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捡到师祖残魂以后 第九章危机(H)

第九章危机(H)

    万法宗,
    子仑峰。
    四季都在飘雪的山顶,有一人盘坐其上,通身覆盖着积雪,垂落着的青丝裹着层冰,也变成了雪色的白,如同雪雕成的美人般,反射着太阳的暖光,明明圣洁高雅,却带着诱人摧毁玷污的干净脆弱。
    朦胧的云雾弥漫在山顶,一道银光划过,破开沉闷的雾霭,美人紧阖的眼眸慢慢睁开,在那比常人更加黑沉的眸子中,变幻莫测的光影交织,将那漆黑的阴影渐渐点亮,他身上的积雪开始消融,露出了被埋在其下的纯白衣袍。
    在那双剔透的眼中,似乎一切过往踪迹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飘落的雪都为他停顿刹那,直到他瞳中的光影停止,重归漆黑,雪才继续落下,融化在他的身上,洇出了点点湿痕。
    美人起身握住闪着银光的重剑,宽大衣袍的袖口隐约可见他握住剑柄的修长手指,常年握剑的手清劲有力,轻轻地将重剑向空中一抛,剑便如同温顺的坐骑般浮在他脚边,等待主人踏上。
    在他乘上剑后,山顶突然刮来一阵烈风,裹挟着刺骨的冷意,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被融冰沾湿的青丝随风飘起,他指尖在风中随意划过,一道符便成了型,风瞬间止住。
    “黎灵鸢。”
    温润声线平静地于子仑峰巅响起,远在南仟峰洞府中的黎灵鸢猛然顿住。
    “怎么了?”靠在她身旁的今安歪头看她。
    “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黎灵鸢疑惑地看着周围,迷阵照常在洞府之上运转,洞府中只有她与今安两人,外面的声音又无法穿透迷阵,也许是她的错觉。
    黎灵鸢的思绪飘远,在洞府中待得太久,心中总有些不安,算着日子,还有两年便是收徒拜师大典,各峰长老有收徒意愿的都会到场,新晋弟子则是必须到场,毕竟没有拜师成功的弟子会被分配到外门,变成为宗门做杂事的苦工。
    今安可以保证她不会被驱逐出内门,也会为她寻得合适的师尊,她不用担心任何事,乖乖躲在洞府中就好...可这样便能高枕无忧吗?心底被她刻意忽略的违和感越来越强烈,有种莫名的力量将她拽入黑暗的漩涡,仿佛胸中漏出了一块空洞,心在不断地下沉。
    “黎儿。”今安温暖的怀抱将她从压抑思绪中抽离,黎灵鸢陡然回神,眼中倒映着木桌上摆着的阵法,“今安...”
    时间在飞速流逝,今年已是他们一同度过的第八年,她握住今安放在她身前的手,把玩着他漂亮莹润的手指,今安最近眼神中总带着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在他们相处的这几年中,今安几乎是倾尽所能地将他所会的阵法全部教授给她,包括一些上古禁阵,这样的急切,让她有种风雨欲来的不祥预感。
    黎灵鸢犹豫地问道:“会发生不好的事吗?”
    “或许吧。”今安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黎灵鸢抓着今安的手贴在自己脸颊边,“今安在瞒着我什么?”
    “嗯...”柔软的唇覆上她耳边,舌头舔舐着耳廓的黏腻水声清晰地传来,她的身体脱力般软倒在今安怀中。
    “别舔...嗯啊...很痒...”黎灵鸢微弱地挣扎几下,湿润的舌尖钻入敏感耳道中,她拽着今安的衣袖绷紧身子,“哈啊...不...”
    坚硬的阳具隔着腰部的衣物传来烫人的热度,今安在她耳边的吐息变得急促,“黎儿,抬腰。”又变成这样,今安总是回避她的问题,而她还总是被今安诱惑。
    黎灵鸢不争气地抬起腰,今安撩开她的衣摆褪去亵裤,将硕大的龟头抵在她的穴口处,黏膜相触的瞬间她便回忆起那东西带给她的快乐,肉穴深处饥渴地抽动,“快...今安...”
