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十三章重伤(剧情)

第十三章重伤(剧情)

    黎灵鸢看着面前的书,问道:“通读背诵后该如何?”
    “精进研习。”
    他回了四个字,便在地面放了个蒲团盘坐入定,如同个精致的木雕神像般,散发着淡淡的檀香。
    黎灵鸢忽而想到,曾经的今安也不常坐在房中的床榻或椅子上,他最喜欢在地上放个蒲团坐着,还将她房中的木桌改成了与蒲团相称的矮桌,只是今安不会这样端正的坐,今安总是靠着她,或是靠着桌子,像没骨头一样慵懒柔软,衣裳也不好好穿,头发常披散着,视线总是围着她转。
    “你要赔我玉势。”黎灵鸢故意出声打扰他入定,可他丝毫不受影响,当真如同木雕般纹丝不动。
    想到方才师祖说过如有不懂之处可去问他,黎灵鸢便随意拿了本书翻看,念着书中看不懂的词句向他问道:“致虚归静,复命真常,是何意?”
    ......
    一阵沉默后,黎灵鸢想明白了,这些书籍的用处便是让她有事可做,不要再烦他。黎灵鸢自讨没趣,便不再继续和他说话,捏着书角沉默下来。今安那般温和可亲,是如何从这样一位性情淡漠之人的魂魄中剥离出的,她想不通。
    尽管结了同心契,师祖的态度仍然疏离,让她去修行学习,不愿与她多说一句,在结亲之日背心法剑谱,她闻所未闻,何况她对阵法外的领域了解甚少,论剑只会基本的挥剑方法,其他更是一窍不通,手中的心法对她来说如同天书,横竖也看不懂,她来这里是因心中烦乱,不想自己独处,没成想见了师祖反而更加烦躁。
    思衬片刻,黎灵鸢将那些剑谱心法一口气扔进了乾坤袋中,拂袖离去。
    ****
    尹筝与众弟子被打落山底后,修剑的御剑飞行,修阵的画转移阵,修体的顺着山岩迅速向上攀爬,尹筝召唤来几只巨大飞禽,邀请刚刚与她交谈的几位道友一同乘上飞禽回到黎灵鸢洞府前。
    “尹道友,刚才真不是我听错了?”陆明乘在飞禽上问尹筝。
    “我也听见了,师祖确实要与黎道友结为道侣。”尹筝惆怅地回他。
    杨祁:“师祖行事向来出人意料。”
    尹筝趴在禽鸟的背上,摸着它的毛发,心中说不出的难过,黎姐姐与师祖结为道侣后大抵是要与师祖同住的,她想时常拜访黎姐姐的愿望更加渺茫。
    几人飞回山顶后各自回了洞府,第二日尹筝从学堂下课后,脚步不自觉地迈向南仟峰,到了地方才想起黎姐姐已不在此处,她权当做散步在附近转了一圈,却发现黎姐姐就在洞府的院子中,侍弄着地上种植的花草。
    她当即惊喜万分,忐忑地上前与黎灵鸢行礼:“黎、黎道友,我名为尹筝,是新入门的弟子,昨日...是驭兽的修士...此番前来...”
    黎灵鸢心情郁闷,正呆望着花草胡思乱想,闻言转身看向面前身穿黄白道袍的修士,是位很可爱的姑娘,杏眼明亮,只是白皙的脸涨得通红,话也说得前言不搭后语,黎灵鸢指向院中的木凳,对尹筝说:“不必紧张,尹道友请坐。”
    “不、不用,我站着就好。”尹筝拘谨地用手攥着袖口。
    黎灵鸢问:“道友有事找我?”
    “也没什么事,就是...”尹筝想问黎姐姐是否还记得她,但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黎姐姐怎么会记得她这样微不足道的人。
    “就是?”黎灵鸢自顾自坐在了木凳上。
    “黎姐姐答应与师祖结为道侣了?”尹筝转移了话题。
    黎灵鸢有些疑惑地问,“瞧你的样子,难不成我们从前认识?”
    “啊、嗯,黎...姐姐还记得从前在单奉洲救过一个被困在陷阵的小孩吗?”尹筝索性将心里话问出。
    黎灵鸢注视她片刻后,有些恍然地答道:“记得,你便是那个裕城驭兽世家尹家的孩子吧,倒与从前的模样没太大差别,那次一别已过了百年之久,真是怀念。”
    “黎姐姐记得我?”尹筝激动地眼眶微红,几欲落泪。
    黎灵鸢此时正想与人说说话,便从乾坤袋中搬出一套茶具,放在院中木桌上,指着木凳对尹筝说,“坐下说罢。”
    她们品着花草茶,对面坐在木凳上,黎灵鸢道:“昨日师祖向我提结亲之事时,有许多弟子围在我洞府外,你也在其中?”
