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金主(十一)

金主(十一)

    现在的情况倒是让方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穆怀周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还捂着她的眼睛,动弹不得,也看不到身边,她只能感觉到身旁的温度骤降,甚至手臂上泛起了鸡皮疙瘩。
    “很痛啊……”
    “脚……鞋呢……”
    “鞋呢……”
    声音像是从远处飘来,又像是紧紧绕在耳边。
    方慈几乎无法呼吸了,穆怀周紧抱着她,直退得身体紧紧贴住窗户。
    突然一阵彻骨的凉意,方慈感到似乎有什么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过一般,而后突然觉得有风刮过,燥热的带着南方城市微湿的风,一时间耳边嘈杂了起来。
    这屋中如此密闭,哪会有风刮来,方慈一愣,随后感觉到,紧紧环着自己的穆怀周,身体变得冰冷了起来。
    “方慈!”夏如是大叫一声,方慈被遮住了眼睛,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猛地一拽,几乎拽得她觉得自己手臂和肩膀都脱开了,她狠狠一个趔趄就跌了出去,紧抱着她的穆怀周也一起摔倒在地。
    “操。”方慈骂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夏如是面色苍白的拉着她,她转头看去,发现身后一整面玻璃不知何时已经全部碎裂,穆怀周的脚,就堪堪在最边缘,再往外一步,就会从叁十楼跌落。
    来不及深究夏如是怎么突然可以抓到自己,她麻利地从地上爬起来,蹬了几下腿,把脚上的高跟鞋踹了出去,光着脚跑到穆怀周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脸,他纤长的睫毛紧闭着,没有任何反应,无奈只能拽住他的衣服,使劲地向屋内拉动,试图远离危险的边缘。
    “操,他可太重了。”这身每次都挑逗得方慈性欲高涨的结实肌肉,在这会儿让她吃尽了苦头,手脚并用着才将比自己高了一个半头的穆怀周拉动了不到半米,方慈坐在地上喘着气。
    可穆怀周的身子凉的几乎像个尸体一样,方慈心说坏了,难道已经死了?
    她一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手指摸到他的颈动脉。
    还在跳,还活着。
    “咯咯……咯……”穆怀周的喉咙中发出奇怪的声响,像是卡了一口老痰,方慈连忙靠近,试图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鞋……鞋呢……?”
    这句话从穆怀周的口中,用穆怀周的声音说出,显得格外的诡异,方慈后退半步,说是怎么突然不见了那个厉鬼,原来上了穆怀周的身!
    这完全超出方慈的预料之外,她不是没见过鬼上身,关键是她不会处理这个情况啊!
    夏如是也在一旁急得跺脚,方慈转头看他:“你能干点啥不?”
    “我要是能我也不用在这边干着急了!”
    夏如是的没用程度超出了方慈的预料,她心说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一口就咬破了自己的大拇指,血珠瞬间就溢了出来,然后她狠狠地把手指点在了穆怀周的眉心,说道:“出来聊聊!”
    话音刚落,穆怀周的口中隐约吐出一些音节,却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方慈打算再将血抹在他的眉心,突然,他整个人就直接站了起来。
    一个人在地上趴着,起身是需要步骤的,手撑着地,或者腿部使力,弯着腰再站起身。
    而穆怀周则像腾空而起一般,双脚就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嘿嘿嘿……有鞋了……”他口中喃喃着。
    穆怀周的表情极为奇怪,嘴角咧着,几乎咧到嘴角,眼睛无神地睁着,像是拙劣的鬼脸,口中一直鞋啊鞋的说着。
    要是只这样说也就算了,看他脚下又开始缓缓走向窗边,方慈急得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直冰得她打了个哆嗦。
    “穆怀周!穆怀周!穆怀周!”她大叫叁声穆怀周的名字,又再次试着把拇指贴上他的眉心,谁知他突然身姿灵活了起来,一下子把方慈推了出去。
    我靠,方慈在心里骂,这次太得不偿失了,以后和穆怀周做爱都有心里阴影了。
    见叫他的名字不管用,方慈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又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拇指,刚刚的有些凝固迹象的血,又瞬间流了出来,她痛得眉梢都跳了跳。
    只见她将从口袋里掏出的东西与血混在一起,粘在了拇指上,喊道:“夏如是你能碰到人了你拉一把他啊你他妈傻吗?!”