    蠕动的花穴口吮吸着贴在那里的阳具,今安轻笑道:“里面,在动。”
    “别欺负我...快些...啊啊!就这样...好棒...”肉棒一口气插到深处,填满了内部,收缩着的穴肉紧紧吸住了侵入其中的粗大硬物,今安在她耳边闷哼出声:“呃嗯...啊、嗯...”
    缓过了最初几乎冲昏头脑的快感,今安开始激烈地律动,仿佛要把她弄得七零八落般,她的身体十分不体面地摇晃着,散开的长发被颠得胡乱飞舞,胸前的双乳随着她的身体上下晃动,敏感的乳尖摩擦着柔软的布料,今安修长的手指探入衣襟包住她胸前的滚圆,用指缝夹捏着突起的红点,快感从胸前到下腹连成白色的线,陡然将她送上了巅峰,她后仰起身体浑身剧烈颤抖,“啊,啊,咿呀...嗯!哈啊...”
    “唔...嗯...”今安低喘,在她体内的阳具猛然涨大一圈,“哈啊,黎儿...好美...好喜欢...”
    没等她缓过神,今安继续毫不留情地快速顶弄,粘稠的体液在性器连接处发出咕啾咕啾的声响,深处涌上一股微妙的暖流,她挺起腰痉挛着,“呜...又要...到了...啊!呃啊...”透明的水液从她腿间飞溅出去,滴滴答答落在了木桌的阵法上,她的脸烧得通红,小声地说道:“那个...弄脏了...”
    “呵呵...”今安笑着抱起她的双腿向两边打开,将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出来,青筋鼓起的粗壮阳具在那小小的洞口处肏弄,源源不断的淫水不受控制地从穴口喷出,黎灵鸢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不去看那被淋满淫水的木桌和阵法。
    今安却直接抱住她的腰将她压在木桌上,她喷出的淫液贴在胸前,带着些让人不快的凉意,她支起手臂在木桌上撑着上身,今安反拧过她的双手压在她背后,身下开始动作,紧贴着木桌的乳尖随着今安的撞击而摩擦着粗糙的桌面,“痛...唔!啊...好痛...不...”
    在她以为乳头会被这样磨破的时候,今安终于重重地向里一顶,在她的深处泄出了欲望。
    黎灵鸢用清洁术清理掉身上黏腻的淫水,站起身来微怒道:“今安好过分。”
    胸前泄露的一片春光让她看起来毫无威慑,反而像在撒娇,今安给她整理好她的衣服后,捧着她的手轻吻,诚恳地向她道歉:“抱歉,做得,太过了。”
    正当他们争执时,迷阵轰然破碎,完全意料之外的发展让黎灵鸢愣在原地,一道凛冽的剑气破空而来,今安迅速拉着她躲开,那剑气斩断她的一缕头发,钉在她身后的墙上,刻出深深地沟壑。
    她转头看向门前,一身白衣的男子静静地站在那里,绝代风华的美貌,雍容贵重的气质,璀璨绚烂的阳光在他身后都成了陪衬,为他的衣袍笼上一层金边,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但却陌生得让她恐惧。
    他手中那柄剑的剑锋反射出凛冽寒芒,刺进她眼中,仿佛眼底被扎穿,脑中传来闷闷的痛。
    或许她不该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但她还是开了口:“来者何人?”
    “你不是很清楚么。”
    他周身浮动着超越此世的强大力量,带着让人望而生畏的庄严,不容亵渎的神圣,那双熟悉的黑沉眼眸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
    “请尊上明示。”黎灵鸢紧张地吞咽着唾液,握紧了今安的手,忐忑不安地看着面前的师祖。
    “他是吾三魂之一。”师祖淡漠地对着她身边的今安说道:“过来罢。”
    “不行!”黎灵鸢不知哪来的勇气,用力抱住了今安的腰。
    三魂之一...
