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作为替身 番外:黎家大少奶奶的日常

番外:黎家大少奶奶的日常

    成秀的娟娘子自从嫁入了皇商黎家之后,肚子很快就大了起来……顿时所有来往的商户和亲友都get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但是私底下的反应却有点两极化。
    一端则表示这等伤风败俗行为非常不可取,堂堂皇商居然家风不正,有辱皇家代表身份:为首的则是一直都看黎家很不爽的丞相,据说有那么点因为想要把弟弟的娘家那边的舅舅捧上位成皇商结果却被黎家死死压着而恼羞成怒的。另一端则表示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十年的不离不弃终于打动了霸气娟娘子的心呀、孩子都有快三个当然快快结婚快快一家团聚难道还在外面丢人现眼吗之类之类的:为首的则是当初黎镇原巴关係巴来的钱礼部尚书陈家老爷,而这一端的人实力十分庞大,因为当初前礼部尚书陈家老爷在成为礼部尚书之前可是皇家的夫子,教的学生不是皇家就是权势很大的官家,并且春风化雨非常深得学生们的心,教出来的学生还一个个十分成才,有着皇帝御赐的匾额为证,在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也是他的老师呢!
    两派人马都很强大,都老对手了,经常在朝堂上相互嘲讽扯仇恨玩控场。
    「什么?那老糊涂居然弹劾你?荒谬!朝堂之上居然弹劾一个皇商!」陈家老爷气得鬍子都不小心揪掉了一两根,揪疼了自己结果更加生气了,「这等事情怎么可以搬到朝堂上说?真要投诉也是找宫内大总管啊!荒唐啊荒唐,朝堂之上岂可如此儿戏!」
    黎镇原只是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在外人眼里是文质彬彬,但在熟人的眼里其实有点傻,「爱弹劾便弹劾吧,黎家也不只我一个儿子,真不满我继承皇商那我弟弟来也称,我当他帐房就行了,这样一来空出来的时间就多了……」
    「怎么连你也糊涂!」陈老爷气得把折扇就往黎镇原头上敲去,「那老傢伙分明就是想插手内宫财务,浑水摸鱼要摸走上贡!也是你们黎家够清明才能够做到现在,否则……还记得从前被抄家流放的那个皇商吗?」
    「小侄自然记得。要不是那个蒋家贪赃枉法,黎家也不可能成功上位。」黎镇原叹了口气,「只是,小侄新婚嘛,娘子现在怀了,脾气越显了,偏生小侄又要开始巡铺……真怕回来的时候娘子直接跑得没影踪了呀。」
    「……所以,你苦求了十年才把娟娘子求来,是真的?」
    黎镇原笑而不答。
    从他使计把冯玉娟娶进门开始,他就知道必定会有各种舆论,而他也知道她最烦这种东西,所以早就派人在民间宣扬,到后来越演越烈,连说书先生都开始给他和她的故事说段子了,虽然是一个和事实相差很远的故事:话说当年黎家大少的商队遭遇劫匪时,某个大侠路过相救,因而黎家大少就对该位大侠带出来的女儿一见钟情,却错失了相识的机会。等黎大少再一次遇见这柔弱的少女时,父母俱丧的少女给他带来了父亲的遗愿,希望能见到父亲的武功在黎大少身上发扬光大。黎大少趁机把少女留在了庄子里,试图日久生情,却不想少女是个硬气的,在觉悟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是不可能保护自己之后,反而自强自立地习武起来,拒绝了黎大少的情意。不过到底少男少女日夜相对,练武的时候又偶尔有点肌肤之亲,一时迷惑就顺势成事。黎大少趁机提亲,却没想到少女自觉配不上黎大少,所以誓言不创出一个名堂就绝不嫁进黎家,接手寂寂无闻的成秀衣铺之后,在短短数年之间居然成功把成秀变成了一个街知巷闻的品牌。最后,在黎家大夫人的劝说之下,当年的少女,现在的娟夫人虽然觉得成秀依旧不足以摆上檯面,但总算松口答应嫁进黎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
    当玉娟抱着肚子在朝旭城开了一家成秀分号时听到这个说书段子,满头黑线之馀更是啼笑皆非;最好她真的这么励志,自强不息好拥有能够匹配夫家的身份!
    她现在还只是两个小店铺的头家娘,成秀虽然已经打响了名堂成为了一个品牌而不是单单一个店名,但终究成名的时间太短了,绝对比不上黎家这个成了六十年的皇商……但某种程度上,身份还算是匹配的,毕竟一个黎总裁,一个冯总裁,都是总裁不是吗?
