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二十一章窗(H)

第二十一章窗(H)

    待黎灵鸢走远后,二长老从袖中拿出扇子,轻晃着对前方无人处说了句:“都走远了,别看了。”
    虚空处忽而扭曲起来,接着便从中显出位身穿玄色衣袍的高大男子,正是黎家的大长老黎敬砚。
    在很久前,黎家还是个寂寂无名的小家族,黎敬砚继承家主之位后,便一门心思地致力于将黎家发展壮大。赶上万法宗刚开始将弟子参选名额分给各世家,引起各大势力变动,正值这众家族兴衰起落之时,黎敬砚便抓住机会使得黎家一步步成为今日长凌洲闻名的世家大族。可这许多年来,因黎敬砚天资出众,又生得样貌端正,故而傲然自持,一直未曾婚娶,他没有后代,无法巩固这家主之位,在多方施压下,他最终只能将家主的位子让给了侄孙,自己则作为大长老隐退。
    直到某日,家族中的小辈黎复霜与入赘至黎家的裴徳生下个孩子,唤作黎灵鸢,自小便显出了在阵法上极高的天赋,黎敬砚见她第一眼便觉得格外喜爱,把她当亲女儿般对待,事事亲自教导。
    随着黎灵鸢日渐长大,出落得越发标志窈窕,桃腮美目,俏皮可爱,身材也发育起来,虽不及成熟女子风韵淑雅,却格外青涩诱人,又聪慧机灵,任何阵法都难不住她,黎敬砚渐渐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可黎灵鸢丝毫不知,还对黎敬砚十分信任,像儿时那般经常在他房中玩闹,窝在他怀中看他书写作画。
    其结果便是黎敬砚压抑不住欲望,将她囚在了自己房中的暗室,欲对她行禽兽之事,黎灵鸢自然不从,相持周旋几日后,寻到机会趁他不备设法逃了出去,还告到黎家家主那里。
    若是其他小辈,家主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胡乱糊弄过去就是,可黎灵鸢是黎家难得的奇才,族中其余几位长老都十分看好她,此事需得妥善处置。家主召集黎家几位掌权的家长共同商议后,一致认为要对大长老施以惩戒,但这等丑事若传出去叫人笑话,于是对外宣称黎家大长老闭关修炼,将他关入了地下监牢。
    出了事后,黎灵鸢便开始外出游历,期间家主传信告知她大长老已被关入监牢,但对外宣称其在闭关,请她务必保密,不能将实情外传。黎灵鸢明白这事若传出去对黎家的影响不好,对此决定没有异议。
    只是自游历归家后,她的性子越发沉稳安静,成日便窝在房中钻研阵法,闲时侍弄花草,不喜与人交谈。在许多年后,万法宗开放收徒时,黎灵鸢在家族内比试时得了第一,拿到参加万法宗入宗考核的名额,便离开黎家去了万法宗。
    在黎灵鸢离开后不久,黎敬砚也被从牢中放了出来,黎家有不少人都知晓实情,十分不待见他,黎敬砚只好隐匿身形,成日像个鬼魂似的在黎家晃荡。
    “鸢儿此番回来,你可收敛些。”二长老警告道,转头便见黎敬砚面色凝重地望着黎灵鸢离开的方向,眉头紧锁。
    “怎么?”二长老疑惑地问。
    “那人,你不觉得面熟么?”黎敬砚说。
    二长老摸了摸扇沿,道:“你说鸢儿的道侣?没什么印象啊,那男子貌美非常,若是见过,理应会记得。”
    “他是万法宗的今安道君。”黎敬砚说。
    “可别唬我...那位老祖可是天上月地上神,又怎会屈尊来我黎家?”二长老十分怀疑。
    黎敬砚拿出块留影石,注入灵力后,石上显现出今安道君的身影,白衣重剑,冷眸寒光,气势凛然,二长老仔细一看,瞠目结舌僵立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喃喃道:“真是造孽,我的宝贝鸢儿比他小了几千岁,他怎么下得去手。”
    又转而对黎敬砚说:“我看你还是趁早去给鸢儿道个歉,免得那位老祖心情不佳,将你碎尸万段。”
    “我何错之有?”黎敬砚问。
    二长老用扇子戳着黎敬砚的肩,“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对亲手教养大的孩子,起了那般龌龊心思,倒问我何错之有。”
    “要说龌龊,那位也毫不逊色。”黎敬砚冷笑道。
    “可我听说,那位道君是修无情道的,如何与鸢儿结了同心契?”二长老纳闷。
    “修无情道,断情绝欲,可见他待鸢儿并非真心。”黎敬砚说着,又自顾自低语道:“既然鸢儿回了黎家,便说明我们二人缘分未尽,这次我绝不会再让她逃走。”
    二长老听了,无奈地摇摇头,“这回要出了什么事,可别指望我去救你。”
    ......
    黎灵鸢的卧房仍保持着她离开前的样子,可时过百年,她窗边的几种盆花却蓬勃盛放,桌上的物品一尘不染,床上的纱被绣枕也如同新做似的柔软蓬松,她奇怪道:“这房间该不会是有人住着吧?”
