子一看,心下就全然明白了。
    “奴家来葵水了。”竟被他看去了自己这样不堪的样子,孔妙便自惭形秽,又羞涩又慌乱。
    池清修点头,温柔的安抚她:“你别动,我去打些水来。”
    打了温水,绞了帕子,帮她擦拭身上血渍,又拿了套衣裳来替她换了,床单被褥也全部换掉。
    做完这一切,池清修抱着她重又躺回床上。
    “辛苦公子做这些。”孔妙眼珠泛红,小声的羞赧道。
    池清修低下头去瞧她,见她一张俏脸儿透红如染,身子微动,将她揽到怀里,吻了吻她的眉心,温柔道:“怪我孟浪急迫了些,那里很难受吗?”
    孔妙柔顺的把头靠在他胸膛前:“头两天会难受,不过喝点红糖水就好了。”
    “那便好。”池清修放下心来,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孔妙问道:“公子今晚要在这里过夜吗?”
    池清修抓着女人的盈盈小腰,轻轻揉按起来:“陪陪你,等你好些了我再走。”
    说着往她手上放了一个东西。
    手心冰凉一片,孔妙低头一看,见掌心多了一对精致好看的珍珠耳坠,珍珠柔泽光润,一看就不是寻常物。
    “喜欢吗?”
    孔妙眼睛发亮,立刻不觉得疼了:“喜欢。”
    池清修笑着说:“喜欢它,还是喜欢我?”
    孔妙靠在他胸前,倾听着他的心跳,闭上眼睛:“公子,你真好,奴家喜欢你。”
    那样子又荏弱又安静,池清修拥着她,不禁心中可怜她,柔声道:“以后我多来看看你。”
    孔妙前半夜卖了大力气,身体娇慵无力,此刻昏昏沉沉,含糊的应了他一声。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嫁姐(姐弟骨科、1V1)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如影随形逢莺为幸(民国先婚后爱)老师,再来一次淫液香水系统满朝文武皆绿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