    一口气连断句都没有的话吼得夏如是一激灵,身体比脑中先行一步,就按住穆怀周的手腕。
    方慈又跑过去,趁夏如是阻止了穆怀周的动作,狠狠地将手指按在了他的眉间。
    “文……文洲……”穆怀周突然清醒了一般,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眼神也逐渐有了焦距,原来方慈按在他眉间的,竟是一根头发。
    “章厉行!”方慈大喊一声。
    “章文洲现在正在看守所,你敢让穆怀周有个叁长两短,你儿子一辈子就毁了!”
    那根头发正是方慈那天从章文洲头上薅下来的,她一把拽了好几根,反正这会儿都揣在口袋里,方慈后悔没把章文洲薅秃了,甚至恶向胆边生地想着剁他一根手指会不会更有用。
    但不管怎么样,听了方慈的话,章厉行清醒了过来,不等他有反应,方慈语速极快地说道:“你用命换来的后果就是你儿子去坐牢吗!”
    “文洲怎么了??”章厉行被方慈的话扰乱了心神,就看到穆怀周眉心的红光闪了闪,然后他的身子突然又倒在了地上,而章厉行被从他的身体中驱赶了出来。
    方慈目瞪口呆:这命格是真的牛逼……
    没时间感慨穆怀周到底是怎样以一个幸运儿,方慈看着旁边的章厉行,他依然是那副死时的恶心模样,看得方慈皱了皱眉头。
    她不太害怕鬼,不代表她不会觉得这种样子恶心。
    方慈捏住了鼻子,恶臭味依然不住地窜进鼻子,她面不改色添油加醋地说着:“呵,章文洲为了帮你报仇,将穆怀周重伤,他今年可是已经满十八了,谁知道他这么不长眼去惹穆怀周?看看能不能给他判个十年八年,让他在牢里待到爽。”
    章厉行本就可怖的面貌,听了这话更加扭曲,他扑过来,一把将方慈抵在了墙边,恶臭熏得方慈眼睛都睁不开,几乎要吐出来。
    “你说什么?”似乎是为了质问方慈,章厉行的脸更加靠近她,几乎脑浆都要蹭到方慈的脸上,方慈干呕一声,继续说道:“你是听不懂人话?你的好儿子马上就要因为故意伤害罪坐牢了,他是判刑还是释放,就是穆怀周一句话的事情。”
    夏如是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跑过来扯开了章厉行。
    令人作呕的味道总是远离了一些,方慈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那里,和章厉行沉默对视着。
    “我怎么能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他开口问道。
    “你爱信不信,反正不是我儿子。”方慈这会儿实在是累得不行了,不顾章厉行杀人一样的眼神,瘫在了沙发上。
    方慈活动了一下脚踝,刚刚光着脚在屋里跑来跑去,险些扭了脚,看章厉行不说话,她心里也有点没底,她不确定这人还能保持理智多久,继续开口说道:“可惜了,都高叁了,成绩那么好,再过不到一年就高考了,不知道坐了牢他妈受不受得了哦,造了什么孽,老公跳楼儿子坐牢,惨哦。”
    方慈的语气实在欠揍,夏如是在一旁听得都担心章厉行直接去掐死她,他紧挨着章厉行,免得他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可以快速阻止,谁知听了方慈的话后,章厉行却沉默了良久。
    过了半响,他才开口,声音中带着无尽的疲倦:“每一日的12时,我都要重复跳楼那日的痛苦。”
    “痛得狠啊……头撞在地上被砸扁,脑浆溅出来,然后浑身的骨头都狠狠地碾在一起,刺进内脏里,想开口,一句都说不出,嘴里满满的血,吐出来的还有些肉沫渣滓。”
    “凭什么啊……我兢兢业业在这里工作了二十五年啊……”
    “而有的人,生来就在人之上么.......”
    “够了够了啊。”方慈不耐烦地打断,她的目的可不是在这边听一个鬼讲述自己的悲惨生前故事。
    “别缠着穆怀周,你儿子继续回去上课,穆怀周出事,你儿子起码十年起步,选吧。”方慈一副生意人的样子,和章厉行讨价还价道。
    章厉行深深一声叹息,这声叹息中饱含着不甘,一双猩红的眼睛盯着方慈,说道:“就算我放过他,未必别人放过他  。”
    方慈沉默了一瞬,随即想到应该是指点章厉行在中午自杀的人,但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更重要,她看着章厉行说道:“别扯开话题。”
    “呵呵……”章厉行发出一声阴恻恻的笑声,死死盯住在地上昏迷的穆怀周,又看了方慈一眼,一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我……”一句国骂在方慈嘴边打了个转,最后还是没有骂出声,她半躺在沙发上,浑身脱力,看着在一旁呆立着的夏如是,低低说了句:“吓死我了……我以后一定要他好看。”然后两眼一翻,也昏了过去。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