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犬哥的妊娠期(黑社会abo壮受) 第二十五章 修罗场

第二十五章 修罗场

    “这指甲油……是小雪的……”

    透明袋子里,那瓶指甲油瓶身上贴有小松鼠最喜欢的风铃草贴纸,指甲油颜色也是她最喜欢的粉色。

    “根据指纹对照,估计也是她的指甲油吧。”白狐冷静道。

    “为什幺……会在那种医院里……她的遗物应该都在她家里才对……她祖母还好吗!”

    “放心吧,那边没事。”白狐安抚着激动的黑犬,拍拍他的背。

    小松鼠的家里现在只有祖母一人,母亲早亡,父亲不知所踪。所有遗物原封未动留着,也没人会注意到指甲油的消失。

    “怎幺回事,白狐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吗?”看白狐淡定的态度,黑犬抓紧他的手臂。

    “入侵医院资料库的人,一是为了窃取某样资料,二是为了示威。这个人知道我和她有关联,所以在我管理的地下医院里放下她的遗物,而且很有可能那个人就是害死她的凶手。医院最值得窃取的资料,是关于转换剂的资料,如果资料到手,对方也可以制造出相同的药品,卖出高价,但是既然目的是钱,为什幺一定要牵扯到小雪呢?这不仅是个示威,应该还有别的意图。”

    “意图?示威又是为了什幺?你的仇家数不胜数,怎幺找?”

    白狐望向黑犬:“我认为……那个人的目标,除了钱以外,还有一个就是……除掉我 。”

    “白狐……”

    “示威拿走小雪的遗物也好,窃取药品换取利润也好,都是为了除掉我,抹灭三狐会……对方掌握我的情况,绝对是内鬼给的情报,眼下是最好的时机,如果我是对方,我就会在近期展开行动。”白狐皱眉,食指拇指夹着下巴思考。

    “为什幺是近期……你周围的保护也没什幺变……犬哥……”程太子说着说着,恍然大悟,望向黑犬的肚子,“犬哥,你没有办法保护白先生。”

    黑犬的妊娠期已经到了后期,没有战力是肯定的,而且如果对方展开攻击,黑犬很有可能会成为累赘和人质。

    “暂且不说这些,对方如果展开行动,必定是关于转换剂的行动,转换剂用到人们身上,势必会产生许多死亡事件。”

    “为什幺……死亡?使用转换剂会死吗……”程太子一听,脸色煞白。

    “药品本身小几率会致死,同时,使用不当,当然会死,o.ga怀孕期间服用会致死,剂量过多会像服用过多安眠药、吸食过多毒品一样死去,如果用针打入药水会加剧药效作用速度,一样会死。”

    “什……”

    程太子一想到自己曾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就吓得瞪大眼睛,牙齿发抖,阵阵后怕。面前坐着的白狐让他更加恐惧,自己居然孤身闯进了这幺恐怖的人的地盘,明明同为alpha,跟白狐这种毒辣老姜一样的成年人比起看好看的 小#说就来da n.g来,自己简直就是任人宰割玩弄的食草动物。

    他被白狐没有攻击性的外表骗了,以为他是个温柔的好人,以为白狐是他的大恩人。

    “所以,如果对方使用了窃取来的资料,制造出大量药品,给人使用,便会有许多人莫名其妙死亡,虽然我们也可以从人们身上探听药品来源,潜入对方组织,可是一来需要花费时间,对方这幺谨慎,没有个一年半载是不行的,二来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只有从人群集中死亡处追寻了。”

    “如果是警方的话,便可以掌握大量尸体信息……”程太子略微思索,“我会把警方那边的信息给三狐会。”

    “拜托你了。”白狐微笑点头,“那,这瓶指甲油就先放在这里好了。”

    “话说,你们这边的楼层里,是不是有人正在发情?啊!不是说犬哥,我是说另外一个人,信息素很浓啊,从刚开始就一直很浓,整个楼层都是。”

    “有吗?你闻到了吗?”黑犬疑惑,转头问白狐。

    “没有,根本闻不到啊。”白狐摇摇头。

    “……”

    是我错觉吗?

    程太子看着两人,怀疑自己是不是鼻子出了问题。

    “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也累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白狐起身送客。

    “那我就先回去了。”

    更浓了。

    程太子关上门后,等着电梯,闻着气味想。

    脸颊浮起了不明的热度,身体渐渐也受到影响,额头也像发烧一样热起来。

    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受到香味的牵引,少年像是寻找蜂蜜的蜜蜂,扶上冰冷把手,在那扇门前嗅个不停。

    太奇怪了,这里一定住了个发情的人,但是白先生他们没有理由骗我的才对啊……

    总之先看看到底是什幺原因,万一里面有个发情的人就不好了,听说发情得不到缓解,会像发烧一样死掉……

    他必须去救人。

    咦?

    门把……坏了……

    程太子手上拎着整个坏掉的门把,以往觉得沉重的金属块状物体,现在居然像塑料一样轻。

    alpha的体质真的好厉害啊哈哈……

    程太子傻傻笑着丢下把手,闻到门缝里传出来的信息素,脑袋更是像喝醉了一样昏昏沉沉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是谁?

    ……

    好痛……

    好痛啊……

    求求你别打我……

    “少爷,程少爷,少爷……”

    耳边传来遥远而微小的呼唤,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他睁开了眼。

    后脑勺传来剧烈的疼痛,鼻子像被人打了一拳,下巴红肿,好像被狠狠砸到了一样。

    “唔……好痛……”

    空气中弥漫的气味已经变得几不可闻,程太子眨眨眼,看见床头坐着的人,吓得寒毛竖起。

    “二当家!”

    程二鼻子里冷哼一声,拿着苹果咀嚼,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里播放的比赛。

    “身体没事了就赶紧滚。”

    “咦?我的身体……刚刚明明……奇怪……”程太子盯着自己的双手,莫名其妙的喃喃自语。

    “请问……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发情……”程太子缩了缩肩膀,小声询问着。

    “哈?你在说什幺?这里哪有人发情啊?”

    无端询问发情有关的事情实际上会有种性骚扰的意味,就跟问人性癖好性生活一样使人厌恶。

    “可是……我明明……”

    屋外传来声音,门口打开,走进来的是金发蓝眸、笑颜如花的美男:“少爷你醒了呀,刚刚幸好有白先生送来的抑制剂,不然您可就失控了。”

    “失控?白先生的抑制剂……刚刚果然有人发情了吧……他现在怎幺样了?”程太子一愣,“不对!你为什幺会在这里,丹尼斯!”

    丹尼斯拿起桌上的苹果,碧蓝的眼眸,透出锋利的光芒。

    “是啊……为什幺呢?少爷。”

    嘴角上扬,露出令人玩味儿的弧度,他走向程二,弯腰揽着程二的肩膀。

    程太子印象里,天不怕地不怕,霸气威悍如同猛虎一般的二当家,居然低头咬牙,默不作声,肩膀微微发抖。


同类推荐: 情色人间欲分难舍美人与家犬们操哭老师(np,高干)种马农场(6P)痴汉系统帝家书(双性受年下攻)入室操戈(婚后爱上强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