    尹筝点点头:“黎姐姐那时将要出关,我们都想和黎姐姐请教。”
    黎灵鸢摆手道:“谈什么请教,除了阵法,我对于其他法门一概不懂。”
    尹筝:“黎姐姐真是谦虚,精通一种法门便十分了不得啦,如同师祖那般各种法门皆通实在是超脱常理。”
    “呵...可不敢与他相提并论,对了,听闻师祖在你们那届迎新大典上淘汰半数弟子,可有此事?”黎灵鸢转移了话题。
    “正是,黎姐姐刚出关便知晓,莫不是师祖对姐姐说的?”尹筝好奇问道。
    黎灵鸢放下茶杯,想到今安从前教她解构万法宗的护山大阵,并将她的神识分出一缕放入阵中,除子仑峰与北颉峰常年有云雾缭绕辨识不清,其他各峰所发生之事皆在大阵监视下,她在闭关时曾数次分心从护山大阵中寻找今安的身影,可遍寻不到今安,只在迎新大典上看到今安露面片刻。
    她没解答尹筝的疑惑,继续说道:“我们那一届的迎新大典上,白师兄说师祖无法前来,不知道有多少弟子不满,若知道师祖前来会淘汰半数弟子,不知他们会不会庆幸,说到这个,你们这届大典上,白师兄也说了许多话吗?他似乎很怕师祖,我那时……”
    黎灵鸢聊着往事,思绪也回到从前,她记得白释久话太多,她不耐烦地偷偷离开,阴差阳错救了今安,本以为会与今安共度一生,可如今她却永远失去了他,不知不觉间,眼中的泪悄然聚起成珠,扑簌落下,尹筝见了,有些担心地问道:“黎姐姐为何哭泣?”
    闻言,黎灵鸢抬手触碰脸颊,指尖摸到一片湿润,呆愣片刻后端起茶杯抿了口花草茶,笑道:“无事。”
    被泪水沾湿的长睫垂下,黎灵鸢轻叹一声,纤细柔软的手漫不经心地托着玉做的杯子,细瘦的腕隐没在宽大的袖中,一缕碎发从耳边悄然垂落,苍白脆弱得惹人心疼,尹筝忍不住想上前将她拥入怀中安慰,又觉得自己想法太过失礼,连忙将视线移开,愤愤不平道:“姐姐不必隐瞒,到底是何人欺负姐姐,我一定去给姐姐报仇!”
    “报仇没有意义,失去的也不会再回来。”何况那人是师祖,报仇更是无稽之谈,黎灵鸢望向院中种的花:“这些灵草灵花,在我来这洞府之前就在这里,我从未在意过,也不曾浇水施肥,不想它们过了百年还长得如此茁壮,今日我突然对它们生了些敬佩,便为它们浇了些水,还捡了些落花做茶。”
    尹筝不明所以地点头,黎灵鸢说道:“从前并未觉得活着是件艰难的事,可如今,我却不知该如何继续了。”在闭关的百年之间,她感应到生身父母寿数已尽,今安也离她而去,她失去了来处,也失去了归处。
    “姐姐?”尹筝心中微沉。
    黎灵鸢有些羡慕地说道:“如果能转世做一株草也好,天生天养,无忧无虑。”
    尹筝反驳:“才不好!做草也是很艰难的,没雨时干渴,没养料时饥饿,会被顽皮孩童拔掉草叶,还会被人随意踩踏,不能随意移动,也看不见山川河流,还是做人更好。”
    “你倒是想得周到。”黎灵鸢轻笑,忽然万分庆幸自己从前救了这样一位可爱的姑娘,在她绝望时愿来陪伴着她。
    此后每日,尹筝在学堂下课后都赶来看黎灵鸢,生怕哪一日不来便再见不到黎姐姐。
    黎灵鸢没再回到主峰,一直在南仟峰的洞府中待着,师祖也从没来寻过她,她乐得自在,侍弄花草,偶尔与尹筝说些闲话。
    但她与师祖结为道侣的消息不胫而走,宗门内的长老弟子听闻此事,出于对今安道君的尊敬与畏惧,大多都不置可否,权当做无事发生。
    某些修士,譬如云其和,对师祖有着超乎寻常的崇敬爱慕,听闻黎灵鸢在南仟峰,当即便找上了门。
    听到有人接近,黎灵鸢没多想,只以为是尹筝来了,口中道:“今日怎么来得比往日要早,是学堂提前下课了?”转头却看到云其和背着琴,一身青色衣袍被风吹得乱舞,神色阴沉的站在那里。
    “云师兄。”黎灵鸢起身行了一礼。
    云其和既没回礼,也没说话,黎灵鸢正疑惑时,云其和将背上的琴取下,开始拨动琴弦,婉转悠扬的曲调自琴中响起,虽然好听,但音修的攻击便是利用音律,黎灵鸢有些警惕地后退一步,说道:“云师兄若有事找我,不如明说。”
