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二十七章误会解除 YuS𝓱𝓾𝓌𝔁.c𝓸𝓶

第二十七章误会解除 YuS𝓱𝓾𝓌𝔁.c𝓸𝓶

    “给你。”巳今递过来一块米糕,“妖界的食物,可以吃。”
    黎灵鸢接过,犹豫地看着手中的糕点,神色怀疑,似是觉得手中的糕点有毒,巳今拉过她的手,在她手中的糕点上咬了一口。
    但她还是将糕点放回了盘中,赌气地说:“在你解释清楚之前,我不想理你。”
    见她这般,巳今在她手心写下一段术法的口诀,对她说:“你想知道的事,都在其中。”
    黎灵鸢按照口诀施展法术,屋内的布置开始变化为陌生的景色,面前延展出一片奇特宏伟又威严庄重的建筑,她问:“这里是?”
    “姜朝王宫。”巳今答,“我生长之处。”
    原来眼前的景象是巳今的过去。少年时的巳今就站在不远处,抱着一把对他来说过于巨大的剑,在躬身行礼的宫人面前用带着稚气的声音说着什么,在宫人转身走后,少年巳今欢喜地抱着剑跑向大殿,中途还被剑拌到,重重地摔了一跤,他拍掉身上的灰尘,躲开其他宫人的视线,偷偷用袖口擦着眼泪。
    “好可爱。”黎灵鸢感叹道,想去捏捏他白嫩的小脸,可惜作为旁观者无法触碰到回忆中人,真遗憾。
    巳今刚满十岁,捡起了那把随着他从神界掉落至凡间的剑。虽然他由神转世,但失去了作为神全部的记忆,以肉体凡胎存世,在一众凡人中也并未显得特殊,与同龄的孩子一般活泼调皮,那时王后也在世,对初显昏庸的君主有几分牵制,王朝还算安定。
    在巳今十二岁时,王后薨逝,巳今在破宸剑指导下修行仙法,向君父提议废除残忍的活人祭祀,并且只用寻常瓜果作祭品,成功地在旱地求雨,灾地退洪。然君主听信佞臣谗言,认为巳今所修仙法是邪门歪道,对巳今产生了几分忌惮。
    此时后宫无主,君王昏庸,佞臣当道,巳今孤立无援,最终被废为庶人,贬斥边境。
    因见万民疾苦,巳今便依边境的王侯之言,暗中积蓄兵力,教授兵卒锻体之法,于五年后推翻暴政,功成身退,推举弟弟巳邑为王。
    待天下平定,巳今隐居山野之中,舍弃了从前修行的武道,开始以普通凡体修行无情道。然而,无情本就与人性相悖,他又正值年少,肉体生出的欲望陡然而猛烈,原本可以控制,却因修习无情道法变得愈发狂纵,他尽力压制,每日都习武练剑至筋疲力尽才开始修道,却始终抵不过身为凡人的天性。
    少年巳今满脸通红地看着腿间涨大的物什,黎灵鸢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无措的样子,却被从身后捂住了眼。
    “放开我!”黎灵鸢抗议。
    挡在眼上的手移开,但她并没有看到少年巳今纾解欲望的画面,他为恪守无情道的修行,只是隐忍着等待欲望消退,若是功法因此开始反噬,他便近乎自虐般地用针刺进指尖,以摆脱脑中不该有的杂念。
    “”等着看好戏的黎灵鸢有些愧疚,又有些心疼。
    少年巳今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终于悟得破解之法:剥离爱欲魂才能彻底消除欲望。
    尽管在剥离魂魄要忍受极大痛苦,巳今仍坚持着将其彻底剥离,将其封于魂灯中,此后,巳今缺失人的感情欲望,专心修行,修为突飞猛进,创立万法宗,那时宗门里只有巳今与山野中数位崇敬他的村民。
    数年后,万达宗的规模已扩大许多,巳今创造出锁魂阵,并用移魂灯将残魂带至万法宗的偏僻处封印。再后来,因巳今做出的许多盛举,使得慕名而来万法宗的求道者日益增多,巳今从中选出能者作为掌门,将宗门诸事交由其管理,自此巳今开始长年闭关,鲜少露面。
    因种种原因,万法宗设立起选拔考核制度,并只允许世家参加考核,在实行此制的两千年后,黎灵鸢通过选拔来到万法宗。
    对残魂来说,在漫长的封印中,无声无光,亦感受不到自身的存在,头脑混沌,直到囚禁此身的桎梏解开,黎灵鸢用那双温暖柔软的手将他抱出。
    “道友醒醒,我已将你从阵中救出,究竟是何人将你关在此地?”她的声音温柔亲和,可他太久没有听过人的话语,一时无法辨别这其中的意义,他睁开双眼看向声音的来源,封闭许久的感官有些迟钝,被那反射着太阳光辉圆瞳注视着,对他来说实在太过眩目了。
    他呆怔了片刻,五感在她凝视的目光中渐渐鲜明,他努力回忆着说话的方式,问她:“你是,谁?”
