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老祖宗她失忆了 28.离师兄啊

28.离师兄啊

    落无涯自认是君子,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可现在她让他当打手这样对付一个小辈,落无涯实在做不出来,此时此刻,他骑虎难下。
    他现在比较想把眼前的女人扔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清越的嗓音。
    “翩翩。”
    落无涯心一慌,看着花翩翩,对方却老神在在。
    奚锦又问道。
    “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在跟落宗主做什么呢?”
    花翩翩朝落无涯挑了下眉,仿佛在说你看吧他是不是很烦人。
    落无涯:“……”
    你们都很烦人,想把你们都赶出去!
    所以说他到底是怎么搅进花翩翩这趟浑水里来的?
    现在还被人抓了个当场,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落无涯沉默,花翩翩则坦然地答道。
    “我有事找他帮忙,你找我什么事?”
    她这么说完,外面的奚锦说道。
    “我做了宵夜,有酒有肉,你吃吗?”
    不出所料,当听到有吃的,花翩翩立马说要,落无涯已无力吐槽。
    “落无涯,一起吃吧。”
    花翩翩不由分说就拽着他要去开门。
    落无涯刚要拒绝,花翩翩朝他嫣然一笑。
    “你答应过我的,况且你不在,我喝了酒万一他要对我做什么怎么办?”
    落无涯只好被她牵着鼻子走。
    深更半夜,两男一女,对桌而坐。
    落无涯察觉到奚锦投向他的眼神透露着不善,俨然已经把他当情敌。
    至于帮他拉仇恨的罪魁祸首,正埋头大快朵颐。
    吃吃吃就知道吃!!
    落无涯喝了一杯又一杯,然后,他把自己灌醉了。
    不对,这酒不太对劲。
    落无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子胆大包天,在他的地盘上竟然还敢做手脚。
    他头一歪,就靠在了花翩翩身上,被她手臂给扶住了。
    靠在花翩翩怀里,落无涯头脑还有几分清明,他明白这绝不是普通的迷药,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搞来这些邪门的东西。
    他曾认为修为无敌,六界横着走,还真没想到自己一而再地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
    “落宗主似乎醉了,我送他回房吧。”
    奚锦放下筷子,说道。
    落无涯靠着她胳膊耽误她吃东西,花翩翩索性手臂一抬,他的脑袋就滑落到她大腿上,她就任他这么枕着。
    她将视线投向奚锦,直接戳穿他的故技重施。
    “你又在酒里动了手脚!”
    上次吃了亏,花翩翩这次就没碰酒,没想到他还真又这么干了。
    奚锦没有否认。
    “翩翩,谁让你现在都不愿意跟我亲近呢?”
    听着语气,他还委屈上了,落无涯都气笑了。
    “强扭的瓜不甜。”
    花翩翩一边道,一边还顺手摸了下落无涯的脸。
    这么一大把年纪被人光明正大揩油的落无涯:“……”
    “你忘了,我们是情投意合。”
    奚锦伸出手,想要摸花翩翩的脸,被她“啪”地一声拍开。
    “你都说了我忘了,那既然我都忘了,你就不要强人所难。”
    气氛一时僵滞,落无涯这么近距离地看好戏,他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她的脸上。
    从这个角度看,花翩翩还挺可爱的。
    就在落无涯望着花翩翩出神之时,奚锦忽然动了手。
    “我送落宗主回房。”
    语罢,他不由分说就朝落无涯伸出手来。
    花翩翩却一把抱住了落无涯。
    “我说了不用。”
    这俩人,俨然以他为道具,上演了一场拔河。
    而花翩翩为了占上风,抱住他上半身压下来,她的胸就压到了落无涯脸上,他差点没被她用胸闷死。
    落无涯觉得这一幕简直荒诞至极。
    要是这时候有人撞见,那他的脸就丢光了。
    上天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有意让他死个透透的,门外响起了离笙的声音。
    “是你吗翩翩?”
    落无涯根本来不及阻止,花翩翩一听有人,立马叫道。
    “是我!快进来帮帮我!”
    一听她求助,离笙立马推门而入,然后就愣住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花翩翩倒是没说奚锦在酒里下药的事情,只说他喝多了,俩人搬不动他。
    闻言,离笙立马过来帮忙,落无涯直接装作醉死了。
    真是太丢人了!!
    “离宗主。”奚锦礼貌地颔首。
    离笙朝他扫去一眼,刚才他注意力都在翩翩身上,这时候近距离瞧这少年,他陡然吃了一惊,差点都唤出一声席师叔。
    不过就一瞬,离笙便将自己的情绪掩下去,悄然仔细打量,愈发暗暗心惊。
    落无涯入门晚,所以与这位师叔接触不多,而离笙入门早,这位师叔又实力超群,他自然了解得多。
    不光容貌一模一样,就连气质神态都一样。
    世上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离笙忍不住将视线投向花翩翩,还是故意模仿呢?
    他这念头一起,就有些收不住,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离笙将落无涯扶了起来,花翩翩也装模作样地扶住落无涯另一边,俩人扶着落无涯走出去,奚锦自然没有跟过来。
    离笙将落无涯放到床上,还体贴地给他盖上被子,落无涯正在心里默默回忆和怀念曾经师兄给予的关怀,就听到离笙对花翩翩语气复杂深沉地唤了声。
    “翩翩……”
    然后,他即使装醉闭着眼,也探到离笙靠近了花翩翩,顿了一下之后,他双臂轻轻拥住了她。
    花翩翩抬头望着离笙,她问得直接。
    “你上次说我们曾在一起过,所以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离笙嗯了一声,没有迟疑便直接承认了。
    花翩翩有些苦恼。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了。”
    “没关系。”离笙习惯性想摸她的头,手却顿住了。
    还是花翩翩主动踮起脚,将头顶碰触到他的掌心蹭了蹭。
    “没事,你摸吧,我感觉得出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落无涯屏息凝神,呼吸都不敢。
    不过俩人压根没注意他,离笙揉了揉花翩翩的脑袋,他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话你以前也说过,在你跟我分手的时候。”


同类推荐: 速成炮友(NP)【咒回乙女】恋爱幸运曲奇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被篡改的秦后500年死对头是猫薄荷而我是猫怎么破[娱乐圈][我英]日在雄英这些书总想操我我和我的狗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