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墙有茨 [灵异 NP] 绕南村(十四)

绕南村(十四)

    陈翠参加考试的事情,方慈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夏如是也不知道她联系的谁,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的男声,笑起来很是好听。
    只是错过报名时间而已,又不是什么国家的统一考试,学校那边重新开了一下系统,陈翠就顺利地报了名。
    这已经是他们离开绕南村一周后的事情了。
    那晚过后,村子里死了七个人。
    分别是陈翠的爷爷陈武,爸爸陈武,和奶奶刘秀霞,还有那个跟着方慈进来的主播,李国庆。
    另外叁人则是和陈武一起拼车回来的老乡,早上时,被发现死在了睡梦中,但表情充满的惊惧,身上附着一丝水汽。
    这样的大事很快就惊动了当地警方,但是经过调查,除了陈武是死于跌倒后撞到了后脑勺,另外几人都是心脏骤停导致的猝死。
    而诡异的是,经过法医的坚定,陈武的死亡时间应该和夏如是差不多,但是夏如是出事后第二天早上的新闻报道中,无数人在视频里看到了他站在门后,阴恻恻地看着镜头。
    这条消息,警方没有公布,这种挑战大众唯物主义观点的事情,由他们内部震惊和消化就够了。
    方慈这会儿正在家里翘着脚吹着空调,手里拿着冰淇淋,看着最新一起的综艺,笑得前仰后合。
    夏如是在一旁静静地站着,陈翠的事情解决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消失,方慈也觉得奇怪,但是最终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任他继续待在身边。
    “这些到底是什么?”那天天亮后,看着熟睡的陈翠,夏如是问方慈。
    “还记得我说的流产的婴儿吗?”方慈说道。
    怎么能不记得,像剥了皮的青蛙,似人又非人,趴在刘秀霞的腰间。
    “看样子郑娜似乎打过不少次胎,这些婴鬼就缠上了他们家。”
    夏如是仍不解:“那为什么她没有事情,打胎的不是她吗?”
    方慈说:“孩子怎么会伤害妈妈呢……”
    “那电影里不都是……”
    “所以是电影啊。”
    看夏如是依然非常不解,方慈叹了口气,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绕南村,有一条路,村里人很少走,因为那条路旁,扔满了被人抛弃的女婴。”
    “就是你出事的那条路。”
    “她们都很弱小,但数量庞大,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怨恨,困在那里。从小我从那里经过,就喜欢缠着我,像小猫一样的哭,或者想伸手拉拉我,我总是嫌烦,不想搭理。”
    “这次可能是由于陈武的死,血气激到了它们,而刘秀霞本来就已经被婴鬼缠身多时,她带着这些小鬼回到家里,他们家中就有了怨气聚集的条件,所以都聚在了这里,杀了他们全家泄愤。”
    “那为什么不能……冤有头债有主呢……”夏如是低声问道。
    方慈嗤笑:“那可能整个村子都没几个能活下去的吧。”
    两人正聊着,突然方慈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嗯了几声,然后抬头看着夏如是,笑得两个小梨涡都出来了:“那个乘务员被开除了,铁路那边还打电话感谢我的举报。”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约是7月中旬,陈翠联系了方慈。
    用方慈的话说,陈翠是个倒霉孩子。
    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才念到六年级,好在成绩一直优秀,她想借着市里对优秀学生的特招,离开这里,但爷爷却瞒着她,为她说了一桩亲事,听说还拿了对方二十万的礼金,一定要让她退学嫁人。
    而她的妈妈郑娜,今年只有叁十二岁,也就是说,只比陈翠大了十七岁。
    通过和陈翠的聊天,夏如是和方慈了解到,在郑娜生下陈翠后,十年里,反复打胎六次,因为每次去乡镇诊所,都查出是女孩,直到生出陈壮壮,她受不了,去诊所了做了结扎。
    陈翠这次联系方慈,是来报喜的。她顺利通过了市里一中的特招,中考也考出了优异的成绩,九月份就要离开绕南村去省会念书了。
    她见到方慈的时候,眉宇间确实藏不住的忧虑,夏如是当是亲人的去世,让她难过,而细听二人的对话,却觉察出了一些异样。
    “如果被人发现……我该怎么办……”
    “你放心去上学,不会有人怀疑你。”
    虽然这个话题被方慈叁言两语就打发过去,但经过这次相处,对方慈有了一些了解的夏如是,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
    安抚了不安的小女孩,方慈将她送走,继续在咖啡厅里玩着手机,而夏如是开始思考起来究竟是什么让他觉得不对劲。
    突然,他恍然大悟一般看向方慈:“难道陈翠的爷爷是她……”
    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不论这么想,这都显得太过于惊悚,但除此之外,还能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吗?
    方慈悠闲地喝着咖啡:“我可什么都没说。”
    夏如是愣愣地看着方慈姣好的侧脸,她低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微笑了起来,小梨涡在唇角下忽隐忽现,即使没有涂口红,她的唇也看起来娇艳滑润。
    看着这样一张脸,夏如是却突然背后起了一层冷汗。
    白世星关掉了档案的页面,他从电脑面前抬起头,黑眼圈重得几乎要从眼下掉出来。
    他看了绕南村案件的视频资料,猝死的主播李国庆的直播录像,警方要求平台方全程提供,他看完了所有的画面,尤其将其中方慈出镜的片段反复仔细,一秒一帧地看。
    从最开始出现,李国庆拍到方慈蹲在地上,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白世星敏锐地察觉到方慈的动作非常奇怪,像是……在抚摸着什么?
    但无论他怎么回访这段视频,方慈的脚边,什么都没有。
    第二段视频是李国庆把镜头怼到了方慈的脸上,方慈也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你们最好还是离开吧”
    最后一段和方慈有关的视频,是在陈家门口,他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叁分,李国庆试图进屋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方慈吓了一跳,方慈问他:“不是说让你走?”这时的画面有些晃动,应该是李国庆没有拿稳手机,然后白世星听到李国庆的声音:“那你在这里做什么?”方慈的表情在黑暗中有些不清晰,但好像是在笑,她说:“我帮朋友来办点事。”然后就直接拉开门走了进去。
    之后李国庆紧跟着方慈进去了,但画面中,方慈几乎是进去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直觉告诉白世星,方慈一定知道些什么。
    她口中的朋友,到底是夏如是吗?
    他的脑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白世星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但方慈确实帮助陈翠报名了考试,除此之外,她还帮哪个朋友?
    自那日齐哥给他调出了几个和方慈有关案子后,他就再也无法将注意力转移。
    十五年前,她的继父继母和哥哥,在梦中去世,死状惊悚,她毫发无损。
    十年前,申江中学一班级内两名男生深夜猝死教室内,被警察发现时,她正在课桌上睡觉。
    一个月前,支教男教师车祸身亡,而她的车被拍到有嫌疑在事故发生路段和时段经过。
    同时一个月前,绕南村陈家离奇死亡叁人,是她报的警。
    她的身上满是疑点,却一次又一次全身而退。
    “方慈……”白世星看着档案中,她纯真的笑容,沉思了起来。


同类推荐: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我和我的冒险团武侠世界轮回者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重启最终纪元我的体内有手机虚幻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