    她说出自己的名字,但那时他只记住了黎这个姓氏,暂且称呼她为“黎儿”。
    对于救了自己的女子,他理应表现得有礼得体些,但悲哀的是,那时的他并不完整,她的身上没有丝毫戾气,散发着平和纯净的气息,让他觉得很舒服,本能驱使着他亲近面前之人,被无处发泄的欲望控制着,他对初见的她做了下流至极的事。
    但黎儿没有拒绝他,反而又将他抱在怀中,对他温声细语地说着什么,将他带回洞府,用那稍显青涩的身体承受着他的欲望,黎儿泛着潮红的脸颊,有些苦闷的神情,柔韧惑人的身体,还有那份让他无法抗拒的温暖。
    紧窄炙热的肉穴容纳了他的全部,在一次次达到顶点时濒死的快感中,他感到自身的存在渐渐鲜明,黎儿使他与这世间重新连结起来了,于是他更加饥渴地索求着她,难以抑制的依赖与爱意开始生长。
    在往后与黎儿相处的日子中,他试着克制自己因压抑太久而过于旺盛欲望,可一旦她靠近,汹涌的爱欲便开始在身体深处沸腾,想要与她合为一体,想要感受她身体的热度,沉浸在由她带来的极乐,黎儿对他还算是纵容,多数会满足他。
    在黎儿开始秘境试炼之前,他有种不安的预感,黎儿精于阵法,但其他方面太薄弱,或许会受伤,这使得他拼命地动用混沌的头脑,努力找寻能派上用场的记忆,也真想出了办法。
    在黎儿通过秘境试炼后,来拜见黎儿的弟子使他想起从前发生的悲剧,为保护黎儿,他采用了最极端的方法,将她囚于府中,并在周围布下迷阵。
    在记忆逐渐恢复的同时,他也清楚自身无法与本体对抗,终有一日,本体会毁掉这一切,他想了许多对策,但无法避免被融合的结局。
    “说起来,那时你差点杀了我。”黎灵鸢翻起旧账,巳今闻言忽然将她抱到腿上,抚着她的背说:“是我的错。”
    被巳今这样亲昵地抱在怀中,黎灵鸢竟有些不习惯地紧张起来,身体僵硬地继续看向前方的情景。
    是她刚出关的那天,和今安彻底分别的那天,但那时所发生的一切从巳今的视角看,却是彻底变了个样子。
    作为万法宗的老祖,修无情道的修士,巳今一直以来所秉持的人生准则,在和残魂彻底融合,结下同心契的瞬间,看到他们身体相连的姿态时,全部崩乱了,他近乎慌乱地从黎灵鸢身边逃离。
    回到洞府后,他握着从体内拿出的玉势,思绪纷乱。残魂虽将记忆封印,但感情仍在,他不理解自身对黎灵鸢抱有的爱意为何物,对黎灵鸢产生的欲望也让他无所适从。
    黎灵鸢很快便追到清凌洞府,巳今连忙捏碎了手中的玉势,但看到黎灵鸢受伤的神情,他移开了视线,心中不可名状的情感沸腾着,为了挽留她,巳今甚至对她说出了:“既然你我结为道侣,按照规矩,今后你的住处要移到这里。”
    “原来你那时是在挽留我?”黎灵鸢惊讶地问。
    其实不仅如此,巳今还怕她觉得无聊,又将自己写的秘籍都拿给她看,当她问秘籍中的句子是何意时,他才想到秘籍内容晦涩,很难用通俗的语言解释清楚,应当换些入门的书籍给她看,但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应当没有那类书籍。
    许是他沉默得太久,黎灵鸢以为他是故意不理睬,愤而离去。
    看到这里,黎灵鸢稍稍放松了身体,靠在巳今怀中,说:“真是的,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原来你是在用神识找储物空间的书。”
    “我从未讨厌你。”巳今坦诚地答道。黎灵鸢呆怔地瞪大眼,努力压下涌上来的笑意,试探地问:“那其实,你一直都喜欢我?”
    巳今没否定,也没肯定。
    继续看时,黎灵鸢发现,云其和找上门来时,巳今也并未置身事外,他一直藏在附近的暗处看着她,犹豫着要以何种身份现身救她,作为师长、道侣、还是
    在她用同心契召唤他时,巳今利落地砍了云其和的头,虽然此后他说杀云其和是因其用禁术残害同门,但显然不止如此。
    那时她触碰到巳今衣角,他下意识地将她打飞出去,也不是出于厌恶,只是对她的靠近感到慌乱,才没收住力道,偏偏尹筝正巧赶来,巳今便由尹筝将她带回洞府。
    后来她去子仑峰,又昏倒在峰顶,巳今将她抱回洞府,看到灵鸟跟着她飞来,顺势将灵鸟杀了,掏空内脏以偃甲驱动,使其一举一动皆在掌控下,这些事她全然不知。
    原来巳今的疏远不是厌恶,是不知怎样和她相处,也不知如何克制对她的欲求,亦明白她爱的不是自身,而是那个爱欲魂。她还总是故意亲近他,无意识地诱惑着他,将他作为残魂的替代品,不断地比较着他与残魂之间的异同。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