    巳今没接话,向窗外瞥了一眼,躲在暗处窥视的黎敬砚察觉那道视线,索性不再躲藏,向前走出一步,却瞬间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连声音都发不出。
    “怎么不理我?”黎灵鸢勾着巳今的手臂,凑近他的面前,贴着他耳边小声道:“若我们夜里做些什么,却有人闯进卧房中该如何?”
    巳今抬手在卧房的门上设了道封印,使得门只能从内部打开,无法从外面进来。
    这算是默认她可以做些什么了?黎灵鸢欢喜地扑进他怀中,巳今抱着她,用灵力将撑着窗的竹竿打落,窗便合拢起来,隔绝了黎敬砚的视线。
    入夜,黎灵鸢将巳今压在床榻上脱得一丝不挂,床边昏黄的烛光映照出他那细腻如脂的雪白皮肤,胸前两点嫩红的乳珠小巧可爱,她用指尖将那处揉得充血挺立后,顺着他清瘦的腰腹下滑,握住他腿间涨大的阳物,莞尔道:“今日你倒是给面子。”
    巳今把她握在阳物上的手拉开,黎灵鸢抬眼看他,“怎么还不许我碰了?”
    忽然身位倒转,巳今将她压在了身下,分开她的双腿,抵着她腿间淡粉的肉缝,将那粗壮的物件顶了进去,她穴内早已含着一股淫水,热烫无比的肉棍顺畅地没入根处,硕大的龟头直捣到花心,黎灵鸢没防备,身子向后一仰,穴内的软肉收缩,她颤声哼叫着到了顶峰。
    巳今没停下动作,肉棍在紧窄湿润的甬道中抽插得唧唧作响,黎灵鸢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双颊晕红,身体抖得厉害,难受地叫道:“慢点…啊…痛…呜…”
    他抿住唇,只管狠狠抽送着。一开始倒还可堪忍受,可被肏了有百千下后,内壁都被插得有些麻木,从交合处喷出的淫水将身下的被褥都浸透,花心被撞得又酸又痛,她抬腰想拔出在身体内肆虐的肉棒,可巳今的手扣着她的腰胯,将她牢牢按着,叫她挣脱不开,只能求饶道:“不要…够了…唔…巳今!”
    窗外,黎敬砚听得一清二楚,双眼通红,疯了般地调起灵力试图冲破定身术,急切之下真气乱窜,在经脉中走岔了路,险些走火入魔。
    屋内,巳今终于停了动作,将那阳物抽出来,黎灵鸢瘫软在床上,对他一反常态的行为十分不解,巳今这时又将她上身拉起,黎灵鸢想问他要做什么,刚张开了口,糊着黏腻淫水的阳物怼到她面前,上面的青筋突起虬结,涨得通红,向前捅进了她口中。
    那物什实在太粗,只插进了前端便没法再向里,巳今掐住她的脸颊,微用力便卸下了她的下颚,将整根阳物都弄了进去,将她喉间堵得十分难受,巳今就这么按着她的后颈,又抽送了数十下,将阳精射进她口中,她挣扎着推开巳今,有些精液呛进了鼻管里,使她剧烈地咳了起来,咳得满脸泪痕,精液混着唾液从嘴角滴落,腰间被他掐得一片淤青,穴口红肿得没法合拢,向外翻着。
    见黎灵鸢那凄惨可怜的样子,巳今却又被勾起了情欲,泄过后还竖着的阳物更添了几分硬度,他披上外衫挡住了腿间,俯身将她被卸掉的下颚安了回去,又仔细将她身上的污物清理干净,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轻声道:“睡吧。”
    黎灵鸢满头雾水,探寻地望向他,巳今没做解释,垂下眼睫,说:“我出去一下。”
    “去哪?”黎灵鸢拉住他的手腕。
    “我很快回来。”巳今直接消失在了原地,黎灵鸢毫无睡意,起身穿好了衣裳,打开大门向外走去,竟看见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大长老...”黎灵鸢停住脚步,巳今不在附近,大长老修为比她高了许多,她小心试探道:“大长老为何在此处?”
    黎敬砚定身术未解,说不出话,僵硬地站在原地,黎灵鸢察觉他有些不对劲,见他不能移动也无法说话,意识到大长老多半是被巳今定身在此处,想到自己方才丢人的呻吟声全被听了去,黎灵鸢脸上涌起几分热意,后退几步,转身跑回了卧房。
    她羞耻地将脸埋在被褥中,一直待到巳今回来,黎灵鸢才起身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你将他定在那里的?”
    “嗯。”巳今坦然承认,并未觉得有何不妥,转而问她:“怎么还不睡?”
    “我怎么睡得着!”黎灵鸢气急败坏,问:“你是故意的?”却见巳今点头道:“或许吧。”黎灵鸢被他这句话噎得不知如何是好,许久后小声道:“你又不喜欢我,吃的又是哪门子醋。”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