    成亲时她真的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怀孕的症状有几种,最通常就是作呕嗜酸,但也有一种孕妇,怀孕的时候不会作呕,但是会非常嗜睡,是那种坐着聊天聊到突然间累了就会睡着的那种。她就是嗜睡的那种孕妇,所以那段时间她根本没办法理会别的事情,清醒的时候就抓紧机会处理成秀甚至排好接下来数个月的策划,连她把自己嫁了也是嫁过去了好几天之后才真正醒觉自己是「嫁了」……
    为此黎总裁手臂上多了很多瘀青,让黎总裁既是哭着,却也是笑着,这点闺房之乐倒是外人不知道的。
    怀孕症状没这么严重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朝旭城黎家内厅里,和二弟妹(黎二少奶奶)再带着三妹(黎家唯一的小姐)管家。摸着账本的封页,她只觉得这个「黎家内部管理顾问」真的很麻烦,工钱少还不止,做得好人家认为应该,做的不好还是被骂的那种,而且应酬还特别多,关係处理不好到时候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就糟糕了。而且黎家正房还好,因为没有妾室所以关係网相对来说简单,但是黎家二房却不一样,妾室有三个,还没加上先前斗倒然后横着出去的那个……身份上来说,那些正式抬进来的姨娘是长辈,她不可以无理,还没有分家她也不能够不理……完全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真不知道怎么有这么多无知少女为了嫁给有钱公子而「努力上进」!
    虽然黎家大夫人表示她依旧是成秀头家娘,所以管家这种事可以交给她身旁这个看什么都很天真的二弟妹,甚至大夫人现在还没太大年纪也还管得动,但是现在大夫人因为突然忽冷忽热的天气而病倒了,她能不接手吗?能吗?
    「大嫂?」二弟妹姓梁,所以是黎梁氏,是一个商家小姐,但是从小就被养得像一个官家小姐那样,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偏偏就很温柔一点气势也没有,要不是身旁有个奶娘和丫鬟护着,绝对被二房那边的姨娘给欺上头的。而三妹则已经订了亲,是一个米商家的公子,将来是米商夫人,所以该学着怎么管家了,这天跟来就是观摩的。
    玉娟叹了口气,开口就问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妇人,「管家娘子,这就是这三年来的账目是吧?」
    这个管家娘子在黎家已经二十多年,财政上都是她经手的,黎大夫人多的是管理风纪和规矩,在财务上是没多插手的,只是会例行检查看会不会有太大出入而已。所以,对于这个一上来就试图要夺走她财政大权的黎大少奶奶,她很不满……况且,二房有两位姨娘也因为多了个人来插手财政正不满呢,送了些好东西到她这里,让她拦下不再让黎大少奶奶碰到账本。
    「是,大少奶奶,老奴管了二十年的帐了,自问忠心耿耿……大少奶奶这是认为老奴行为不正吗?」语带讽刺地暗示玉娟疑心病重。
    「我什么都没认为,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还是刘大娘你觉得有什么不应该被我发现的,所以才这么说呢?」虽然不看宅斗文,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理解宅斗是怎么回事,所以玉娟只是淡定地轻啜一口香茗,「墨云,你来看看账目做得怎么样。」
    「好的。」对于陌生的环境还没有很适应的两兄妹除了睡觉以外,都寸步不离玉娟的身边,所以墨云听到她叫唤,马上就掏出自己怀里的小算盘,而雪云也掏出了她怀里的夹心炭笔和纸张递到哥哥手边,看着哥哥开始打算盘。
    刘大娘顿时觉得被侮辱了,「大少奶奶,小孩子家家怎懂得算账?管家可不是这等儿戏啊!」
    通常来说,被这种话挑衅了自然要反驳一两句来表示自己大少奶奶的身份态度什么的,但是玉娟很懒,所以真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她真不想理了,简简单单那她也方便交给黎梁氏,她去专心管理她的成秀就行了。所以玉娟没搭话,只是安静地喝茶,看得旁边的黎梁氏和三小姐也跟着淡定地喝起茶来。
    没有回应,自然吵不起加来,更加抓不到任何话语上的把柄,刘大娘顿时满肚子的话没办法发挥了,而她又不能够直接就这样撒泼,这等无理、目无尊卑在黎家是不可以的,黎大夫人的风纪管得可厉害了,家法同样厉害,让人闻之色变,嚐过苦头的僕人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而没嚐过的僕人光是看就觉得惊悚了。
    但,能这么顺利就退场吗?当然不能,因为这里是一个大家族,而大家族内部通常都会有问题,管理上没办法像她一手带起的成秀那么方便顺利;她在听见墨云在纸上沙沙写字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次不能够善了了。
    墨云也没细查,毕竟要一笔一笔账目去看的话绝对会花很久的时间,所以他只是抽样检阅了一些,但这样都发现问题了。所以很快地,纸张到了玉娟手里,而玉娟也没皱眉,只是吩咐让所有管理阶层的人都来这院子里报到,让一旁候着的管家有点惊讶,「大少奶奶,所有有份管理的人?」
    「对,包括大丫鬟,厨房的大娘,马厩的管事,全都找来,我有话要说。」
