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老祖宗她失忆了 20.她的男人们

20.她的男人们

    说实话,落无涯真无法确认花翩翩到底有没有生孩子。
    虽然他关注她,但以俩人如今的地位,已经相当于祖宗的级别,必然不可能跟个小辈一样四处乱晃悠。
    就算她不是跟他一样深居简出,那出行也不会大张旗鼓,行踪对于旁人来说,也是神出鬼没,飘忽不定。
    就像这次他听到消息去寻她,逮着机会打算好好“落井下石”一番之前,落无涯也有五百多年没见过花翩翩了,她要是跟人生了孩子也不是没可能。
    但是跟魔头扶游?
    落无涯直觉还是震惊和意外,当然若放在花翩翩这女人身上,又貌似合理,毕竟她似乎没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
    就像她前脚刚踹了那家大业大的郁衡,后脚就拐骗了离师兄。
    加上落无涯上次去救她,以为她水深火热,却撞到她刚跟那魔头翻云覆雨过,这也就说得通了。
    落无涯在脑子里将线索捋了一通,这时候,他对于眼前这小家伙就是花翩翩的孩子,几乎已经信了七八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能干涉了。
    只不过,花翩翩也不在他这儿啊!
    “她不在这里,被人带走了。”
    落无涯这会儿就有些庆幸奚锦把花翩翩带走了,麻烦也不是他麻烦,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他继续看戏就好。
    扶游皱了下眉,他释放出魔气仔细探查了一番,落无涯任他找也没阻止。
    虽然他捕捉到她的一缕气息,但已经很弱了,显然人之前在这里,现在的确不在了。
    既然人不在这里,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扶游拎起小骨头就走,结果他行了一会儿,一转身,看到身后不远处御剑的落无涯。
    “你跟着我作甚?”
    落无涯总不能说自己跟过来看戏的吧,于是他淡淡道。
    “毕竟是同门,总要看看她是否安好。”
    扶游却不耐道。
    “安好如何,不安好又如何?”就算现在是好的,等他找到她,她的死期也到了!
    他这个同门师兄跟过去帮她收尸倒是刚好。
    反正都是要找人,多个帮手也好,况且落无涯暂时也没妨碍他,扶游便随他跟着了。
    但二人合力,竟然寻不到一点她的踪迹,落无涯都有些诧异了。
    把花翩翩藏得这么好,那小子好本事啊!
    找了颇久都找不着,一时又没有头绪,落无涯便决定打道回府了。
    结果他一转身,便看到大魔头拎着小魔头跟着他身后。
    “你跟着我干什么?”
    扶游哼了一声。
    “连你都找不到的话,那我定然也找不到。”
    扶游这话倒是没错,也算是对他实力的侧面褒奖,落无涯欣然接受了。
    不过……所以他想干啥?
    落无涯从他这话中嗅到一丝不太妙的气息。
    他看着扶游,说来也奇怪,俩人虽然道不相同,但也无冤无仇,此前算得上是毫无交集。
    虽然扶游是大魔头,但只要他没招惹自己,落无涯也不会愚蠢到给自己随便树敌。
    斩妖除魔?
    那是他们有威胁的时候才干的事情,只要火没烧到自家门前,或者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搞事猖狂,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修真之人其实也没那么爱管闲事。
    不过因为一样厌恶花翩翩的关系,落无涯还对扶游生出过几分诡异的惺惺相惜之感。
    毕竟仇人的仇人可不就是朋友嘛!
    而现在又因为花翩翩的关系,俩人结了伴,看这大魔头还带着个拖油瓶,在落无涯眼中,扶游的形象平添了几分凄风苦雨的怨夫味道来。
    不知道是不是花翩翩叫自己哥叫久了,落无涯对于她造的孽,竟然还真培养出点帮她擦屁股的惯性思维来。
    所以当扶游表示要赖着他直到寻到花翩翩时,落无涯只能无奈地答应了。
    好在扶游在他地盘上,还知道隐藏自己的魔气,落无涯便让弟子当访客般去安排他的寝居了。
    然后,落无涯忘了交代,他那弟子竟然把扶游的房间就安排在了淮生的旁边。
    好家伙!
    花翩翩的两个男人撞在一起,落无涯想想就觉得刺激,就是可惜双方实力差太远,打也打不起来。
    就在他打算去瞅一瞅,看看有没有热闹可看时,离师兄传音给他,说他人已经到了宗门脚下。
    落无涯:“……”
    看来离师兄知道他骗他了。
    不过没一会儿,落无涯提起的心就放下了,他想得开,反正花翩翩现在不在他这里,他慌个什么劲儿?多个人找不是刚好。
    于是落无涯就把离笙请进门,同时推卸责任,说他找到花翩翩时她非要跟她小徒弟在一起,他拗不过她,只好隐瞒了,然后她被她另一个徒弟给带走了。
    “奚锦。”
    离笙瞬间就猜到了那人是谁。
    不过他注意到了奚锦也是很正常的,虽然他是他们的小辈,但放眼整个仙门,奚锦无疑是最出众的那个,鹤立鸡群都不为过。
    不管是相貌,还是天赋,尤其是他还长了一张跟曾经那位小师叔极为相似的面容。
    但以离笙的身份,也只是远远看到过此人,并没有近距离接触过,所以他对奚锦并不了解。
    “他竟然从你手上把翩翩给带走了?”
    离笙的问题让落无涯有些语塞,显然师兄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放水,毕竟他曾经对花翩翩的诸多不喜,对离笙表露过一二。
    但这就真冤枉落无涯了,不过这怀疑也合理,所以落无涯虽然心塞,但还是认真地做了解释。
    而听到花翩翩的本命剑和通天铃竟然都在奚锦手里,离笙显然受到的内心冲击不小,一改往日的淡然平静,有了明显情绪波动。
    落无涯虽然不忍在人痛处补刀,但还是问出一个有点扎心的问题。
    “师兄,你跟花翩翩有多久没联系了?”


同类推荐: 速成炮友(NP)【咒回乙女】恋爱幸运曲奇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被篡改的秦后500年死对头是猫薄荷而我是猫怎么破[娱乐圈][我英]日在雄英这些书总想操我我和我的狗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