    她的记忆回到初遇今安的时候,那时她从阵法中救出了今安,他如同孩童般懵懂,单纯地顺从欲望勾引了将他从禁阵中释放的她,她也甘愿被他吸引,随着时间流逝,残魂脱离禁阵的束缚后渐渐获得本体的记忆,今安的心智渐渐成熟,且与她心意相通,为保护她做出迷阵。
    于洞府和今安度过的这几年中,今安只与她肉体纠缠,却从不和她神魂相交,原来是因为今安没有神魂,他是残缺的,是三魂六魄中的爱欲之魂,如果魂魄归位,今安便不再是她的今安,她不要这样。
    可师祖的力量哪是她可以抗衡的,四周的空气瞬间凝固,窒息感让她跪倒在地,师祖的剑刃架在她的脖颈上,凉薄道:“轮不到你来置喙。”
    “放了她。”今安用手握着师祖的剑,“我,跟你走。”
    黎灵鸢紧紧抓着今安的衣衫:“不要,不要!”
    师祖拥有千年修为的恐怖威压遽然降下,黎灵鸢呕出了一大口血,狼狈地趴在地上,手也无力地放开今安的衣衫,七窍都开始向外溢血,那触目惊心的红彻底激怒了今安,他身上爆出骇人杀意,周身戾气翻涌,一把夺走重剑斩向师祖。
    师祖只用一个指尖便止住今安的动作:“我死,你也活不成。”
    “那便,都死。”今安眼中翻滚着灼热的恨意,师祖瞥向地上奄奄一息的黎灵鸢,道:“何至于此。”
    听到他的话,今安呆滞片刻,眼中的情绪忽然消散,而后渐渐浮现出讽刺的神情,“所以你,无法,得道。”
    “尔有何高见?话都说不清楚,不如早日归位。”师祖周身冰冷的气息愈加明显,黎灵鸢感到身体的温度正加速流失。
    说不定,她会死在这里,黎灵鸢眼前闪过今安与她的种种,从她们的初遇,到她和今安的初吻,今安与她的初次,她们在洞府的门板前、木桌上,床榻上欢好,今安教她画的古怪阵法,今安给她雕刻的玉人,温柔笑着的今安,温怒的今安,还有她的同族姐妹,她的生身父母,她们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
    “好冷...”黎灵鸢蜷缩起身体打着寒战。
    “别怕,黎儿。”听到黎儿的呢喃声,今安蹲下身捧起她的脸,柔和的灵力注入她的身体,温暖的气息驱散了冷意,黎灵鸢昏沉地睁眼,却只能看到一片鲜红,随后连那鲜红也从眼前消失,她的意识陷入黑暗。
    今安将黎灵鸢护在身后,看向面前的本体,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真是,可悲。”
    本体将爱欲情感封印,做了这么多年的行尸走肉,若不是黎儿将被剥离的他解救,只怕本体永远也悟不出真正的道。
    用非人般的理性将修为提升到极致,却毫无用处,瓶颈甫一松动,便想要融合残魂准备飞升,还伤了他最重要的黎儿。
    与本体谈论情爱还不如对牛弹琴,今安沉吟片刻,道:“若要,融合,先结亲。”
    “同我谈条件?你凭什么。”本体强硬地抓住今安,将他带到了子仑山顶的一处洞府中,地上是早已布好的融魂大阵,只要将残魂推入阵中,被剥离的魂魄自然会与本体相融。
    “凭记忆。”今安挥手将融魂大阵解开,懒散地坐在洞府中的石凳上,斜睨着本体,“所以,先结亲。”


同类推荐: 江湖夜淫雨(武侠 高H)永恒国度樱照良宵(女师男徒H)入红尘(1V1 H)靠啪妹称霸修真界月魈【仙侠NP】【修真np】村姑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