    好一阵子之后,所有人都到齐了,而表情各种各样,有忐忑地,有不明所以的,更有表示对这样低出身的大少奶奶觉得鄙视的,一些甚至开始「窃窃私语」,人一多起来场面看着就不好控制,至少黎梁氏就觉得很惊恐,连淡定都没法子了,表情也有点畏缩起来。
    她不禁看向依旧淡定的玉娟,为此时仍然不动声色的表情觉得佩服,并且深深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学习的对象。
    玉娟也没做什么,一手仍握着茶杯,目光却是冷冷地看着那些试图捣乱的僕人,作为一个总裁的上位者气势全开,把那些人看得不知不觉地放低了声音,到最后全场的鸦雀无声……她没说过一句话,但全场就因为她而安静下来了。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大少奶奶并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绝对不可以用对二少奶奶的方法来对新来的大少奶奶。
    玉娟扬了扬手上的纸,「一颗蛋,半吊钱?」
    僕人当中就有人抖了抖,但不发一声。
    「一捆柴,半吊钱?」玉娟没理会他们,直接念了下去,「马草一斤,半两银子?木匠修门,二十两?冬衣一件十两?三妹子的月银五十两,二婶则是八十两,但二房的姨娘们月银一个月支四次,每次一百两?娘是官家出身,不太懂这些是能理解,但诸位似乎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连我儿子都知道外面这些物什的价钱,你们会不晓得吗?」
    虽然她并没有骂人,甚至语气也因为怀孕了所以有点懒洋洋的,但是愣是没人敢回话。
    「是啊,黎家家大业大,这点钱也只能算是从指缝那里流出来的,真不多。实际上我也不觉得会太乾净,所以不太过份我就当做没看到,但……你们真觉得我会愚笨至此,连市场价格都不知道?」玉娟甚至有间情地对二房的支出笑了笑,「二叔家对姨娘们真慷慨呢……连三小姐都没这么娇贵呢。我听说,二婶是小门户出身,而姨娘们则都花街的清倌?嗯,这点挺有趣的,我明明记得妾不可越过妻,怎么原来不是吗?」
    明明就很轻的笑,但是僕人们愣是在这笑中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未来,就连本来气势汹汹的刘大娘也紧闭起了嘴巴。
    「旧的账目我也不管了,但是今年开始的账目,我希望明确一点。墨云待会儿会给你们说明新的账目该怎么写怎么做,今年的账目重写一遍,该补上的就补上,该讨回的也请讨回来。刘大娘,这点你做得到吧?」
    刘大娘瞠目,「讨、讨回来?这……」
    「你也会说,你是二十年的老僕人了,都管家娘子了不是吗?难道你会做不到吗?没关係,你做不到的话,我想会有别人做得到的……你年纪也大了,我就做主让人送你回乡下安享晚年,怎么样?」玉娟依然是带着轻笑,但刘大娘却已经被吓得跪到了地上。
    「大、大少奶奶!老奴尚未到安享晚年的年纪!帐、帐目一定会做好的、漂漂亮亮的!」刘大娘抖着手从墨云手中接过账本,完全不敢抬头。
    「当然,也不会让你难做的。要知道,我成秀是出了名好福利,对忠心和卖力的员工是有着嘉奖的……虽然你还没到我该嘉奖的地步,但是当的帮助还是有的。」玉娟缓缓地站了起来,「那三位姨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话,这里有三块木头,先给她们看看,要还有意见的话,随时欢迎她们来找我。」
    三块木头?眾人看她手中就茶杯也纸张,而且还都放下来,现在两手空空的,什么木头这么神奇,能让那三个嚣张的姨娘闭嘴?
    眾人看着她的纤纤玉指按到了桌角边,然后……就像掰开豆腐那样直接把桃木桌的桌角边掰下了三块,让好好一张桃木桌多了三个古怪的缺口,并且似乎还因为看见边缘很不整齐而有点恼怒,用手指就把桌角给磨滑了……
    「散会。」
    大少奶奶迈着一个正统官家小姐会有的优雅步伐,非常优雅地挺着微凸的肚子离开了,身后跟着两个板着脸的小孩,以及两个冒着星星眼的黎家大房家眷,而僕人们则是过了好半晌才从那种威压中回过神来,马上在心里把大少奶奶的位置提升到与黎大夫人齐平的地步,离开时连脚步声都轻缓了许多。
    晚上,黎总裁终于摆脱了公事回家,正想着难得终于可以抱抱家里的亲爱的娟儿,却没想到亲爱的娟儿见到他连眉眼也没抬,伸手就往他胳膊上捏,捏得他低声痛呼求饶都没用,整条手臂都是点点黑青色,让他既是委屈又是莫名其妙地眼泛泪光,「娘子……为夫在外会客可是连茶楼的歌女都没见到过,可完全没碰任何野花啊!」
    心情不好的孕妇只是瞥了他一眼,「乱七八糟的账目,看得就烦!早说不嫁的……后面只会更麻烦!」
    「……啊?」
    总之,黎总裁这晚上连睡着之后也就只看到冯总裁的背影,一路上想了很久的捏鼻尖、亲额头完全没影子,气得他隔天就找管家了解详情……
    然后?黎家的家风更加正了,正得连丞相要找茬来弹劾都没法子了。
    再然后?看在黎总裁这么给力的份上,两位总裁的各种秀恩爱的传说在说书段子里流传了很久很久……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嫁姐(姐弟骨科、1V1)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如影随形逢莺为幸(民国先婚后爱)老师,再来一次淫液香水系统满朝文武皆绿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