    “传言说师祖同你在洞府共宿八年,我知晓师祖身在子仑峰顶,本是不信的。”云其和继续弹奏着乐曲,琴声从平缓变得激烈,黎灵鸢被那曲声深深吸引,失去了抵抗能力。
    “后来我才得知,是你将师祖的残魂带回洞府。”云其和走到她面前,弯腰凑近她的脸,耻笑道:“闭关百年,便只有这种水平吗。”
    常言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这云其和不仅很早入宗,修为比她高上许多,还阴险地在乐曲中渗透摄魂之音,她对音修的了解浅薄,没能及时做出应对之法,这次栽在云其和手中,她自认倒霉,任由云其和嘲讽。
    ——
    与此同时,尹筝正在靠近南仟峰,有只鸟雀灵兽挡住她的脚步,唧唧喳喳地向她传达着危险,尹筝谢过它,召来狰兽与天狗护佑,迅速赶到黎灵鸢的洞府,可那里已空无一人。
    “天狗,拜托你找找姐姐的位置。”尹筝向天狗请求道,天狗叫了两声,嗅闻着黎灵鸢的味道,扇动翅膀飞向山林,尹筝召唤鹤鸟坐骑,紧随天狗而去。
    尹筝寻找着黎灵鸢的身影,远远便看到黎灵鸢正浑身是血地趴在地上,焦急万分。
    黎灵鸢吐出口血沫,对云其和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我死了师祖也会死?”
    云其和神色癫狂,狞笑道:“师祖既与你结了契,便已经跌落至泥潭,师祖既不再冷心绝情,也不再高高在上,那便不值得我崇敬,而你亵渎了师祖,你们都该死。”
    黎灵鸢觉得云其和病得不轻,将视线从云其和狰狞的脸上移开望向别处,竟注意到尹筝正向她冲过来,她连忙用暗中积蓄的灵力画出转移阵将尹筝送走,如今她与尹筝都远不是云其和的对手,尹筝过来只是白白送死。
    云其和注意到黎灵鸢的动作,回头看向后方,正好见到尹筝消失在传送阵中,“能做出传送阵,却先救别人,是在向我展示你的品性高尚?”
    “我品性如何,与师祖如何,都与你毫无关系,你既然要杀我那就快些动手,反正我也不想活。”黎灵鸢又咳出一口血,师祖真是心硬,同心契能共享生命也会分担痛苦,她都伤成这样师祖还是无动于衷,看来今安替她争取来这同心契,并不能护住她的性命,只是辜负今安的一片心意了。
    黎灵鸢将尹筝送走后,灵力耗尽,再没其他办法,不过转念一想,她死了还能带上师祖,也算为今安出了口气,心中顿觉畅快,黎灵鸢安详地闭上眼,反而使得云其和暴怒地扯断了琴弦,吼道:“你凭什么能坦然赴死!与师祖结了同心契,你怎么能轻易放弃一切去死!”
    “既要杀我,又要骂我,哪有你这样的人,难道你也想与师祖结同心契?呵呵。”黎灵鸢故意激怒云其和,反而使云其和冷静下来。
    云其和坐在地面缓慢调息,压下心中肆虐的情感,问道:“师祖并未来救你,可他应当能通过同心契感知到你有危险,为何不来?”
    “你不是自诩最了解师祖?你猜。”黎灵鸢反问道。
    云其和静下心来仔细回想,倒真琢磨出了个大概,是他刚才一时被情绪冲昏了头,才冲动地找上黎灵鸢。“是我莽撞了,真是惭愧。”云其和换上一副笑脸,抚弄着断弦,“你们虽结了契,可师祖大抵是因情势所迫,而且如今看来,师祖并不在意你,黎道友,方才是在下失礼。”云其和弹奏着解摄魂术的韵律,使得黎灵鸢身上的灵力渐渐恢复。
    “一句失礼便想将过错抹消,云师兄,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黎灵鸢从地上支撑起身体,估摸着灵力已恢复了三成,将灵力都聚集于胸口,动用同心契强制将师祖召来此处,而后故意向着满脸不悦的师祖撒娇道:“方才我差点被云师兄杀掉,夫君可要为我讨个公道。”
    云其和正虔诚地对师祖下跪,黎灵鸢只看见一道剑影闪过,云其和的头颅被利落地斩飞,落在地上骨碌碌地转动,撞到树后停住,那头颅的神色有些懵懂,似乎还没明白自己为何身首分离。
    “回去了。”师祖说罢,也没管她,自顾自地走远。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