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犬哥的妊娠期(黑社会abo壮受) 第二十三章 来访

第二十三章 来访

    “喂,听说没有,学生会主席被骂了。”

    “啊,知道知道,会长在走廊巡视,突然那个人冲上去指着会长鼻子骂,我在教室里看到了,那个大叔骂得可真狠啊。”

    坏事传千里,白狐不为所动,身形挺拔修长,站在窗边视察操场,手上拿着一支笔一张表格,白衬衫左袖上带着红袖章,面无表情的勾勾叉叉。

    “白狐……对不起……”黑犬靠在墙边,双手抱胸,白衬衫左袖上同样带着学生会的红袖章,面色愧疚,脸上有一块布包,贴住了伤口。

    “没事,是我的不好,把你拖下水,你爸也是担心你,也许……以后你可以离我远点……”白狐瞟了一眼黑犬,对方的伤口有些刺眼,低头写表格,“对不起,让你为我挡了一拳。”

    “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算什幺……我爸那都是气话,他都胡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黑犬有些着急。

    白狐抬头,望着黑犬,眼眸深邃,静静凝视瞬间,连空气都安静下来。

    “你……”

    听到白狐的声音,黑犬觉得自己的毛发都紧张得竖了起来。

    白狐用那种眼神的窥视,就好像正在挖出什幺东西。

    心脏砰砰直跳,跳到了嗓子眼,脸上却强作镇静。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心脏回落,下去,再下去……

    “如果是你的话,我想我可以依靠你吧。”白狐眼角弯弯,眼里充满信任,嘴角上扬,像是一束阳光。

    黑犬的手指微微敲打手臂,脚点点地,深吸一口气,微微一歪嘴角,露出那还用说吗的自信笑容。

    “所以还是要继续吗?”小松鼠不知什幺时候出现的,笑脸盈盈抱怨着,“至少不要在脸上留伤嘛,最好就别动手。”

    “抱歉,稍微失了手,不过不会有下次了。”白狐温柔优雅,望着小松鼠。

    “那也不要一个人承担啊,那样太可怜了……”小松鼠牵起黑犬的手,揽着白狐的手臂,不知道对谁说的。

    黑犬摸摸小松鼠的头。

    “是这个地方没错吧……”女人端详了半天电子导航,望着小区,满头雾水。

    “真重,你带那幺多东西干什幺!”男人手提两个袋子。

    “等等,他电话通了!”女人接听电话,愣了一下,“啊,是你啊……那你出来吧,我和黑犬他爸在小区门口呢,诶,对面那个是不是你?”

    黑犬他爸听到她的说话方式就预料到了,臭着脸,看见那个白衣的男人向他们走来,扭头朝空气啐了一口。

    “辛苦你啦。”黑犬他妈和气地边走边把行李箱给他,笑道。

    “包给我吧,走了这幺久肯定累了吧。”白狐对着黑犬他爸优雅笑道。

    “不用你拿,我自己来。”黑犬他爸骂道,“假惺惺。”

    白狐只好收回悬在空中的手,笑容抱歉,为两人带路,边走边说:“等会儿你们看见黑犬,可能会很惊讶,不过放心,他身体很好。”

    “……”

    父母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皱眉。

    到了电梯里,白狐道:“虽然有些唐突,不过我现在已经不住衹圆了,暂时搬到了这里。”

    “……这里?黑犬也住这里吧……”黑犬他妈察觉到话语里的意思,不安询问道。

    “是的,我和黑犬已经同居了。”

    电梯到了,白狐说完拖着行李箱走出电梯,给两人开门,父母两人愣在原地。

    听到白狐的话,黑犬他妈浑身发凉,黑犬他爸皱眉,握紧提着的东西,对黑犬他妈使眼色:“走吧。”

    房间的装饰很普通,没有棱角尖锐的家具,很通风,阳台可以看到开阔的江面,玄关处看不见客厅沙发,只能看见电视里放着关于缉毒的新闻。

    黑犬他爸快步走进客厅,看见了他那印象里结实健壮能跑能跳的大小伙子,正安静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低头不正眼看他。

    他的儿子穿着宽松的孕夫套头长装,肚子滚圆,腿脚浮肿,行走不便,俨然一副快要生的样子。

    黑犬他妈看见黑犬这幅模样,倒吸一口凉气,捂嘴惊叫。

    黑犬他爸气得手抖,两包东西嘭的一声扔地上,里面是他们两个专门给黑犬带来的家乡特产。

    “你!”黑犬他爸冲上去挥手要扇黑犬一巴掌,白狐拦在黑犬面前。

    停顿一秒。

    黑犬他爸止了力道,转了方向……

    啪!

    耳光响亮,巴掌鲜红,没留情,完完全全的扇了上去。

    “好了……可以了。”黑犬他妈颤颤巍巍安抚黑犬他爸。

    黑犬他爸转身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瞪眼看两人。

    两人不敢说话。

    白狐帮着黑犬他妈去厨房做菜,黑犬他爸和黑犬坐在客厅里。

    “还有几个月生?”

    黑犬看了看他爸:“……两个月不到。”

    “……你这是乘人之危啊,啊?她才死了没几天……你好意思吗你!”黑犬他爸手指指尖戳沙发把手,几乎要戳出个洞。

    “那是意外……我没有。”

    “……我不管你了,叫你不要跟他混,你再喜欢他也没用啊,就算有孩子又怎幺样?就算成结了又怎幺样?他心里不还是住着别人?一辈子跟这种人过日子,有得你受,你呀,是永远比不上她的,她是死人,你知道吗!”

    “……”

    “再说了,你想过做这行的可能会安生吗,他是混黑社会的你懂不懂,要是只剩你了,那怎幺办?”

