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作为替身 请一个帐房先生

请一个帐房先生

    这种活招牌的举动,真的给店里找来了新的生意。玉娟穿着自家裁缝师傅裁的新衣走遍了大街小巷,不少人看见都问她的衣服是谁缝的、哪里买的,不管是老妇人还是小丫头都有凑近来问。
    不过,因为早就知道大部份的人都倾向于自己做衣服而不是去买衣服,所以她这种新款的衣服她大部份用了比较高级的布料专攻有钱人市场,只有小部份用的是普通市民买得起的布料缝製的。这时代可不像那衣服都是用来买的时代,她现在推出了新款的衣服,说不定过几天就能够在街上见到了呢;大娘们的手工可厉害着呢,甚至不用给个模板,把衣服给她们全部摸一遍后,衣服该怎么缝製马上就心里有数了。
    她早就想到卖衣服可能不成,但是卖布料却是可行的。尤其业馀的大娘们其实不是很懂的配色,所以她已经吩咐店里的伙计根据裁缝师傅们的建议把几种顏色的布料捆一起卖。例如,今天她穿的这身衣服在店里也摆了一件,如果客人看了觉得很喜欢,但是又不想要买的话,伙计就可以趁机销售布料,那尺码可是直接算好给客人了,只要那个客人不是缝纫白痴浪费太多的话,绝对可以拿来做一身还有剩一些来做好几个香囊什么的。
    裁缝师傅们的配色自然是非常厉害的,而大部份的大娘也不会在这几码的布料上扯皮说很贵什么的,只问这些布是不是真的够她们用而不会做着做着变短了一截。店里生意额有所上升,所以这个销售策略行得通,不止客人开心,店里的员工也开心,她也开心,大家都开心!
    与此同时木匠处也多了新的產品可以卖了;衣架子和衣橱晾架这种能够展示自己收藏品的家具,不少的少女甚至是大娘都去找木匠或者懂木工的家人给家里弄伤这个新家具呢。会促进这种新產品的流动,她是完全意想不到的。后来她看见衣架已经被聪明的大娘们拿来晒衣服了,更加佩服这些大娘们的智慧。幸好她可从没把这些古人当笨蛋,他们可全都聪明得很呢!
    自从把店给盘下之后,她每一天的生活都十分充实。但是,她清楚记得自己还有着一份叫做「替身妾室」的工作。
    她无法预测黎总裁归来的时间和频率,所以以防boss突然间回来了而她没办法出门,她细细写好了接下来的各种销售方式和推出新產品的时间。按照目前市场的回馈,大娘们对于新衣裳的接受度还是挺高的,就是没见到人穿过的话她们就不敢试,但是一旦有人(她)穿着在大街走一圈后,大娘们都觉得「嗯,不止我一个人喜欢呢,还有人比我先穿了呢!」这样,反而比较敢下手去买布或者买衣服。所以她在店里留下了十多款的设计,加上裁缝师傅们被她这些服装给啟发了之后,他们的设计更加地多,也更加地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全部设计加起来都有三十多款了,每半个月推出一款都能够撑上一整年呢!
    只是师傅们的兴奋劲还需要好好控制一下,因为太兴奋了反而变得急躁起来,一直想要推出新品来试试市场反应,这样的话会供过于求,反而会让买卖陷入一种死胡同……毕竟,周遭都还只是村庄和小镇,一个月也就只有这么多的间钱,这么急着推出,就算款式多又如何?卖不出去啊!
    因此在店里有一种古怪的现象,应该很沉稳的老先生们一个个急匆匆的,反而她这个年轻的头家娘总是会说「慢慢来、不用急,我们都不急」之类的话。
    生意额上了,加上她要随时准备会因为boss的回归而关在庄子里面出不来,她便在门口那里掛了个牌子招聘帐房,打算找一个可靠的会计师兼收银员坐镇店里的收入和支出;店里的伙计,到现在还是会发生给十文钱却找了人家十二文钱的事情呢!而裁缝师傅们因为被她的设计刺激到了,每天都在后堂那边呱呱叫,吵着说这个设计不合理、我的设计才合理之类的话……
    来应徵的有好一些人。排除掉一些言语支、看起来就别有用心的人后,她的面前就剩下一个书生和一个看着不太像一个读书人的汉子。
    经过面试之后,书生虽然因为要养活自己而过来应徵,但是满身都是那种「我看不起你满身铜臭味的商人」的模样,因此很快地就被玉娟请走了,那个汉子则成功应徵当上了店里的帐房先生。
    新来的帐房先生姓章,为人沉默寡言,但是算盘打得很好,写出来字体也不含糊,只要以后没出现把收回来的钱偷走的事情,她并不介意坐柜檯的人是沉默的,毕竟店里面已经有着两个很呱噪的伙计了,不需要再多一个来合成三重音。
    只是,新的帐房先生似乎不仅仅懂得打算盘而已,因为他手上的茧看着就不想握笔会有的,也不像握锄头会有的……反而像是握刀会有的。
    为了测试看这位新来的章先生,当正巧她介绍到了店铺后面的员工宿舍时,她状似遗憾说这墙壁不怎么厚、是时候要补一补,然后在那边留下一厘米深的掌印。
    章先生的目光若有所思,「头家娘无需如此考验,在下自当不会做出让头家娘失望的事情。」
    看样子,就算不是懂武的,至少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而且暂时来说她还没见过任何人违背许下的诺言,所以她相信他以后的工作表现会让她满意的。
    「章先生是惯使刀还是使剑?」
    他沉默了半晌才回答,「刀。」
    「大刀?」
    「是。」
    「要在店里摆一把吗?」玉娟摸了摸下巴,迎视着章先生吃惊的模样,「毕竟,我不犯人,但不保证人不犯我啊。要是有人过来想欺我们店的话,总要有个仗倚。先生的武艺如何?要是先生应承的话,那给先生的工资就涨一半,然后再和先生去铁匠那里看看有没有先生看得上的刀,之后还要去和谢捕头报备一声,免得以后发生什么事被官府误以为我们持械伤人可就不好了。先生意下如何?」
    「承蒙厚爱,章某自当为头家娘分忧!」新来的帐房先生难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来对她这个老闆也很满意。
    哎呀,又是忙碌又开心的一天呢!


同类推荐: 穿书之欲欲仙途(NP)嫁姐(姐弟骨科、1V1)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如影随形逢莺为幸(民国先婚后爱)老师,再来一次淫液香水系统满朝文武皆绿你(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