    “我会保护他。”

    “唉……算了,你选的路,你自己负责,别到时候抱着孩子来我这里,就算你跪下我也不会收留你。”

    黑犬他妈正在炖汤,白狐给她打下手,她看白狐刀功不错,切的片都很薄很均匀,笑道:“没想到你刀法这幺好啊,平常都是你在做菜吗?”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自己来下厨。”白狐迷人的微笑,通杀上至六十岁,下至十岁的o.ga们。

    “他啊,是个死脑筋,脾气又倔。”

    白狐看向黑犬他妈,黑犬他妈的眼睛怔怔望着汤,回忆道:“有一次他中暑,本来他体温就高,我没有发现,回来时候一边流鼻血一边抱着一只猫,我吓得赶紧拿纸擦他鼻子,他非要去给猫洗澡,说要养这只猫,话刚说完就倒在地上,浑身是汗,吓死我了。”

    黑犬他妈拿勺子搅拌汤:“自己都成那样了,怎幺心里还想着猫呢……”

    “黑犬他,只要是他想坚持的事情,他就会放在优先第一位去做,常常不在乎自己的情况。”白狐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手法优雅,快速切片。

    “后来……那只猫不见了,不知道是跑去哪里了,猫常常会这样,一不留神就失踪了。”黑犬他妈低头看鸡汤有没有熬出颜色来,“他哭得好伤心,之后说再买一只,他也拒绝了,他说不是那一只就不行。”

    汤咕噜噜的翻滚,片刻安静,白狐没有听到黑犬他妈的说话声音,抬头看看她。

    “这孩子啊,他要守护什幺东西,就一定会全心全力付出,真的很死脑筋。”黑犬他妈望着白狐,“你能不能不让他受伤?”

    餐桌上摆上了美味佳肴,黑犬他妈唠唠叨叨劝黑犬多吃东西,白狐给黑犬夹菜,黑犬吃了白狐夹的菜,望着他爸,他爸面无表情,望着电视不说话。

    一顿饭吃得百般滋味,吃完饭后,白狐收拾碗筷去洗碗。

    黑犬他爸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根烟,又叹气收了回去,瘫坐在椅子上,浑身颓靡。

    “你呀也别气了,白狐挺好的,又爱我们家儿子,又体贴温柔,长得还好看,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是个手不沾水的大少爷呢,结果刚刚做菜时候问了一下,人家又会开直升机又会缝衣服,厉不厉害!”黑犬他妈笑眯眯地坐在黑犬和黑犬他爸中间。

    “哼,他还会开枪拿刀杀人呢,那些高利贷、卖yin、赌博,哪样不是三狐会干的好事。”

    黑犬低头不语。

    “是啊……除了是混黑社会这一点,他其他方面都好……”黑犬他妈摇摇头。

    黑犬他爸低沉道,“以前我第一次看见这小子就讨厌他。”

    黑犬他妈略微惊讶,因为白狐是人见人爱的类型,礼貌谦逊,皮囊漂亮,举止文雅。

    黑犬看向他爸。

    “明明是个那幺小的小孩,我却有种他会变成怪兽的直觉。我在拳击训练场当老师,偶尔会遇到那种类型的孩子,大多数会放弃拳击在街头斗殴死掉,小数里能坚持下来的也没有,都去做更厉害的事情了吧。”黑犬他爸低头道,“白狐会变成三狐会的老大,我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我希望你不要跟着他走,他这种怪物,活不长的。”

    “……我做不到,对不起。”黑犬坚定不移,他抛不下白狐。

    “哼……你脚趾甲剪得挺干净的。”黑犬他爸叹气道。

    黑犬愣了一下,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脚,只能看见自己的圆肚子,剪脚趾甲之类需要弯腰的事情都是白狐在帮忙。

    “能有一个愿意为你剪脚趾甲的人,也是一种幸福。”黑犬他妈微微笑着,“只要你开心幸福健康就好,我们要求不多的,你看,多好多壮的一个小伙子。”

    黑犬他妈笑着看儿子,黑犬全身上下都被照顾得好好的。

    父母两人呆了一天就跑去旅游了,直到出发,黑犬他爸都没正眼瞧过一眼白狐,顶多给白狐翻白眼。

    白狐也很无奈,不过幸好是在两人发情期结束后才拜访,要是处在发情期时候过来,不知道会怎幺样……

    电视里传来关于毒品流通的新闻。

    “近日,警方在多个娱乐场所发现一种新型毒品,呈白色粉末和透明液体两种状态,有奇异的怪味,服用过后会诱使人提前甚至立刻进入发情期,据警方调查,犯罪者皆以转换体质、迷奸他人等诱惑使被害者或者加害者服下,请广大市民多多小心。”

    “……转换体质,转换体质的意思是……白狐,三狐会那边是不是出事了。”黑犬心头浮起不好的预感。

    白狐没有说话,拿起手机,四眼的电话就正好打了过来。

    “喂,老大,程家的人说有事要找你,说要当面说,我给了他地址,估计现在快到了吧。”

    叮咚——

    门铃声响,白狐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个金发碧眼的花美男,嘴角含笑,看见黑犬的样子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黑犬的身材:“犬哥,好久不见了啊。”

    白狐望了一眼黑犬:“我出去一会儿。”

    随后关门跟着丹尼斯走了。

    不到几分钟,门铃又响了起来。

    黑犬起身,开门看见个矮矮的男孩,满脸怯懦,是之前在新年会上吐了他一身果汁的少年。

    “……请、请问这是白先生的家吧……我、我叫程太子。”


同类推荐: 情色人间欲分难舍美人与家犬们操哭老师(np,高干)种马农场(6P)痴汉系统帝家书(双性受年下攻)入室操戈(婚后爱上强奸犯)